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徘徊欧洲的幽灵
    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这的确是台尔曼的悲惨结局。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被纳粹监禁折磨了十一年之久,终于在1944年8月德意志第三帝国毁灭的前夕,年仅58岁的前德共主席被秘密处决并且毁尸灭迹,成为纳粹罄竹难书的暴行里悲惨的一页。

     罗曼诺夫说出了今夜会在国会大厦发生的阴谋,就是为了阻止希特勒统治全国的野心。不过台尔曼显然并不相信罗曼诺夫说的一切,他摇了摇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也只可能是希特勒和他的亲信戈培尔等少数几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么机密的情报。所以,罗曼诺夫同志,你是怎么了解到这一内幕消息?”

     罗曼诺夫没有解释,事实上他希特勒和戈培尔现在应该还在公寓里酝酿着阴谋。

     “而且。”台尔曼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我根本没有听说过,共产主义国际之中谁会有罗曼诺夫这个姓氏。所以你们到底是谁?”

     气氛变得紧张,戳穿了谎言之后的罗曼诺夫却并没有变得紧张。他非常诚恳的点了点头,一如既往地镇定自若,“我们的确不是共产主义国际的人,但也不是纳粹的秘密警察,而且我们也并不希望国会纵火案被阻止,我们希望这件事发生。希特勒烧毁国会大厦,将污水泼到你们身上。”

     台尔曼愣住了,似乎这一切并没有按照自己想象中的剧本去进行。

     “你到底……什么意思?”他磕磕巴巴的问道。

     “我说过要阻止纳粹的扩张,但是却没说要阻止国会纵火案的发生。”

     “因为这么做,你们才有借口站出来反抗暴-政。”

     说完这一段意味不明的话,罗曼诺夫朝着尤里同志点了点头,他那双邪恶的双眼渗透出诡异的光芒,空气中出现了涟漪,在不停地扩散。那些肉眼不可见的精神触须正在入侵台尔曼大脑的思想,将服从于罗曼诺夫的意志灌输到台尔曼的脑海之中。

     一个声音,像是幽灵一样,不断地在他耳边低语,催眠着他的抵抗意志。

     “我们将跟资本主义力量进行一场生与死的争斗。只有完整的红色信念,才可以保护你们;只有完全的服从,才可以拯救你及你的家人,而且当你们没有自由意志之后,生活会变得更简单一些。空出你的心灵,并顺从共产主义的最高意志,服从于我!”

     “臣服……”

     台尔曼喃喃自语的重复着尤里的话,他的目光慢慢变得迷离,原本紧握的拳头慢慢的张开,罗曼诺夫看得出来他已经深陷尤里的心灵控制之中。

     没有人能抵御得了他的思想侵蚀,尤其是在代表最高意志之后。

     “再也不会有腐朽的自由意志,只有服从的最高意志。”

     尤里继续蛊惑台尔曼,此时的德共领导人已经成为了他用意念操纵的傀儡。

     “放弃自由,放弃剥削,放弃一切。”

     催眠完成之后,只剩下了目光涣散呆滞的台尔曼,无法聚焦的空洞眼神不知道望向何处。他光着脚从他的公寓走出,跟随着罗曼诺夫的步伐,一同离开柏林的市区,走向远在波茨坦森林的那座钢铁堡垒。

     在那里,罗曼诺夫会让他见识到真正的共产主义幽灵。

     当台尔曼回复自我意识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MCV的仓库之中。一排排的恐怖机器人和天启坦克让德国领导人瞪大了眼睛。震惊的情绪印刻在他的脸上,超越了这个世界认知水平的机器怪物只能让他勉强的意识到,这是一件武器。

     不是某个作者笔下幻想的弗兰肯斯坦军团,而是真正的钢铁军队。

     罗曼诺夫非常满意对方的反应,如果他表现的太过镇定,反而显得奇怪。

     “我在哪里?”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回过头,却看见了罗曼诺夫,还有跟随在他身边的尤里。

     台尔曼的嘴角在抽搐,这个光怪陆离的地方已经违反了自己已知的常识。如果他还能勉强分得清楚那些拥有两个炮管的钢铁战车是十几年前投入战争的最新武器——坦克的话。那么那些类似蜘蛛的钢铁机器就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你们……到底是谁?”

