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请叫我罗曼诺夫同志
    (今天主编出差了,要等到周三才能签约)

     被建筑师路德维希·霍夫曼讽刺成高级运尸车的国会大厦终于在他恶毒诅咒中如愿以偿的被烧毁,钢筋和玻璃结构的圆形拱顶在大火中碎裂,火势冲破了密封的玻璃,点燃柏林漆黑的夜空。

     魏玛国会议长戈林假装假装第一个赶到现场,他已经准备好自己的台词,逮捕那个纵火的共产党员。但是在远远的围观人群之外,他发现正中心的人群并不是之前熟悉的身影,越靠近被警察制服的纵火犯,他的内心就越来越不安。不祥的预感在一点一点的击溃他的心内防线。

     当推开围观人群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让戈林有些发愣。

     散落一地的纳粹宣传单,沾染上泥土的纳粹臂章,他没有看见冻得瑟瑟发抖的替罪羔羊,而是几个嘴里喊着纳粹万岁的纵火犯。这些人已经目光呆滞麻木不仁。除了嘴里反复重复那几句话之外,已经不会再多讲一句,这些之前负责收尾的纳粹党成员。

     “不,这肯定是一场梦而已。该死的。”

     自我安慰并没有奏效,冷风钻进他的脖颈,让戈林顿时清醒过来。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

     而德共领导人台尔曼和几个共产党员正站在警察的身边,对方向自己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完了。”

     戈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握紧了拳头。

     注意到这个小动作的台尔曼示意让身边的共党成员上前一步,防止纳粹党的杀人灭口。

     原本历史上应该是报告逮捕了共产党员的警察,一脸尴尬的向国会议长宣布了噩耗。

     “纵火犯人可能是纳粹党员,而且还是党卫军的人。”

     思维和大脑像是搅拌在一起,戈林只觉得整个脑袋天旋地转,连忙用宽厚的手掌扶着身边的肩膀,防止自己太过激动而摔倒。

     “怎么会这样!”

     此时希特勒和戈培尔也赶到了现场,这位新上任的总理正在酝酿着腹稿,打算在今晚或者明天在魏玛总统兴登堡面前发表自己的感言。

     希特勒的长靴踩踏过路边的积雪,身边的党卫军成员帮他拦住周围围观的人群。他兴奋的挥舞着拳头,凛冽的寒冬也浇熄不了此时的热情,“戈培尔,这是德共反对我们新政府的暴行,是时候让他们闭嘴了,我会向兴登堡总统请命,逮捕所有的德共成员……”

     当他靠近闹事者的时候,却看到了脸色苍白的戈林,还有跪在地上的纳粹党卫军成员。

     “这是怎么回事?”

     希特勒愤怒的质问道。

     “是这样的。”台尔曼突然插话进来,零下的空气让人的声音都能结冰,而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战争吹响的号角。

     “我们逮捕了几名纵火烧毁国会大厦的纳粹党员,他们对自己的罪行已经供认不韪。他们将会被押送到警察局进行关押保护。”

     希特勒从未见识过这种眼神,坚定,冰冷,而且还带着某种不可理喻的狂热。他不是德共冷静的领导人,更像是某种狂热信仰的信徒。

     希特勒突然有些害怕了。

     “同样,在场的国会议长戈林,总理希特勒和国会议员戈培尔,你们都需要接受调查。今晚我将会与兴登堡总统见面。”

     他要在兴登堡总统面前煽风点火,说服他通过紧急法案,解散掉纳粹政党。

     警察上前抓住了希特勒的肩膀,他极力的反抗,想挣脱他们的束缚。

     “放开我,这是污蔑,纳粹党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戈培尔则非常配合,他站在希特勒的身边,小声对他说道,“现在的局势对我们不利,再等等,需要配合警察的行动。我们现在不能自乱阵脚,让警察找到机会。

     最好组织一群暴徒冲击警察局,让柏林警察局的那几位,永远无法开口。这件事还需要希姆莱的策划,我会尽快让党卫军安全部部长海德里希将这件事转告给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扭转局势。”

     “我知道了。”

     希特勒收敛了神色,跟着警察返回警局进行调查。在经过台尔曼身边的时候,他小声地说道,“你不过是暂时的赢了而已,我们并没有输。”

     台尔曼反唇相讥,“那你最好祈求兴登堡总统不会同意我的建议,否则,过了明天,希特勒将会成为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

     除了共和广场之外,今夜热闹的地方,还有柏林火车站。这一天深夜,偏僻的柏林东火车站显得异常的热闹。

     当然,这里没人群拥挤的景象,只有一群戴着八角帽的工人站在月台上,急促不安的伸长了脖子,望向远方。

     锈迹侵蚀严重的钢轨融入了黑暗寂静的夜色之中,直到一声汽笛打破沉寂的氛围。这些抱着破旧大衣席地而睡的工人们揉了揉惺忪的眼神,伸长脖子望向远方。

     两盏硕大的车灯照亮了黑夜,为铁轨的前端带来了光明。

     列车停了。

     蒸汽弥漫着整个月台。

     他们等到的是一列挂载着厚重装甲板,并且固定了铁丝网的加密车厢。

     “到底是什么货物,需要偷偷摸摸的运载?”

