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奔命救友铁罗汉 急公好义小刑天
    皂袍轻裘胭脂马,四海漂泊四海家。

     侠肝义胆随风去,一骑绝尘剑落花。

     大宋朝分南北。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原是后周的殿前都点检。后周显德七年正月,三十四岁的赵匡胤于陈桥驿黄袍加身,建立北宋。

     一百二十年后,赵匡胤的后辈儿孙宋徽宗赵佶荒唐无道惹得天怒人怨,最终家国破碎于辽东女真人铁蹄之下。赵佶九子康王赵构南逃,在临安登基坐殿,自此创立南宋。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就是从南宋建立了一甲子之后的淳熙十四年十月开始……

     ZX路常州府武进县,官道之上走着一匹枣红胭脂马,马上坐着位少侠,一身猩红大氅在那里信马由缰。马后一人,年纪约二十六七岁,形容狼狈发髻散乱,身上五花大绑,抻出一根绳子被那少侠攥在右手之上。踉踉跄跄的跟着马往前走。

     “我说你至于吗?……”

     走了得有一会儿,那捆着的人忍不住说话了。

     “从临安到这儿你追我追到这儿,现在又要把我带回临安,来回一千多里地,你犯得着吗?”

     少年轻笑一声:“少废话,不抓你我怎么去衙门领赏格呀?”

     “啊?就因为那么点儿钱你就追了我五百多里地?临安府衙贴出来的人物字号里属老子的赏格最低,又属老子轻功最好最难抓!你不挑别人非挑我!你有病啊?!!”

     听到对方这样问,马上之人才开始正视他。

     “我有病?你自己知道是为什么!淫贼韦飞花,在临安府犯下十余起大案,坏了多少姑娘的清白!你说我为什么抓你?!”

     “我呸!又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个自诩‘正义’侠客,老子不过是玩了几个小娘们儿而已,还要你个毛都没长出来的小王八蛋‘主持正义’?”

     采花贼韦飞花跳着脚的大骂,骂了一会儿突然就好似回过神来的狂笑。

     “小崽子,你抓我不会是你家里的哪位小娘子领略过爷爷的好处吧?那你可小心点儿,要是你娘的话我还没准儿是你爹呢,嘿嘿……”

     “我把你这喷粪的臭嘴!!!”

     少侠满脸盛怒,从腰间扯出凤头斧,寒光闪烁,一起一落。这淫贼的半边头发和着一层头皮便飞了起来,连带嘴上的半撇八字胡也被削掉。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再有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我拿着人头照样可以领悬赏。”

     冷冷的瞪了这淫贼一眼,凤头斧插回腰中,扭头继续催着马。

     韦飞花的骂声戛然而止,细眼中满是恐惧,当下不敢胡言乱语,小心翼翼的跟着前面的马。

     ……

     两人一马就这样沿着官道走,因为有之前的威慑韦飞花安静了许多一路上相安无事,直到两人走出了常州府。

     刚出了常州府境不远,沿着官道来到了一处小山谷之中马便停住了。前面的路被一伙人给堵住了。

     站在最前面领头的是一个铁塔般的光头和尚,但是穿的却不是僧袍,反而一身华丽战袍,后面跟着一群亲兵打扮,手里都拿着兵器,分明是来着不善。

     “劫道的吗?”

     “不,劫人。”

     “哦?你要他?”

     “不错,我并不想生事,不过一切具是时也命也。还请你放了我义弟。”

     韦飞花听和尚如此说忙定睛仔细看,看清来人之后立刻喜出望外,冲着对面喊。

     “大哥救我……”

     少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饶有兴味的看向和尚。

     “哦,我好像想起来了,你应该就是这禽兽的结拜大哥——大悲禅院的破戒叛僧:铁罗汉铁健吧?当初的戒律僧第一高手。后反出师门,自甘堕落。现在衙门悬赏最高的可就是你呀。你居然还敢送上门来。”

     铁罗汉不置可否,点点头。这下罗祯心里可是咯噔一下子,心说“我早就知道这韦飞花有这么一个义兄,可我听人说他是常年在淮南称霸,今日却为何跑到这ZX路来了?”就在这时那铁健说话了。

     “没错,我也听说过你,刚刚踏入江湖三年的时间就闯出偌大名头,人称急公好义小刑天的罗祯。你可真是年轻啊,今年可有二十岁?不过你也有些忒的狂妄,不知道现在江湖上有多少人想取你性命吗?毕竟你只是一个后进小辈,而不是那龙虎十三榜是有名性的榜主。年轻人还是收敛的点儿好。”

     铁罗汉看似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少侠罗祯却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

     “嘿嘿,这可不行。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要是连闯荡江湖都缩头收卵的那那还有什么意思。至于龙虎十三榜,杀了你自然就有我的名字了。只可惜你是看不到了!”