     这是台尔曼看到罗曼诺夫钢铁军团之后,唯一的想法。

     罗曼诺夫抚摸着恐怖机器人上冰凉的钢铁巨爪,亲近着这个由六支长度两米的巨大铱合金爪和一个上千吨动力承载引擎的怪兽。

     它们正在蓄势待发。

     锤镰的标志在刺眼的灯光之下熠熠生辉。

     “你所看到的这些,是苏维埃的伟大成就。从1918年内战结束之后,我们就开始了一系列的科研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战争服务,包括你现在看到的武器。都是无数科学家的心血结晶。他们毕生的心愿只有一个,解放全世界的无产阶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德国共产党的原因。”

     “我说过的,我们可以让共产主义解放整个德国,只要你愿意跟我们合作。残酷的战争会走到尽头,而德意志将会迎来一场新生。不是那些愚蠢的容克军官和资产阶级大贵族们所把持的政权,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政府。就像你们的萨克森—图灵根工人政府。”

     罗曼诺夫看出台尔曼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犹豫。

     是的,他还在害怕。

     让德国陷入内战显然代价有些高昂。

     但是罗曼诺夫对任何的退缩都极其不屑,“告诉我,假如你可以用武力征服整个世界,那么告诉我,为什么要在微不足道的风险面前退缩呢?你站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并不仅仅是命运的安排,而是整个工人阶级中,最深刻的召唤,混乱的秩序必须被纠正,红色的荣光将会笼罩柏林。”

     “用敌人的鲜血,还有你们的忠诚!”

     尤里也在暗中施加催眠,将罗曼诺夫的意志灌输到对方神识之中,让他拥有坚定不移的服从最高意志的忠诚。

     “一切都将会被重新塑造,他们之前犯下的错误会在今晚之后被纠正。”

     只有用钢铁般的手段,才能战胜比你们更加强大的法西斯,还有更加可怕的自由世界敌人。

     还记得吗,那是1923年的寒冷冬天……

     在接二连三的失败之后,你们开始放弃理想,你们开始自暴自弃,你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庞大而根深蒂固的旧势力和无数同志的光荣牺牲让你们迷失了方向。

     邪恶的资本家依旧在剥削着民众,西门子,克虏伯,这些资产阶级贵族们与政府勾结在一起,共产主义者的游行和口号在拥有庞大资本和强大军队的他们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有些同志屈服于现实。

     开始怀疑曾经坚守的理想是否正确。

     但那不是生来如此。

     红色的黎明并不遥远,甚至近在眼前。

     “无法明白团结广大的工人阶级,将矛头对准那些压榨我们的垄断资本家,将武装斗争进行到底,德国就永远没有崛起的希望。从巴黎公社的第一次尝试开始,我们就面对敌人数个世纪的封锁和永不磨灭的敌意!”

     然而封建势力的打压,资产阶级的压迫,都没有将我们击垮,共产主义的事业在蓬勃的发展,一切还不到无可挽回的时刻。

     “我们不曾退缩。”

     像是响应罗曼诺夫的呼唤,他面前的巨大钢爪突然挥舞起来,两米长度的巨爪带着凛冽的寒光和尖锐的呼啸,红色的电子眼在不停晃动,探寻着面前的“敌人”。

     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台尔曼看见面前所有的恐怖机器人都晃动着巨爪,似乎这些没有生命力的诡异玩偶突然被人赋予了生命。他们在挣扎,在愤怒,饱尝数个世纪的屈辱,那些在巴黎公社中高呼万岁而死的屈辱,七月流血事件中牺牲的人民,全部在这一刻,相应罗曼诺夫的召唤而来。从此,钢铁的灵魂将与他生死与共。

     被精神洗礼之后的台尔曼已经成为了罗曼诺夫的忠实仆从,但是面对超乎这个时代认知水平的怪物,他还是表现出常人应有的震惊。

     罗曼诺夫看着他们挣扎,缓缓说道。

     “每一具钢铁躯壳里面,都附身了一只幽灵。”

     “由那些为共产主义伟大事业而牺牲的烈士所凝聚。”

     “红色的,徘徊在欧洲大陆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