     头发已经花白的弗兰克负责指挥装卸货物,他望着缓缓打开的列车舱门,他丢到手中的香烟,指挥手下的工人进行干活。

     台尔曼告诉他,今晚从波茨坦运送过来的“货物”非常重要,重要到可能会影响德国的未来。请他务必要保护好这批东西,绝对不能走漏风声。

     神圣的使命感降临在他身上。

     弗兰克还不知道撤离的东西是什么,当列车车厢打开的那一刻。弗兰克愣住了。

     出现在货仓门口的罗曼诺夫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一个人?

     没等对方回过神,罗曼诺夫抚摸着锈迹斑驳扶手,望着面前惴惴不安的面孔,用流利的德语说道,“你好,同志。”

     “我们要求准备的大卡车已经准备好了吗?”

     面前的男人散发出某种强大的气场,一种无形的威压压迫在他们每个人的头上。

     “准备……准备好了……只是请问同志,你要五辆大卡车做什么?”

     弗兰克忐忑的问道。

     “革命。”

     罗曼诺夫平静的回复了两个字,他拍了拍手,原本黑暗的火车车舱,浮现出一只猩红而邪恶的眼睛。一双巨型镰刀一般的钢爪从黑暗封闭的车厢内部伸了出来,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反射出金属的寒光。

     上面还有瞩目的镰刀锤子标志。

     “苏维埃?”

     弗拉克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因为他看到身形高大的男人背后,如同钢铁蜘蛛一样的爬虫怪物毫无征兆的冲了出来,这群外形异常邪恶,仿佛地狱爪牙般的杀人兵器移动的速度非常迅速,匍匐的躯干上那个庞大的电子眼随着身体摆动,锋利的机械爪在爬行的时候直接穿透了月台上浇筑的坚固混凝土。

     激动地、惶恐的、惊慌的神情浮现在这群可怜工人的脸上。

     怪物。

     惊慌失措的工人被罗曼诺夫拦截下来,站在他身边的弗兰克已经被恐惧支配,不敢挪动半步。

     罗曼诺夫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弗兰克,长官,我奉台尔曼主席的命令在此接应您,长官。”

     抖如筛糠的弗兰克结结巴巴的说道。

     罗曼诺夫微微一笑,问道,“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不……不知道……”

     弗兰克把头瞥向一边,他不敢注视那双邪恶的电子眼,生怕灵魂被吸进去。

     “这是今晚为纳粹党准备的礼物,同志们。”

     罗曼诺夫环顾了一下他们,这些德共成员都还很年轻,没有任何的作战经验。

     政治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没有严谨的组织,一盘散沙的德国工人运动注定无法阻拦纳粹战车的前进。

     现在,他要站出来纠正国际运动的这个错误。

     “接下来我们会有一场艰苦的战争。难道你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吗?希特勒集团以正义的借口下,正在筹集力量,招募那些谋杀人民的刽子手。他们这小措政治团体试图用武力绑架整个国家人民的意愿。

     “现在我们必须站出来,让整个世界都看清楚了他们如何接管柏林的卑劣手段。靠着愤世嫉俗的谎言,还有无耻贿赂。靠鹅卵石,削尖的铁棍,自动武器和机枪。那些在宪兵广场挥舞着万字旗的暴-徒,想再次让德国血流成河。他们希望时局难以预测,于是他们便无耻并残忍的在这片土地散播这恐惧与混乱。这就是希特勒的愿望,建立一个属于他的帝国。”

     “今晚,一群卑劣无耻的流氓将会进攻柏林警察局,杀死指控希特勒和纳粹党最重要的犯人。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阻止他们的暴行!”

     “法西斯的阴谋不会得逞,胜利属于我们!”

     恐怖机器人挥舞着液压钢爪,相应罗曼诺夫的呼唤。

     在他的情绪感染下,这些工人渐渐变得冷静下来,不再恐惧这些挥舞镰刀的怪物。

     “你们赶紧将车开过来,把它们运往警察局,我们要制止党卫军!”

     如释重负的工人立刻跑去开车。

     罗曼诺夫从列车的台阶上走下来,今晚将是改变德国命运的夜晚。

     弗兰克望着眼前的罗曼诺夫,他有很多疑问想开口,但是到了嘴边也又重新咽了下去。

     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罗曼诺夫小声的说道,“还有,请不要叫我长官,工人阶级人人平等,我跟你们一样。”

     弗兰克的心头微微颤抖。

     “请叫我罗曼诺夫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