     “好!有胆色!是个汉子!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不是像你的口气一样大!”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吧!”

     一场恶斗已然不可避免,罗祯便大吼一声,双腿一使劲,整个人从马上飞跃起来。

     迅似疾风,快如闪电,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铁健的身前。一拳就打向了铁健的面门。

     “锵!!!!”

     面对这一拳对方竟然不闪不避,任由拳头打在脸上,竟发出了金铁般的撞击声。罗祯的胳膊却不好受,这一拳就好像是打在了铁块上,把手都硌的生疼。

     “嘿!小子,你当洒家这铁罗汉是白叫的吗?”

     甫一交手铁罗汉便气势高涨,虽然他心里是不太看得起罗祯这个十几岁的小娃娃的,但依然拿出了狮子搏兔的劲头。

     浑身的功力气走全身,整个人就好像是铜浇铁铸的护法金刚,两条铁杵一般的胳膊上下翻飞,将周身都笼罩在了一片铁黑色之下,如同一口扣在地上的大钟一般向罗祯碾压过来。另一边的罗祯此刻显得十分狼狈,只好拿着凤头斧不停的招架着,连连倒退。

     “铛铛铛铛铛铛铛……”

     看着战圈中的两人众人大骇,两人的真气浑厚至斯!磕碰在一起居然发出了金铁之声。

     一旁的韦飞花见铁罗汉占着上风,心思活跃了起来,虽然他的真气都已经被罗祯给封了起来,但是外家功夫依然在,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他的鞋里还暗藏着一件毒针机括,方才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正是好时机!

     可就在他刚要有所异动的时候,阵中却形势突变,铁罗汉力竭了!

     虽然在外人看来方才的交手铁罗汉气势恢弘,一直压着罗祯打,可是在交手一半的过程中铁罗汉便感觉出来了对方虽然处在下风,但是却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伤。而反观自己用的本就是要狮子搏兔的武学,讲究的就是一击致命。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让罗祯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这让他开始慌了。

     果不其然,就在他前劲已逝后劲未继的关键时刻,罗祯出手了!

     手挥凤头斧,不下于千斤之力。一股比铁罗汉还要刚猛的气劲砍在了铁罗汉的拳幕之上。

     哗啦啦一声乱响,铁健的拳幕就这样被炸破。

     “嘿,你的本事我见识过了,该到我了吧……”

     罗祯一声轻笑,手中斧大开大合刮动风声。一道道气浪推的铁罗汉双脚犁着地倒退,生生拉出了两条沟壑!

     一举占据上风的他得势不让人,凤头斧舞的残影纷纷,罡气似银河垂天水银泻地。就如一口银盆从天而降将铁健倒扣在下面!

     “再吃我一招!!!”

     罗祯气贯长虹,高高跃起,最后一斧居然就直上直下的劈了下来,激起一丈来高的尘土。当真似刑天在世一般!

     “轰~~!”

     尘埃落定,露出来无比狼狈的铁健,衣衫凌乱,神色委顿,最凄惨的是原本两条赛过铁杵的胳膊现在就像被抽出骨头一样耷拉着,上面布满着细密的创伤。

     一甩斧头,步伐稳健的走到铁罗汉面前,罗祯不无惋惜的说。

     “僧人破戒,烧杀抢掠,罪加一等!不过念在你还有几分义气,便给你个痛快,只可惜了你这一身本领……”

     说罢,便不再啰嗦。寒光一闪,斩下了铁健的头颅。可叹这破戒僧伤的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躲闪了。

     领头的尚且就这般轻易的被夺去了脑袋,小喽啰们还哪敢上前?其余的几人吓的几乎要尿出来,扔下兵器仓皇逃窜,眨眼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

     再说这边,韦飞花的脸已经是蜡黄色的了,浑身上下止不住的哆嗦。一个大气不敢喘的看着罗祯扯下铁健的衣服包好了人头。施施然的上了马。

     “走吧,现在可什么指望都没了,收起你的那点儿小心思吧。”

     韦飞花脖子僵硬的点头,踉踉跄跄的跟着走,这下他真是万念俱灰了。

     ……

     一天后,临安府衙内欢天喜地,只因为两大通缉犯纷纷伏法。当然,这一切都在捕快们满怀敬意的送走了罗祯之后。

     “真不愧是急公好义小刑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