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劈山恶虎周景林 破天神掌刘正煊
    在衙门领下了赏格之后,罗祯便决定在临安城中先安下了身。长街之上找了一家还说的过去的客栈先住下。

     进了客店内就已经是过了晌午了,罗祯也就没有再要东西吃,吩咐了一声伙计赶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再去客房叫他,自己先回房睡上一觉,毕竟连赶路带和人交手着实是有些疲乏了。

     “唉…,这次出来的时间真是有些长了,都将近一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爹娘和师父他们都还好吗。可惜我到现在也还没弄明白师父到底让我出来走江湖是干什么,他老人家只说我什么时候觉得可以回去了就回去,可是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可以回去的时候呢……”

     躺在床上,看着房梁。罗祯自言自语的说着绕脖子的话,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正所谓“开门迎客,纳四方财。”罗祯的话伙计自然是当做一件事记在了心上,果然在后厨生火的时候就来到客房敲响了房门。

     “客官,还睡着呢吗?时候到了,该用饭了。”

     罗祯身为习武之人,自然没十分睡实,很快就醒过来下了床。道了声谢后就随伙计下了楼,随便挑了张桌子就坐下。简简单单的点了几道有荤有素的时令菜,又叫了一壶酒。他虽是贪恋这杯中之物但酒量不大,总爱拿它来佐餐。喝的不多,却也不断。

     这边吃着菜、喝着酒,那边耳朵就有意无意的听着其他客人的谈话。只一会儿就被隔着两桌的几位所说的话给吸引过去了。

     ……

     “哎,听说了吗?这临安城里的周大财主初八要做大寿。”

     “你说的是哪位周大财主啊?”

     “嗨!你怎么糊涂了,现在这临安城里还有哪位周大财主啊,自然就是那周半城了。”

     “哦哦哦哦!你说周半城啊!”

     满桌人一哄声,显然这位大财主声名显赫。那引起话头儿的人随即又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各位,我可听说了,这周家头好几天就撒出伙计来置办东西了,今天路过周家的时候可是看见了,披红挂彩,好不风光!据说那天要请来三教九流的贵客,说不准啊连咱们这开封府衙门口里的老爷们也会赏光登门呢!”

     这话一出口旁边立马就有人反驳了。

     “切,您这话可真是悬的没边了啊,他周半城是什么人物,公门老爷们又是什么人物?周半城说穿了不过同你我一样也是个做买卖经商的,再有钱又能怎么样?那些个动笔杆子的老爷相公能赏他这个脸?”

     说这话的人却想不到他刚说完同桌其他人的就纷纷撇嘴。

     “再有钱?你倒是见过钱!你可真是井里头的蛤蟆坐井观天了。像你趁的那几个子儿老爷们自然是瞧不上,他周半城趁的钱就差没买下半个ZX路了!就说咱这临安城里,现在挣钱的行当哪个他没搀一脚?咱们这些做生意的谁不仰仗?

     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了,明天我可得去拜拜寿,投个礼!哪怕在周家手底下的管事儿那混个脸熟!”

     这位的话却让其他几人纷纷点头觉得有道理。

     “对对对!有道理!初八,那不就是三天后嘛,趁着这几天好好准备准备吧……”

     ……

     同时,这里的罗祯也暗暗点头,心里头也想着这位“周大财主”初八大寿的事。

     没错,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生出了打算去贺寿的想法,倒不是他也打算做生意,要仰仗这位周半城,也不是他羡慕人家的钱财豪富。他是想以一个武林后进拜访前辈的名义去贺寿。同时也算是替自己师父去的。

     ……

     方才的几位生意人说一却没说二,这周半城并非是这周大财主的本名,乃是外面的闲人给喝的号。

     周半城本名为周景林,早年闯荡江湖靠一手虎爪功赚下了“劈山恶虎”周景林的赫赫声威,实乃东南武林一方巨擘。

     后来他娶妻生子退出江湖之后就开始做起了生意,凭借着往日积威黑白两道当然是要给他老人家面子。长此以往,他的生意自然就做的开,好赚钱。让他生生的用十几年的功夫积攒成了临安城数一数二的大富豪!所以也就难怪那些闲人给他喝号“周半城”了,他的钱真的够买下半个城的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让罗祯拜见他最重要的理由,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位周半城是他罗祯的师叔。

     ……

     ……

     到了初八这天,周府一大清晨早早的就将府门大开迎接宾客。门前院内装点的自不必说,净水泼街,黄土垫道。高大的门楣上张灯结彩,又在门口专门安排了二十个小厮迎客。这一番排场明显有几分逾越,但又有谁会乱嚼舌根?

     一切都准备齐现在就等着一会儿客人的到来。就在这时打街那边走过来一位,牵着一匹枣红胭脂马。身形匀称一身的猩红英雄氅,凤眼龙眉、面若冠玉,头戴白兕皮子的软罗帽。正是早早就退了客房出来的罗祯。

     罗祯就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他并不打算在大多数的客人来到的时候再出现,今天肯定是南地三教九流中的不少头脸人物会出现,所以他并不想过于高调。

     书要简言,却说罗祯刚来到周府门前那边立刻就有小厮迎了过来。

     “这位相公,您早!不知您是哪家的贵客?可有请柬要给小的看?”

     罗祯笑着还礼:“这位小厮哥有礼了,在下并无请柬,而是不请自来。还请劳烦你同周老爷通禀一声。”

     那小厮表情并无变化,虽然罗祯没有请柬,但是他仍然是保持着笑容。周家乃是望族,来往的人自然是没有低手。更何况罗祯一身猩红大氅,手里还牵着胭脂马,从头上到脚下都透露着英气。

     “通禀老爷那是当然的,不过还请您告诉下小的尊姓大名。”

     “好说,你只管通禀。在下姓罗名祯,浙东路台州府TT县人士。特来为周前辈拜寿。这是我的名刺。”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小刑天的名号这两年在ZX路可是相当响亮。这伙计自然听说过,不过好在他也见过不少登门的大人物,没有十分失态。恭敬的接过名刺请罗祯等候片刻就向府内走去。

     没用罗祯多等,很快就听院里面脚步声纷乱。从院里走出了一群人,打头的是一位中年人。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仪态雍容。停在进前一看更是非凡:这人体格健硕,肩宽手大,四方大脸相貌堂堂,眉宇间豪气万丈,胸前尺长的黑须直挺挺的更是威风八面。

     不必多问,能有如此气度的除了那“周半城”周员外还能是谁?罗祯不敢怠慢,紧走了两步,抱拳拱手躬身行礼。

     “小子冒昧前来,却劳得周前辈亲自出门,让晚辈万分惶恐。晚辈罗祯在此先祝前辈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周景林抚须长笑,抬手虚扶。

     “好好好,小友多礼了。周某倒是要仔细看看咱这ZX路的青年才俊了。当真是一表人才,好!”

     罗祯连称不敢当。

     “前辈谬赞了,小子还插的远呢。倒是前辈当真是松柏长青,晚辈尚在学艺之时就常听家师对您赞不绝口。今日一见,只怕是前辈更胜往昔。”

     这话让周景林不由虎眉一挑来了兴趣。罗祯在ZX路的这两年就像是一个突然窜出来的人物一般,来历神秘,武功高强。武林中的很多人都曾议论过,能教出此等德武俱优高徒的人定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一代宗师。可是任凭怎么猜测打探都无法知道罗祯的师承。今天听到罗祯主动提到了自己的师父周景林岂能不感兴趣?当即接过话问道。

     “哦?不知道尊师是武林中的哪位名宿?”

     “家师“破天神掌”刘正煊。”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