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伟大的神皇
        没有征兆的暴动牵引的不仅是魏玛高层脆弱的心脏,还有柏林各大使馆负责人的神经。

         监视德国政局的秘密电台,各国驻柏林大使,藏匿在地下室阴影中的情报特工,在看到猝不及防出现在勃兰登堡门广场上的大型建筑时,都乱成里的一锅粥,等到他们接下来目睹恐怖钢铁机器的干脆利落的杀人方式时,哪怕心里最镇定的驻柏林大使内心也在尖叫这要离开这该死的汉斯猫。

         伊冯·科克帕特里斯克爵士揪着他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几根头发仰天大喊:“噢,我的上帝!那群汉斯是不是疯了!所有监听设备失效!他们在柏林搞什么鬼!还用重型火炮轰炸城区,这是要搞第二次世界大战吗?我早就告诉过麦克唐纳首相兴登堡这个混蛋不可靠!当年签订凡尔赛条约就应该附上一条将克虏伯的厂房拆的一干二净!”

         超现实主义科幻题材里的弗兰肯斯坦机器在这一刻变成了现实,绝大多数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钢铁机器人穿梭游荡,街道被戒严,红色电子眼检测到任何身上携带武器的人在警告无效之后都就地处决。

         极小一部分带着惊恐眼神的人察觉到事态滑向一个完全不可预料的深渊。

         国会大厦要改旗易帜,换上新的主人了。

         宣誓要为帝国尽忠的希特勒总理犯下了二战时期的致命错误——高估自己军队的实力和低估了共产主义队伍的强大,跟那群严格遵守普鲁士精神与命令的容克军官一样,没有撤出总理府,身陷包围之中。走的及时兴登堡总统没有前往郊区的地堡,而是来到李林塔尔机场,要求立刻从柏林起飞,前往马格德堡。

         他人是老了,但脑子还不迟钝,将风险降到最小才是保住命的唯一方法。

         如果从高空之上俯瞰总统府,就像爬满了蚁虫的蛋糕。在夕阳落入山丘之前,恐怖机器人占领了最后的反抗阵地,希特勒和容克军官都被优雅的请到了会议室——罗曼诺夫此时任然保留这群人的脑袋,已经是容忍的底线了。

         在总统府被占领之后,纳粹中央政治委员主席,希特勒的秘书鲁道夫·赫斯举着白旗站在戒备森严的总统府门口,他让身披粗重盔甲的守卫传达消息,就说希特勒的秘书孤身一人求见。

         他试图会见罗曼诺夫,劝说对方放弃囚禁希特勒的想法。

         “比起那群贪生怕死的容克军官,他的忠诚勇气可嘉。”

         罗曼诺夫跨过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向门口方向走去。这些都是试图叛变投降的软骨头,结局是被两支MP18冲锋枪集体处决。

         “用水把这里的冲刷干净,明天起来我要这边看不到一滴血。”

         赫斯秘书的等待没有落空,罗曼诺夫神情冷淡的站在门口,身边还跟随着装配古怪武器的战士,全副盔甲模样让他想起战场上遇见过的重甲兵。

         一走进大厅,他就闻到某种诡异的肉香。赫斯试图将这些味道从脑海里驱逐出去。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飘荡的香味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客厅的血水还冲刷干净,赫斯走的每一步都胆战心惊。他的脚下是一堆黑色的碳化物,从勉强的形状来判断像是碳焦化的人骨,走在前面的大靴若无其事的将它们踏碎。他的木头透过窗户,险些被血腥的一幕吓得瘫软下去,被甄别出来的党卫军和冲锋队集体一排跪在地上枪毙,鲜血淋漓的刽子手偏过头的侧脸,却让他再也挪不动步伐。

         狰狞的嘴角。

         枪口对准了痛哭流涕的哀求士兵,在他左侧已经倒满了一整排的战俘。

         脸上没有浮现出怜悯或者同情,直接扣下扳机,脑浆四溅。

         机械而麻木的,对准下一个。

         那张脸他绝不会忘记。

         德共主席,台尔曼。

         “呕……”

         他终于忍不住了,半跪在走廊上把仅剩的一丁点午餐全部吐出来,双手撑着半跪在地上,恐惧爬满了胸口,勒紧的让人无法呼吸。

         罗曼诺夫停下脚步,回过头打量眼前可怜的家伙。

         “放过……他们……吧……”

         “魔鬼……简直是……恶魔……”

         卑微的姿态换不了罗曼诺夫的同情心,面对德国,他是没有同情心的怪物。当初希特勒不禁思考的抹杀六百多万平民的命,也没见有人为他们求过情。

         可悲吗?可恨吗?

         纳粹党咎由自取而已。

         “害怕吗?”

         “你看到的处决,只是前奏曲的音符。当你看到接下来的大清洗,才会明白什么叫血腥的红色管弦乐。”

         钢铁碾过碎石,绝对的意志让赫斯没有抬头的勇气,特斯拉线圈闪烁的电弧,听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刺啦声响像是死神的宣判。

         “如果你要跟我讨价还价,那就请你拿出讨价还价的资本。但是在你开口之前,我想让你荣幸的成为伟大变革的见证者。”

         “看着你引以为豪的纳粹荣光陨落,看着伟大的红色帝国崛起!”

         赫斯的胳膊被强大的力量架起,两名磁爆步兵像拎一只猫一样,拖拽着他向前行。

         罗曼诺夫的命令不容违抗,就算你爬,也要给我爬上去。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繁华热闹的柏林如今只剩下疮痍和萧条。

         悬挂在顶端的锤镰红旗,在风中飘扬飞舞。

         “那些还没来得及见证伟大时刻的人民,你们会看见的。”

         “很多人死了,只有口耳相传的恐惧留了下来。已经有这么这么多人遇到了终末,不管他们尊贵、卑懦、引人哀恸抑或默默无闻。打破旧时代桎梏的战争号角还在回响着,而活下来的人们也已经无法清点悲惨的死者,因为他们说即使每个人都将其作为毕生之务亦无以完成。”

         【我们的统领,我们的光辉之主,我们的解放者,我们永不犯错的领袖——他是一切崩溃与危机的拯救者,静默坐在其光耀的皇座之上——他是永生的王者,在红色的伟大时代中崭新的革命之火,永不熄灭。】

         城市绝大多数地方还在升腾的黑烟,恸哭与悲鸣徘徊在空荡的十字路口。

         这些暂时的痛苦并不会让坐在天启坦克上的领袖放下仁慈,宣布缓和冲突。

         新的黎明并不遥远,旧时代的堕落统治终将瓦解。

         我叫罗曼诺夫。

         穿越魏玛共和国第二天,站在总统府建筑之顶,俯瞰柏林脚下的人民,胜利的红色曙光已不遥远。

         不久之后,铺天盖地的宣传将会像席卷西伯利亚的暴风雪,淹没人群,淹没呐喊,淹没资本家的摇尾乞怜,千言万语汇聚到一起,只有一个标题。

         最终神圣刺目的光辉,点亮黑暗笼罩的国度。

         伟大的神皇,降临宫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