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帝国的毁灭
        第二更完毕

         罗曼诺夫手中拿着一面锤镰的红旗,灰色呢绒手套紧紧的握着在风中冰凉的旗杆。他踌躇满志的拿起笨重的望远镜望,聚焦兴登堡总统府的方向,一切都已经收眼底。成群结队钢铁机器人四面八方涌向目标,覆盖的炮火范围也越来越小,说明总统府最后的防守火力正在被压制。活像星河舰队里阿拉奇虫族攻克人类外星前哨战的那一幕。拆除了同轴机枪,被改装成简易座位的天启坦克上坐着身披风衣的罗曼诺夫同志,意气风发。大量的恐怖机器人,磁爆步兵部署在这辆领袖专用的——尤里·马林同志会确认在他方圆几里范围内建筑物的窗口边,有没有想把罗曼诺夫脑袋穿个洞的狙击手。

         相比起乱成一锅粥的兴登堡总统府,罗曼诺夫的心情非常舒畅。

         “还没有得到前线部队的回应么?”

         戈培尔站在门口向身边的布隆伯格询问,对方刚刚说了一句没有,他就自顾自的咒骂开来:“该死的的德共,该死的共产党员,该死的冲锋队,都是一群饭桶!”

         布隆伯格挠了挠笔尖,有些尴尬。总觉得对方破口大骂时把国防军也算了进去。

         等待并非徒劳无功,夕阳之下,一瘸一拐的传令兵在其他人的搀扶下回到了戒备是森严的兴登堡,如果不是胸膛还在起伏,丢在死人堆里也没人能认出来他还活着。

         他倒在戈培尔和布隆伯格面前,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急盼已久的情报。

         “告诉伟大的希特勒总理,我尽力了,我们没能阻止……恶魔……的前进。”

         年轻的小伙子说完这一句话,手就无力的垂下去。

         拿到情报的戈培尔已经没空在意对方的死活,快速浏览完简短的内容之后,他走向二楼,敲响了希特勒办公室的门。

         信心满满的小胡子没能等到盼望已久的胜利,得到的反而是陷入重围的噩耗。

         他之前偏执的认为对方没有发起进攻是因为装甲部队被重型炮火控制,现在看来这只是敌人利用战场信息的阻塞瞒天过海进行了一场战略大包围。纸上谈兵的大战略家把全部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唯独忽视了罗曼诺夫钢铁军团逆天的实力。

         华丽璀璨的水晶灯映照之下,希特勒鼻梁上的镜片反射出寒光。

         戈培尔小心翼翼的说道,“敌人已经突破了防线,德共暴乱部队的重型坦克从南北方向同时迂回切割,以半弧度合围在塞洛形成环形,包围了柏林。舒尔多夫和菲尔斯腾瓦尔德到柏林城区之间已经形成一道阻拦措森支援部队前进的铁墙。”

         希特勒丝毫不在意,他挥动手指继续指挥着地图。

         “没有关系,他们的部队分得越散乱,敌人也将自己最脆弱的指挥所光明正大暴露出来,只要古德里安指挥的摩托化部队以及凯特尔指挥的第三炮兵团继续进攻,攻下钢铁堡垒。我们最迟在后天便能够解围。即便南方部队被阻拦,我们还有可供改装的民用机,以及从苏联交流学习回来的战斗机飞行员从上空突围。”

         “我的总理……”

         布隆伯格望了一眼身边的议会长,对方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凯特尔和古德里安……”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默的快窒息的氛围中,说出了毫不知情的希特勒所听到的最大噩耗。

         “刚刚接到的消息,第三炮兵团已经全军覆没,前线指挥的凯特尔在撤退,古德里安指挥的摩托化部队也被切割保卫,而且他本人在战争中不知所踪。敌人快要攻破至总统府不足三公里的地方……”

         希特勒盯着地图,梳理整理的头发此时有些凌乱。他左手颤抖的摘下眼镜,沉默的坐在座椅上。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他开口了,声音里掺杂愤怒和恐惧,花费了将近十年的时光,才从默默无闻的小型政治团体,变成今天统一魏玛的第一执政党,希特勒甚至已经想好,利用国会纵火案解决掉所有反对派势力之后,他将魏玛共和国改成符合心里标准的名称。

         德意志第三帝国!

         希特勒的声音沮丧低沉。

         渺小的愿望似乎永无希望。

         “戈培尔议会长,布隆伯格部长,巴本副总理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人群陆陆续续的离开办公室,手中紧握的笔被希特勒狠狠的摔在桌子上。

         “难道他们没有听懂,不准后退一步不是我下达的命令,而是德国人民的最高指令吗?”

         “懦夫!叛徒!废物!”

         “这些将军都是德国人民的败类……没有荣誉感!称自己是将军,不过因为你们在军事学院里呆了几年。但你们只学会了怎么用刀叉吃饭!难道在军事学院里就没有人交过他们,帝国军人荣耀即是忠诚,绝对不准后退一步,他们所做的只是在扯我的后腿!我早该把所有的高级军官都处死,丢进莱茵河去喂鱼!”

         作为国防军高层的布隆伯格反驳道,“总理阁下,他们已经尽力了。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对方有重型坦克和先进的机器人……”

         “不要给我找借口!”

         希特勒指着布隆伯格怒斥,“我从来没有进过什么学院,WYN给了我一张拒绝通知书,但我一个人就征服了整个德国,赢得所有人的选票。”

         “叛徒!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对我欺骗和背叛!对德国人民的不可饶恕的背叛。但所有的叛徒都要偿还,用他们自己的血。他们将溺毙在自己的鲜血里!”

         空荡的办公室回荡着希特勒的声嘶力竭的绝望,还有人躲在角落里换下象征荣耀的军人服装,准备乔庄成平民逃离总统府。

         “我宣布……”

         话还没说完,一颗炮弹准确无误的落入庭院之中,爆炸声震碎了总统府里所有的玻璃窗,房间里所有人都在冲击波的震慑之下晕了过去——所幸这次没有用上铀裂变炮弹,否则整座总理府都将不复存在。

         三公里,已经进入了天启炮塔火控的瞄准范围。

         滚烫的炮塔还冒着白烟。

         天启在这个只能勉强算是街道的地方缓慢前进,狭窄的地形被履带强行压得开阔起来。利用下水道前进的恐怖机器人从地下窜出,从防线的后方收割还在试图抵抗的灵魂。

         最后的一幕,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与总统府的守军展开的,单方面屠杀。

         之后德国官方对这次事件讳莫如深,并且将详细的内容从档案里删除干净。

         有总统卫军的幸存者在记录罗曼诺夫及其装甲军团降临兴登堡总统府时,记录下这样一段文字。这也是研究被抹消掉的柏林政变事件后代史学家们,从卷帙浩繁的史料之中,找到的唯一一段有据可靠的文字。

         “这些是我亲眼所见,当时我站在总统府的门口。我就在那儿,看着我的同伴们,恐惧如同美杜莎在身体里蔓延,腹部已经中弹的我亲眼看着卫兵一个接一个被杀死,处决。当庭院焚烧,当党卫军和冲锋队的尸体溺于血海。我看着德意志的天空被霹雳的震撼和电火花的光弧所撕烂,就在那天,伟大的罗曼诺夫领袖来了,地狱军团紧随其后。我听见了希特勒总理的丧钟鸣响,哭泣。”

         “那些恐惧,我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