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忠于最高意志的帝国
        (已经改了A签状态,明天开始双更了)

         季米特洛夫非常确定,西伯利亚的斯拉夫人大脑构造绝对和其他民族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当他听完罗曼诺夫同志的叙述之后,除了用疯狂的伊万来形容之外,已经找不到第二个最精准的描述。

         政委装束的黑色皮大衣,毫无表情的脸带着冰冷的气息,除了眼神里的狂热之外,简直就是一尊毫无感情的钢铁铜像。

         将他前进道路上的敌人一一碾碎。

         罗曼诺夫出现在冬季的柏林,注定要在这里掀起惨烈的腥风血雨。兴登堡总统无视台尔曼最后的告诫,执意拒绝逮捕纳粹党的纵火主谋。

         谈判已经破裂了,罗曼诺夫会亲自动手,为纳粹套上绞刑的绳套。

         “以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安全,将纳粹和党卫军全部丢进毒气室和焚尸炉里回炉重铸。反抗苏维埃的垄断资本主义家拖到莱茵河边集体处决。将国防军打造成北陆最强悍的军队,吞并波兰,占领巴黎,将赤色的旗帜插满欧洲!

         用疯狂不足以形容面前体态丰腴的中年男子,季米特洛夫想挖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否还有脑子。

         但罗曼诺夫非常确信,将纳粹那一套日耳曼人至高无上的种族主义奉若经典的蠢货,完全可以交给契卡,不需审判,直接枪决。

         “德意志第三帝国不过是下水道里的肮脏的垃圾,臭水沟里苟延残喘的蛆虫,只有愚蠢的废物才会将它们奉若之宝。让我来告诉你,德国未来该走什么样的路。钢铁的履带碾碎欧陆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将资本家的血染红整条莱茵河,特斯拉线圈的磁暴焦化掉所有的异己分子,没有人敢反对工人阶级政权之时,所有人都会迎接红色帝国的诞生。”

         不是腐朽的普鲁士,也不是无能的魏玛,而是真正的,伟大帝国。

         罗曼诺夫用骄傲的语气宣布。

         “纳粹的末日将至,就算希特勒自诩腓特烈大帝的子孙,依旧躲不过灭亡的结局。”

         他亲手为今夜柏林的月色,铺抹上一层邪恶的血腥。

         凌晨三点,经历了国会纵火案的柏林又安静了下来。

         穿着黑色风衣的人群正在向柏林警局的方向靠近,他们压低了帽檐,绝大多数腰间掺杂着毛瑟手枪,部分人的风衣里隐藏着火力更为凶悍的玩意——堑壕扫荡者,MP18冲锋枪。

         为了解决掉三位对纳粹党不利的证人,海德里希不惜冒险袭击柏林警察局。

         皮鞋踏过泥泞的水坑,冰冷的月光映照在党卫军削瘦的脸庞上,阴冷渗人。

         而在阴暗无光的小巷子里,暗红色的眼睛正在盯着这群人的一举一动,尖锐刀锋摩擦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月光映照锋利打磨的光滑异常的镰刀上,寒光闪烁。

         它们已经难奈不住,要进行一场杀戮。

         党卫军成员停下了脚步,他们预感到凝结在零下十几度的新闻里所扩散的冰冷杀意。枪口缓缓上抬,直到与目光持平,他们紧张的盯着黑暗的航道,还有隐藏在里面的危机。

         “谁在哪里?给我出来!”

         然后是MP18冲锋枪的枪栓拉响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赶紧出来,否则我们开枪了!”

         十二三个人,五支火力强大的MP18,六支从黑市上搞来的毛瑟手枪,为了让证人永远的闭嘴,纳粹们下足了功夫。

         然而回应他们的,只有死寂的沉默。

         咔啦~咔啦~

         阴暗角落泛起红光,突然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刺激着他神经中枢,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群如同钢铁蜘蛛一样的爬虫机器人从阴暗的巷道里毫无征兆的冲了出来。

         这群外形异常邪恶,仿佛地狱爪牙般的杀人兵器移动的速度非常迅速,匍匐的躯干上那个庞大的电子眼随着身体摆动,锋利的铱合金机械爪在爬行的时候直接穿透了最坚固的钢筋混凝土。

         “开火!”

         看到这些诡异的怪物时,所有人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扳机。

         这些机器蜘蛛带来了与其体型不相称的恐怖。机械腿奔跑过地面时发出可怕的声响,违反物理定律的攀爬方式,像蜘蛛一样从墙壁上爬行而过,足以吓坏呆立在大街上,背后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党卫军成员,有人甚至直接丢下步枪往后逃跑。而稍稍镇定一些的冲锋枪手则试图用机械瞄准器跟上他们的移动速度,试图在为时过晚之前捕捉到这些诡异的杀人武器金属外壳上的那一丝闪光。

         对于他们来说,即使咆哮的冲锋枪声音可以掩盖威胁降临的尖啸,也赶不走那致命的恐惧。足以击穿人体的9mm手枪弹打在铱合金的钢爪上只是泛起星星点点的火光。根本击穿不了他们坚韧的钛金属外壳。

         火药驱动的子弹是他们唯一的安慰,而恐怖机器人剥夺了他们最后一丝的希望。

         冷汗从他们额头渗透到笔尖,子弹壳泼洒在地上,却阻拦不了钢铁怪物的前进。

         密密麻麻的枪声响彻大街,惊起了在夜幕下沉睡的柏林。治安良好的柏林街道发生这种火力密集程度的交战,只会让人联想到不安的形容词。

         政变。

         还在反抗的党卫军试图更换弹匣的时候,那些武装人员已经毫无防备的暴露在恐怖机器人面前,他们只看到一只闪烁的红光的邪恶电子眼正在注视着自己,上面还有镰刀红旗的苏维埃标志。

         恐怖机器人的神经网络与尤里·马林的思维联系在一起,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看到党卫军眼神中的恐惧。

         颤栗吧,可怕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这只是工人阶级暴动前奏曲的小音符而已。

         两把大镰刀瞄准了最后一名逃跑者的后背,然后果断的穿透他的胸膛。

         惨烈的呐喊撕破了夜幕。

         液压驱动的钢爪关节逆时针九十度的旋转,然后轻轻用力——力道可以撕破灰熊坦克炮塔的钢爪直接将党卫军成员四分五裂,血肉与骨骼分离,剩下孤零零的头颅静静的粘在钢爪宽厚的刃面上。

         血腥与震撼的冲击。

         “所有的纳粹都别想着离开。”

         “我们会杀死所有胆敢反抗苏维埃的人。”

         原本密集的枪声渐渐变得悉数,反抗的暴徒都成为锋利镰刀的祭品——恐怖机器人接受的指令就是撕碎他面前所有反抗者的胸膛。

         残肢,断骸,狰狞的头颅,组合成血腥的屠宰场一幕。鲜血正在渗透到砖石的缝隙,流向街头的下水道口。前往袭击柏林警局的纳粹们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空气里还飘散着红色的血腥味。

         站在尤里身后的老弗兰克看到广场上发生的一幕,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那些外表诡异邪恶的机器人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他宁愿没有参与今晚的阴谋,这注定会成为他的下半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他还要将这个噩梦,带入沉默的墓碑。

         “被歪曲的历史会得到伸张,正义的判决永远不会缺席!”

         尤里回过头,大规模的神经网络控制让他有些力不从心,在弗兰克眼中表情变得格外狰狞。他裂开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德意志不应该是无能的魏玛!”

         “它将成为一个忠于最高意志的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