<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邪恶与正义
        罗曼诺夫展现出毫不吝啬的疯狂,复杂的情绪里饱含的是这具躯壳的前主人内心的憎恶。

         他憎恶西方所做的一切,将苏维埃变成他们操纵的傀儡。

         他要实现钢铁同志的伟大理想,哪怕仅仅是最邪恶的方式。

         “抬起你的头,希姆莱,看着我的眼睛。”

         罗曼诺夫的神色冰凉,夜风吹散了人的体温,伴随着流逝的鲜血慢慢散尽。

         “看着我是如何将你们拥有的一切权利灰飞烟灭,看着我是如何统治这个国家,还有你们的子民。”

         在尤里的怂恿控制下,埋伏的党卫军成员抬起了枪口。面对着崇高的罗曼诺夫,仓促的开火。密集的弹幕势要将这个魔鬼千疮百孔,从高高在上的暴君王座上跌落下去。

         漆黑的窗口火星四溅,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发子弹击中目标。他就这么站在原地,像是一具没有生气的人偶。喧闹的街道恢复了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心底发毛的注视着歇斯底里恐惧。

         他到底做了什么,才能这样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

         毫发无损的罗曼诺夫拍了拍肩膀上沾染的灰尘,进行了一次微不足道的杀戮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崩溃和绝望彻底的淹没希姆莱,他费力的转过头,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除了死寂之外,已经没有人回应自己了。罗曼诺夫彻底的摧毁了他的信念。

         用鲜血来祭祀这场盛宴,看着旧时代的政权在他手中支离破碎!

         尤里的心灵是操纵他们的幕后黑手,扶手站在钢铁履带身边的在表演完虚张声势的戏码之后,天启的炮塔缓缓转动,瞄准了房屋,希姆莱甚至能感觉到漆黑的炮孔透露出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用燃烧弹,将那幢房屋变成燃烧的废墟。烧死那些纳粹!”

         粉碎他们。

         “不——”

         希姆莱绝望的呐喊被震耳欲聋的炮弹声湮灭,他亲眼看着那幢建筑成为燃烧的废墟,明亮的火光照亮了地上绝望的脸庞。

         “顺便告诉你,党卫军的名单我通过希特勒的秘书赫斯已经拿到手了。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把那些人从中间剔除出去,没有这些人的支撑,党卫军就是一个空架子,根本不会有半点的胜算。你们输了,尽管你们自以为能够拯救世界,但实际上是摧毁了这个国家。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挽救德意志。”

         他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希姆莱将脸深埋在砖石的废墟里,绝望的泪水从脸庞滑落,他倒在自己最忠诚的土地上,与旧时代一同终结在天启坦克的炮火声中。

         始作俑者将见证这场红色的管弦乐在毁灭的炮火声中点缀成最美妙的音符,在这个日渐崩坏的世界里,罗曼诺夫将作出改变。新政权将在他的手中,重新焕发生机。

         在火光的摇曳中,希姆莱的眼神有些恍惚,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站在面前的罗曼诺夫出现了重影。

         他回想起临走之前,忧心忡忡的希姆莱对他说过的话。

         “如果你失败了,将会跟死在街角的那些市民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开枪的时候不会在乎你是纳粹党,还是平民。所以你还要继续这么做吗?”

         希姆莱平静的回答,“在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如果没有希特勒总理,我们什么都不是。如果他垮台,海德里希,我希望你能做好准备。”

         当时对方不明白自己所说的话,但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希特勒跟眼前的魔鬼相比,简直就像救世主一样。

         撑着最后的一口气,希姆莱放声痛骂,反正下一刻他将不复存在。

         “魔鬼,你会永堕地狱,共产主义的世界不会为你敞开大门!你会在国防军和党卫军的包围之下灰飞烟灭!统治德国?呸!妄想!德意志属于日耳曼,属于纳粹党,但绝对不输于你们!”

         “你会灰飞烟灭,你将死无全尸!”

         满身是血的希姆莱狰狞着面孔,已经不再畏惧死或生,要将最恶毒的诅咒刻印在那个枯瘦的光头,还有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身上。

         “我在地狱里等你。”

         希姆莱最终露出看淡死亡的释然微笑,天启前进的履带向他逼近,庞大的身躯似乎要将微小的他变成历史前进车轮上的小粒灰尘。

         “希特勒总理,对不起,我尽力了。”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天启将它碾入历史的车轮之中,在铆钉的咀嚼之下变成砖石之下支离破碎的碎片,变成红色帝国筑基石的血色水泥。

         德意志的战车继续前进,作为罗曼诺夫的剑与盾,MCV才是最忠诚的伴侣。

         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自己,军队也可能临阵倒戈,唯独暴力机器,一如既往的遵循伟大的准则。

         就连身边的尤里,也对罗曼诺夫的冷酷无情感到震惊,他从没有看过罗曼诺夫总理冷漠的眼神,这一刻执掌重权的如同审判的死神。

         “你会背叛我吗?尤里·马林同志。”

         罗曼诺夫在不合时宜的场合说的出不合时宜的话,让尤里·马林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我也不指望能从你的口中得到真实的答案,你所说的不过是让我听到我希望的回答而已。但是尤里·马林同志,我从来不害怕其他的人背叛,对于我而言不过是可悲的选择而已。难道他们认为,凭借血肉之躯可以阻拦天启坦克的前进?悲催的失败者,永远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怪物。”

         “亚纳耶夫同志挽救伟大祖国的失败是因为他的心慈手软,而我,本来就没有感情。”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将你们心里的恐惧,扩散一百倍。

         直到自由世界的人民,颤栗的匍匐在我的脚下。

         当正义和秩序并不能阻止崩坏的社会,当邪恶和战争成为最后的底线,天堂已经没有我的位置。

         我原本从地狱而来。

         何惧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