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一章:召唤黑暗之源
        其实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了,只是沐芊墨他们还浑然不知罢了。

         这个时候的撒旦已经来到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这个地方幽静又诡异,没有一丝的声音,没有一丁点的光芒,黝黑的整个房间让人看不清前方,撒旦双手微微抬起,房间陡然亮起来起来,帝玄珩则就这样被捆绑在木桩之上,他抬头看到来人后扯了扯嘴角道:“撒旦。”

         “我可爱的徒弟,怎么样,这几天还好受嘛?”撒旦一脸笑意的说。

         帝玄珩并没有回答他,可他自己却十分清楚,这几日来,身体里总有一个邪恶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控制自己的大脑,这种力量很强悍,自己根本就不能与之抵抗,这大概就是撒旦所说的小时候在他们兄弟俩体内下的黑暗之源吧。

         撒旦右手微微的打了一个响指,只见一把散发着黑雾的镰刀出现在他的右手上,这把镰刀就是他专用的魔法武器死亡之镰,他用这死亡之镰杀过多少魔族之人以及平凡的人类,他微微的抬起死亡之镰轻轻的触碰帝玄珩的脸颊道:“放心,今日我就是来解脱你的。”

         “沐芊墨呢,我要他们平安的回到江府,否则宁愿死,也不会配合于你。”帝玄珩狠狠的瞪着撒旦,其实捆绑他的绳子并未上魔法,他若有意逃走也极有可能拼死一搏,可为了沐芊墨与灵狐的安全,他这几日都安分的呆在这里。

         撒旦最不喜别人威胁与他:“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我的人,不过...”

         撒旦大手一挥,黑雾凝结成的画面中显示,沐芊墨与灵狐已经安全的到达了江府,而且还将所有精灵救出的画面。撒旦勾了勾唇道:“可以了?”随即又将黑雾收回。

         帝玄珩微眯着双眸,画面中的人确实的沐芊墨与灵狐没错,可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可撒旦却没有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他召来煞魂守在一旁,而自己则散发强大的黑魔法,将帝玄珩紧紧的包裹在一起,撒旦双手释放着的黑雾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嘴里还不断的说着:“黑暗之源,嗜人心处,强改之体,魑魅归来!!”

         撒旦不断在重复着说这句话。

         帝玄珩眼睁睁的看着黑雾进入自己的体内,顿时才发觉,刚才的画面之中,沐芊墨的表情明显不对,虽然她救出了失踪的精灵们,可她从未笑的如此开心,可以说画面中的她笑的十分的假,十分的陌生,那不是真正的沐芊墨!一定是撒旦所设的障眼法。

         他体内的黑暗之源顿时从丹田之处慢慢的冲到心脏之处,又继续的冲到的大脑之中,他顿时感觉全身的骨头内脏都已经被这黑暗之源强烈的改变了原有的排列方式,他的头顶也渐渐的冒出了一对犄角,而且还在不断的变长。

         不行!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在说服自己,绝对不能让撒旦得逞,自己绝对不能堕入魔界。

         沐芊墨与灵狐一定还在地底下的密室之中,他要去救她!一定要去!救她!!

         此时他体内还在不断冲击的黑暗之源突然感应到一股惊人的白光正向它冲来,这股白光让这黑暗之源顿时感觉到害怕,它疯狂的在帝玄珩体内不断的游走,白光也不断的在追击着。

         “啊!!啊!!”帝玄珩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在较量,时冷时热,这两股力量滑过他体内的每一根经脉,这种痛苦比之前黑暗之源单独的游走要更加的痛苦,他紧咬着嘴唇终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啊!!”

         还在幻境中的沐芊墨突然好像听到了一声的惨叫,她连忙站了起来疑惑的问道:“什么声音?”

         灵狐也静静的竖起耳朵听,可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他不解的问:“墨姐姐,没有声音啊!”

         沐芊墨也以为是幻听,可她刚蹲下,那种惨烈的叫喊声又传进了她的耳中,这时她听的清清楚楚:“是帝的声音!!”

         “你说什么!?”

         “没错,是帝的声音,他一定就在这不远处!”沐芊墨时不时又听到这种惨烈的叫喊声,让她心脏之处顿时感觉到蚀骨的心痛:“帝一定出事了,灵狐,快!我们要快!!”

         而此时那神秘的房间中,撒旦也不可思议的看着帝玄珩,他刚才能感觉到黑暗之源差点就能成功,可突然,有股奇怪的力量在阻挡着黑暗之源,他顿时拿起死亡之镰,镰刀最顶端释放着强大的魔法攻击帝玄珩,他大声叫到:“魔界之力!!”

         只见更多的黑雾进入帝玄珩的体内,原本体内的白光就要将黑暗之源吞噬,可这一刻,黑暗之源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瞬间反扑的将白光吞噬。

         帝玄珩也明白这白光是在救自己,可眼看着白光渐渐的被削落,他也渐渐的快要失去意识。

         撒旦得意的看着帝玄珩,那股白光到底是什么力量,他虽然还不能弄清楚,但眼看着黑暗之源就要被召唤出来,帝玄珩也将慢慢的变成魔神大人坐下最强大的魑魅,他的魔界实力也将更加的强悍。

         帝玄珩头顶上的犄角也已经车顶的长到有半尺那么长了,他的嘴角之处也冒出了几根细细的尖牙,黑色的眼眸也渐渐的变回了紫色,他脑海中唯一的意识便是沐芊墨,他释放强大的五行元素魔法,将这股五彩所聚集的魔法释放在体内,包裹着那股白色的光芒,朝黑暗之源攻击过去。

         五行自然元素本身就很强悍,而且还带有保护的作用,所以他这一刻做的便是以命相博的心态,将这黑暗之源从自己的体内赶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天花板上赫然掉落两个人影,这不是别人,正是沐芊墨与灵狐。

         没错。

         他们在幻境之中已经找到了幻眼,那幻眼变成了花朵在群草之中,若不是灵狐的鼻子闻道这花朵有种不寻常的气息,两人也不会那么快的找到幻眼,而原来破除了幻境之后,两人的底下便出现了一个打黑洞,两人也因此掉落下去。

         沐芊墨稳稳的落了下来,可灵狐却摔得狗吃屎,站起来那刻还不断的抚摸自己的屁股,真疼!

         “帝!!”沐芊墨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施法的撒旦与捆绑在木桩上的帝玄珩。

         可此时的帝玄珩竟然变得如此的奇怪,奇怪的犄角,奇怪的尖牙,奇怪的皮肤,若不是那紫色双眸,还真看不出这就是帝玄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疯一般的冲了过去,可帝玄珩却暴躁的对着她嘶吼着。

         “帝!!你怎么了?是我啊!”

         灵狐也跑了过来大喊道:“主人!主人你怎么了?”

         帝玄珩好像终于有了一丝的清醒,他望着沐芊墨与灵狐平安的在自己面前,嘴角艰难的扯了扯,一如既往的邪魅笑脸:“女人...快走!!”他刚说完这句话,又气息不稳,意识不清的痛苦着。

         沐芊墨心里犹如被刀割一般,她微眯着双眸望着正在施法的撒旦!她怒了,彻底怒了!

         “煞魂!”撒旦正在施法,若断开,帝玄珩体内的黑暗之源就会被那奇异的白光所吞没,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煞魂立即会意的朝沐芊墨攻去,两人很快的在半空之中厮打在一起。

         沐芊墨虽然是五阶高级魔法师,可煞魂却已然是五阶的大魔导师,距离法神只是一步之阶,也是沐芊墨对抗之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