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幻月团
        准备回宿舍的沐芊墨突然看到前面几个人影走了过来。

         “小墨姐,你分班结束啦?”兮夜从老远就一路小跑过来。

         “对啊,怎么了?”

         “紫班吗?”陌寒澈期待的问道。

         “当然!”沐芊墨将手中属于紫班的徽章丢给了陌寒澈。

         兮夜也凑了过来,从陌寒澈手上把徽章抢了过来,她欣喜的把玩着:“原来紫班的徽章是这样的啊,真好看。”

         沐芊墨皱了皱眉:“你们不是紫班吗?”

         陌寒澈一脸幽怨的看着沐芊墨:“你是不知道,我们的那个导师就是上次在擂台上的那位,而且还是轩辕晨的师傅,那日要不是百里校长出现的及时,我们早就被退学了,现在分班直接就把我们分到了赤班。”

         “对啊,而且他还在教学时把我们两个直接树立成了反面教学,在课堂上对我们冷嘲热讽的,真是气死人了。”兮夜一说起这个就气愤不已,作为导师居然如此不公。

         “无视他就好,我已经有了邪王的线索了,只要找到了他,我们便离开这个地方。”沐芊墨的脑海里又出现的玄珩的模样,说真的,玄珩给她的感觉确实有点像帝君时的样子。

         陌寒澈与兮夜一脸的兴奋,在这学院里如果能学到一招半式倒也不错,可那几个导师没一个认真教他们的,还不如趁早离开这破地方呢。

         而沐芊墨却观察到冥炎满脸的担忧:“爹,你怎么了?”好在这广场之上已经没有别人了,所以沐芊墨也大胆的叫他‘爹’了。

         冥炎看着眼前几个人盯着他,他假装开心的模样对沐芊墨说:“我没事啊,恭喜你啊,进入紫班了。”

         沐芊墨微眯着双眼一步步的靠近着冥炎,她踮起脚尖脸都还没够上冥炎的下巴:“爹,到底怎么了?”她可不相信冥炎没有事,看他刚才那一脸的担忧,是她从没有见到的。

         “额...不是说没事吗?”冥炎的双眼不断的避开沐芊墨的视线,该死,他的女儿观察力怎么那么厉害啊,这可怎么办。

         沐芊墨有些怒意的说道:“我再问最后一次,不然就别怪我从此不再理你。”明明有事,为何要瞒着她呢,她可是他女儿啊。

         “别啊小墨,我说,但在这里不行,去我宿舍吧。”冥炎环顾了四周,轻声的说道。

         四人很快就来到了炼器学的宿舍,因为炼器学的学生是圣骑学院里最少的人,而且教学的地方又离宿舍楼远,所以学院另外在炼器学的周围建了一栋房,里面的学生基本都是一人一间房,格外的清静。

         “真好,我也想要一个人一间房啊。”陌寒澈刚进了冥炎的房间,就摸着摸那的,房间很大,却只有冥炎一个人住,太爽了。

         “想去吧,魔法学的学生那么多,你注定就只能和别人挤一间房了。”兮夜在一旁打击道。

         沐芊墨一进房间,便将房门关紧,她略带冷意的说道:“爹,到底出什么事了?”

         沐芊墨的话让陌寒澈和兮夜也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们纷纷的站在冥炎的眼前盯着他。

         冥炎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其实打从你们要来九幽海时,我便一直提心吊胆着。”

         “这是为什么?”陌寒澈疑惑的问道。

         “在这幽冥岛的周围不是有八座无名岛围绕着吗?”

