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永世不得超生
        魂印?什么魂印?唐三一头的雾水,这已经是他从第二个人的口中听到魂印这个词了,可他却依然不明白这魂印到底是什么玩意?

         不过这惊恐的声音却是将唐三震得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他感觉到魂体上一轻,魂魄被吞噬也在瞬间停了下来。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俊俏和尚飘到了离他三米远的地方,俊俏和尚的脸痛苦地扭曲着,在那里大吼大叫,看上去处在精神失常的崩溃状态。

         “完了,没有魂印我怎么和江流儿的身体完整合一?我怎么去完成师傅给我的取经任务?我还怎么成佛?……混蛋,你赔我魂印。”

         俊俏和尚金蝉子突然像癫狂了一般,双眼射出无尽的凶光,再次向他冲过来。

         唐三想要逃离,魂体却被定住动不了,下一秒金蝉子狠狠地撞在他的魂体上,将他撞得飞了出去。

         他感觉魂体各处痛楚难当,仿佛都要随风飘散而去。

         金蝉子却一点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再次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住,嘴里不停地喃喃着:“你赔我魂印,你赔我的佛位。”

         “什么魂印?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三痛苦地大叫着,被金蝉子抱住的地方越收越紧,仿佛要将他整个勒成二段。

         金蝉子的双眼血红的可怕,俊俏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儒雅,嘴角那抹如血色般的嫣红看上去更是诡异非常:“我要杀了你……不……我要让你的魂永世不得超生。”

         唐三的心底充满了恐惧,他怎么也想不到金蝉子会有这么可怕的转变,如果说刚才金蝉子还是个人的话,那现在的他仿佛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恶魔。

         下一秒,金蝉子癫狂地抱着唐三不停地撞击着六道轮回池,却怎么也脱不出去。每到边缘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回,这让金蝉子脸上的表情更加地凶恶可憎。

         唐三却是在一次次的撞击中,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越来越虚弱,仿佛要再一次消散掉。

         “你毁了我,我先吞了你。”见脱不出六道轮回池,金蝉子疯狂地再次开始吞噬唐三的魂体。

         魂魄各处传来强烈的剧痛感,唐三不由得大声在痛叫起来,魂体猛地地挣扎着,猛然间他竟然发觉自己可以动了。

         他赶紧没命似的奔逃起来,金蝉子却是疯狂地将大手一抬,大吼道:“想跑,门都没有,佛光普照。”

         金蝉子的身体猛地金光万丈,大手化成一座五指山狠狠地拍向唐三。

         “啊。”唐三恨不得多生二条腿逃离,可那五指山却是直接砸了过来,眼瞅着就要将他压在山下,他不禁痛苦地大叫起来。

         “饭桶,吼什么?还不赶快还击?”一个极冷而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在唐三的心底里响起。

         唐三一愣间,双手就不可控制地抬了起来,猛地推了出去。

         一股大力汹涌地从他的双掌中冲出,狠狠拍在五指山上。

         “轰。”的一声巨响,五指山被拍得粉碎。

         唐三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正待开口询问是谁帮了他?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真是头笨猪,他吞你的魂,你就不知道吞他的魂吗?”

         唐三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冲去,竟然和冲过来的金蝉子抱在了一起。

         他的头更是不受控制地往金蝉子的脖子上一咬,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他的嘴里产生,将金蝉子的魂体不停地吞噬。

         “啊。”金蝉子痛苦地哀号着,魂体不停地扭动着。他没有想到唐三竟然能够吞噬他的魂魄,并且吞噬的速度比他还快,只这么一会的功夫,他就感觉到了魂魄不稳,魂体乏力,隐隐有魂飞魄散之势。

         “啊,你毁了我的佛位,还吞噬我的魂,我要和你同归于尽。”金蝉子癫狂起来,大吼声中,全身的金光猛地爆闪,魂体瞬间开始燃烧起来。

         唐三抱着金蝉子,只觉得抱住了一团火,就连他的魂魄仿佛都要被点燃。

         他惊恐地看到自己的魂体变得更淡,仿佛风一吹就要消散掉。

         “哼,佛门小小弟子,也敢在本王面前自毁。今天就算是接引亲至,你也别想毁得了。”一声冷哼从唐三心底响起的同时,一道黑雾如灵蛇一般将唐三和金蝉子缠住。

         蛇身在二人的身上每缠一圈,金光就猛地弱了一分,很快二人的魂体就被全部缠住,笼罩在黑暗之中。

         唐三在忍受魂魄要被点燃这种剧痛的同时心底的狠劲也被激发了出来,既然金蝉子想要和他同归于尽,那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拼了,巨大的吸力猛地从他的嘴里产生,将金蝉子的魂体不停地吞噬,金蝉子的脸变得更加地狰狞,痛叫的声音也更加地恐怖。

         唐三发了狠,不管金蝉子叫的多么可怕,只当是没有听到,狠狠地吞噬着他的魂体。

         眨眼间,金蝉子恐怖的叫声越来越弱,最终随着魂体被唐三完全吞噬而消于无形,灵蛇般的黑雾也随之消失。

         唐三的脑子却是轰的一声响,无数金蝉子的记忆在刹那间直接灌进他的脑子里,痛得他双手使劲抱头,在地上直打滚。

         他只觉得脑子仿佛要炸开,魂体更是不停地被撕开而又凝聚在一起。

         这样的痛苦越来越强烈,唐三也不知自己坚持了多久,慢慢地昏了过去。

         魂体也在瞬间不稳定起来,时而虚淡,时而凝实。

         灵蛇般的黑雾再次凝聚,将唐三的魂体全部缠住,蛇头猛地张开,狠狠地咬在唐三的脑子上。

         刹那间,唐三和金蝉子的记忆一下子全部被探知。

         “哈哈,报应啊,接引老秃驴,没想到小和尚竟是你的弟子……你佛门东进之心果然未死……咦,这家伙的魂印怎么会?……哈哈,我明白了……痛快,本王即将化道归源之际竟然碰到这事,合该我地狱当兴……接引,准提你们既布此大阴谋,本王就成全你们。”

         大笑声中,六道轮回池旋转的中间涌出阵阵黑雾。

         黑雾越聚越多,慢慢形成一个头戴帝冠的霸气王者。

         霸气王者的双眼如电射在唐三的身上,将他的魂体彻底地扫了一遍,而后霸气王者身上的黑雾开始不停地缠在唐三的魂体上。

         没过多久,霸气王者化成黑雾全部附着在唐三的魂体上,融进了他的魂魄中,只留下一句话在六道轮回池中飘荡:“便宜你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