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从慕尼黑直至斯特拉班以东
        恐惧和威严在这座城市蔓延,占领区彻底沦陷的第二天,英国爵士伊冯·科克帕特里斯克就冒着可能被撕裂的生命危险前往勃兰登堡门的钢铁堡垒。他是第一个闻嗅到德国可能被改变的政客,冒死前往那座雷电环绕和钢铁机器人暴走的可怕城堡,试图接近那位高高在上的红**鬼。

         这一路上他看过了太多的街头处决场景,士兵拿着手中的名单挨家挨户的搜索,忙不迭从房间里将那些纳粹党们拖了出来,磁暴盔甲所带来的力量是人类的数百倍,他们根本挣脱不了强大可怕的力量,从家门口一直拖拽到街头巷陌,排成一排。

         穿着黑色皮大衣的CCCP分子毫无怜悯的将这些人处决在德国冰冷的冬季街头上,每一次MP18冲锋枪的响起,都会惊起栖息在枝干上的黑色乌鸦。撕心裂肺的悲鸣像是不祥的诅咒,在德国的土地上扩散蔓延。

         孩子与女人蹲在死去男人旁的恸哭。

         不带感情的磁爆步兵的特斯拉线圈闪烁着危险的电弧,从他们身边面无表情的经过,身后的墙壁弹痕斑驳,还有一堆没来得及处理的尸体将柏林的冬季沾染上血色的悲鸣。

         我的上帝,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鬼。

         他从西服的内侧口袋掏出白色的汗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种恐怖的戒严即使是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派铁血处决在它面前也黯淡无光。看在伊丽莎白女王陛下的份上,如果能逃脱的话,他再也不会回过头打量这片黑暗大陆一眼。不说是哪个疯子点歪的科技树,创造出这种诡异扭曲的钢铁怪物,但肯定与苏联脱不了干系。因为随处可见的锤镰标志只有那些共产主义的疯子才会使用!

         想到这里,他的脊椎冰凉入骨。如果真的按照这种说法,那么这个所谓的罗曼诺夫和苏联的斯大林之间应该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不然也不可能毫无征兆出现在柏林,然后将卫戍部队屠杀的一干二净。

         根据情报人员的反馈,那真的是一场大屠杀。重型炮兵部队和摩托化部队居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虽然该死的德国佬还是没有遵守凡尔赛条约的规定,偷偷摸摸的制造重型火炮,但是150毫米的炮弹打不穿那些坦克的时候,科克帕特里斯克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虽然他是大使不是军事人员,但是直觉告诉他,就算大不列颠的军事部门或者那群巴黎法国佬,这种逆天的装甲也制造不出来。脑子进水的法国人倒是鼓捣出陆地巡洋舰这种粗笨重的家伙,但是在这种强悍到逆天的火炮和灵活性面前,只是一块移动缓慢的铁靶子而已。

         姓氏带着明显的沙俄贵族风格,手段却比共产主义国际的武装暴动还要残忍。罗曼诺夫就像一个危险的谜团,吸引科克帕特里斯克去解开。从大使馆区域层层的保护和巡逻可以看出,对方只是将这场政变限制在德国的范围内,并不想扩大打击的范围。

         秉承着几百来离岸平衡手的政治国策,从危险之中闻到机遇的科克帕特里斯克试图与对方接触。当新的政权在柏林诞生的时候,英国将从中获取最大的政治经济利益。

         到了勃兰登堡广场,科克帕特里斯克有些惊讶于这座建筑的怪异,诡异的钢铁机器人像是盯上蛋糕的蚂蚁在建筑物上攀附爬行,三两结群的磁爆步兵在空旷的地段巡逻,把眼前的建筑打造成戒备森严的钢铁堡垒。

         一座充斥着苏式粗犷风格的建筑。

         在英国大使眼中怎么看都像阴森可怕的反派。

         刚踏出半步,哨戒炮就朝着科克帕特里斯克的方向开了一枪,这一枪打穿了旁边的一堵墙,在上面留在渗人的拳状大小的弹孔。

         科克帕特里斯克举起白手绢,不停的在冷风中挥舞着胳膊,向指挥塔的方向大喊。

         “别开枪,我是英国大使科克帕特里斯克,我来这里并没有其他的恶意,只是想见罗曼诺夫同志一面!”

         哨戒炮调转了枪口,科克帕特里斯克松了一口气。看来正如自己的猜测,对方不想将事件扩大化。

         罗曼诺夫站在制造点,冷眼的打量科克帕特里斯克滑稽的动作。他很有勇气,即便是面对能将他毫不费劲碾死的钢铁军团面前,依旧有勇气站出来。这让他对英国佬搅屎棍和贪生怕死的形象稍稍有点改观。

         “需要让他进来吗?我的领袖。如果不需要的话我可以代劳,尝试一下最新的心灵控制。难得的新鲜试验品。”

         尤里眯起阴冷的眼神,心里正在跃跃欲试。只要罗曼诺夫一句话,他可以让将这位自由世界的代言人变成忠实的共产主义信徒。比托洛茨基还要托洛茨基。

         “不了,尤里同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家伙了。让他进来吧,我想跟这位自由世界的人士谈谈。”

         站在勃兰登堡门前快冻成冰雕的科克帕特里斯克终于等到了对方的回应,钢铁堡垒的大门被打开,里面散发出比探照灯还要强烈的光芒,站在光线尽头的枯瘦身影搭配了一个大光头。他面无表情的对科克帕特里斯克说道,“进来吧,罗曼诺夫领袖想见你。”

         科克帕特里斯克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踏入这座群魔堡垒。

         他还不知道罗曼诺夫想在自己身上付诸行动的阴谋。

         高高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领袖,想要让对方亲眼目睹,自己如何的清理所有的叛徒,如何矫正背离历史发展方向的德意志,如何再从废墟之中建造一个庞大的帝国,将托洛茨基主义以另外一种形势贯彻下去。

         从纳粹到容克。

         从资产阶级到封建贵族。

         就让这位亲爱的英国大使,将恐惧的蒲公英种子,扩散到巴黎,到英吉利海峡的唐人街10号,甚至到飘过大西洋蔚蓝的海域,直到社会动-荡中的化盛顿(这词被和谐了)

         从慕尼黑直至斯特拉班以东,一道红色的铁幕,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