         “对啊。”

         “冥界的入口就在这八座无名岛之上。”

         “什么!?”陌寒澈突然惊呼道。

         沐芊墨被他的惊呼给吓了一跳,她用力的捏了捏陌寒澈的手臂:“小点声!”转而一脸疑惑的看着冥炎:“就算冥界的入口在这附近,那又怎样。”他们和冥界的人也并没有什么交集,而冥炎也算是脱离了冥界的,就算在这那又能怎样。

         “你忘了,在京城皇宫内你曾出手将两位冥界的契约魔兽打伤,而且你也因此打乱了他们在京城的计划。”冥炎小声的提醒道。

         沐芊墨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之前在这圣骑学院里似乎感觉到有冥界的人在此,我担心他们会找上门。”冥炎紧皱着眉头一脸的担忧着。

         陌寒澈朝着窗户那边看了看,便轻声的说道:“你是说这圣骑学院里驻扎了冥界的人?”

         “爹,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京城的那两个冥界的人似乎说他们有任务在身,你知道吗?”到底是什么目的让冥界的人在各个地方都驻扎着他们的人,如果说是单纯来找沐芊墨报仇的,她可不信。

         冥炎此时坐在椅子上痛苦的说道:“冥界是这几年才崛起的一个组织,他们打着让人长生不老的旗子,不断的在各个地方搜垄高手,其实那所谓的长生不老就是将自己的一般灵魂献给冥王,因此会保留着那日的模样不会老去,可人也会从此不再是人类,而是在亦人亦鬼之间徘徊着,并且每隔半年都会有一次蚀心之痛。”

         “蚀心之痛?”沐芊墨疑惑的问道。

         冥炎轻笑着说着:“是啊,那种痛苦犹如全身的骨架都融化一般,直至将人彻底的变成鬼魂般模样,持续七日之久,才会还原到人类的模样。”

         冥炎的话让房间里的几个人毛骨悚然,变成鬼魂?兮夜呆呆的被吓到在地:“真...的假...的?”

         冥炎无奈的点了点头,沐芊墨也被吓得不轻,冥界的力量居然如此的强大,她深吸一口气:“爹,你还有多久时间发作?”就算是变成鬼魂,他也是自己的亲爹,她是绝对不会因此而否认这一点。

         冥炎看着吓得不轻的陌寒澈与兮夜,心里一阵的冷笑,每次他发作时都会一人独自离开,待七日过后才会出现在人前:“还有一个月之久,放心好了,发作之时我会离开,待时日过后我会再次出现的。”

         沐芊墨猛烈的摇了摇头,她紧紧的握住冥炎的双手,双眼坚定的看着他:“不,以前的你或许如此,但如今你有了我,我不会让你孤独的变成鬼魂的,待那日到来之时,我会将你送往安全又离我们十分近的地方,我是你女儿,我会时刻的守护在你身边,你不要再孤零零的承受那蚀心之痛。”

         她的话让原本还很怕的陌寒澈与兮夜也顿时不怕了,就算冥炎变成鬼魂那又如何,他是小墨的父亲,又不会害他们。

         “冥炎,你放心,我们也会在你身边和小墨已经守护你的。”陌寒澈那双眼之间已经不再有害怕的情绪,而是坚定的温暖的眼神。

         兮夜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拍了拍后背的灰尘:“嗯!寒师兄说的没错。”她的右手直直的搭在陌寒澈的肩上。

         “你们...”冥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的感动,每次发作他都是一人躲得远远的,如今眼前的几人似乎又让他重新的感受到亲情友情的滋味了,从进入冥界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连沐芊墨的母亲那都是在没进入冥界时认识的。

         “谢谢你们!”冥炎此时诸多话语却化作了这简单的感谢,他张开双臂将三人紧紧的环抱在一起:“有你们在,一个月后的发作我也不在害怕了。”

         “爹,别担心,就算冥界的人真的找上门来,我们也是遇神杀神,见鬼杀鬼!”沐芊墨狂妄的话在这房间里响彻着众人的心中。

         是啊,他们哪一次不都是迎难直上,何时退缩过。

         “诶,小墨,你干脆给我们这个团队取个响亮的名字吧。”陌寒澈一脸激动的看着沐芊墨,他们这个小队伍越来越庞大了。

         “那就叫幻月吧。”

         在往后的日子里,幻月团这个名称将在这个世界的每个人心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