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幕:赤色黎明
        【冷静,该死的,我需要冷静下来。】

         所有有的一切都源于荒诞的开始。

         当他意识到自己变成一个有着古怪俄罗斯口音的中年男人时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奇怪,甚至当他看见身边的恭敬的向他弯腰致敬的尤里·马林时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只有当罗曼诺夫同志发现这一切并不是可怕的噩梦时,他才开始表现出普通人应该有的慌乱。

         后来当他意识到惊慌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时候,就慢慢变得镇定下来。

         一幅巨大的电子操作屏幕展现在他面前,不同于在科幻电影上看到的未来科技。屏幕边框泛着打磨之后金属光泽,操作界面简单明了,仅有几个红色和绿色的按钮,看起来更像是上世纪工业时代的产物。它的四周围还连接着密集的电子线路,计算机屏幕上快速闪过一连串的俄文代码,整个屏幕散发嗡嗡的运转声音。

         很符合苏联的粗犷简单风格……

         尤其是屏幕顶端,还有一个硕大的锤镰标志。

         很快他发现自己居然能读懂这些扭曲的符号。

         “时空装置……错乱……所在时间1933年2月25日……地点……柏林……时间线……未知……”

         罗曼诺夫同志有一种如芒在背的不安感。

         他……穿越到魏玛共和国了?

         计算机正在高速运转,周围发烫的电子线路提供了身体所需的温暖,他才没有在德国的二月变成瑟瑟发抖的冰雕。

         “罗曼诺夫总理,确切来讲,我们在另一条时间线上。时间装置发生了混乱,我们没能回到盟军进攻之初,挽救苏维埃。”

         罗曼诺夫同志松了一口气,原来还在原来的世界里。

         他壮着胆子,对眼前神似列宁的尤里同志说道,“这里是哪里?”

         尤里·马林的回复就像是设定好的程序一样,毫无感情的电子音,“这里是苏联的基地车,我的领袖,难道你忘记了吗?”

         通过尤里同志的叙述,罗曼诺夫大体上了解了情况。他们现在在柏林与波茨坦之间的荒野,跟随自己而来的还有最后一支忠于罗曼诺夫的部队,塔曼摩托化近卫师。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轰动,除了少量戒备的恐怖机器人与天启坦克之外,其余的进攻武器都储存在仓库之中。

         从指挥室的钢化玻璃往下观看,是在黑暗中沉睡的森林。除了在树林间偶尔闪烁的红色警示灯之外,居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巨型庞大的钢铁怪物的存在。

         高度超越了二十米的MCV,就是一座移动的钢铁堡垒,在寂静中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拥有心灵控制的尤里能注意到罗曼诺夫的每一个心思,他一边在屏幕上操作,“踏入这座森林的人,试图靠近基地车的人,都死了。但是我们坚持不了多久,柏林就会发现这座基地,到时候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接下来是无声的沉默,直到罗曼诺夫开口,打断了寂静的氛围。

         “我想去仓库看看,尤里同志。”

         罗曼诺夫走出了指挥室。

         当电梯上显示的阿拉伯数字从十八变成一的时候,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眼前出现的这一幕让罗曼诺夫停顿在原地,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心因为太过激动而变得湿润。

         仓库,更像是一座掩体。

         巨型长条的钢筋以不可思议的弯曲弧度撑起一片穹底,类似混凝土浇筑的墙壁能抵御爆炸冲击波的打击,并且让整个空间都得到充分的利用。一排排的恐怖机器人被巨型钢爪和无数插在躯干上的管子固定在流水线上。蜘蛛形状的躯干呈现蜷缩状态,最大限度的节省了空间。拳头大小的蜂窝状电子眼处于黑暗的状态,一旦生物神经系统被激活,他们会用手中的铱合金钢爪将面前所有敌人撕成碎片。

         第二层是真正的钢铁之海,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坦克群就连罗曼诺夫同志也感到惊讶。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128mm的双管巨型火炮,四条钢铁履带,配备上2*6的猛犸牙防空导弹,这种由乌拉尔实验中心研发出来的钢铁怪物简直就是红色暴力美学的集大成之作。艾布拉姆斯在他面前不过是被履带碾压的可怜虫。

         天启。

         这是T35陆上战斗堡垒思路的延续,甚至克服了超重型坦克体积笨重,移动缓慢与装甲薄弱的所有弱点,成为苏联钢铁军团的骄傲。

         罗曼诺夫甚至有些后悔,它们应该出现在1941年冬天的莫斯科,出现在冰天雪地的废墟之中,让该死的纳粹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红色的恐惧。

         “即便不能跨越横亘在欧洲与北美之间那一片宽阔的水域,我们依然能够统治这一片古老而文明的大陆。”

         尤里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向着仓库里的坦克张开双臂。像是响应最高指挥官的命令,恐怖机器人原本黯淡无光的电子眼突然透露出邪恶的红色光芒。沉睡的天启坦克也发出愤怒的咆哮,两侧的排气管喷射出刺鼻的黑烟。

         罗曼诺夫同志感慨万千。

         “我们曾在解放无产阶级的战争中失败。也曾目睹锤镰标志的在克里姆林宫上缓缓落下。然而尤里·马林同志。神圣的信仰,伟大的理想,红色的荣光无论在何时何地,永远不会坠落。总会有人在最危急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守到最后一刻。哪怕像阿赫罗梅耶夫一样,与苏维埃一起走向生命的尽头。也不愿意像格尔巴乔夫,厚颜无耻的活着。”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此时一缕阳光从厚重窗帘的缝隙处照射进来,映照在罗曼诺夫那张的脸上。他没有理会晨光如同汹涌的洪水冲进移动掩体,坦克炮塔上印刻的红星在朝阳中泛着光芒。

         “打破旧时代的桎梏,赤旗遍寰宇的决心,不会终止。”

         “所以,我回来了。”

         罗曼诺夫同志逆着光线,尤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内心深处却油然而生某种敬畏感。这种崇敬的感觉,只有在面对掌握绝对权力的领袖时才有的恐惧。

         神圣的领袖?

         像是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控制着尤里·马林,让他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右边的膝盖自然弯曲,触碰到冰冷的地板,下意识的回复道,“谨遵伟大领袖的意志。”

         他已经适应了罗曼诺夫这个身份,慢慢的代入了角色。

         负手而立的罗曼诺夫侧过脸,望向那一抹缓缓升起的朝阳。

         赤色黎明吗?

         真美。

         他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尤里同志说道,“还有,不要跪下。”

         “工人阶级,已经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