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精神分裂的冥王
        冥王与沐芊墨都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帝玄珩,只见此时的帝玄珩没有了之前的疲惫,没有了之前低下的实力,现在的他精神百倍,全身上下释放着傲者的气息,眉目之间也透露着丝丝的霸气,此刻的他就像一个王者一样屹立在两人的面前。

         “你怎么出来的?”冥王颇为惊讶的问道,他明明用铁锁钉将他全身的魔力钉住,又用自己的魔力将他紧绑在十字架上,为何现在的他不但挣脱了他的枷锁,反而实力也变得十分的强大了。

         “冥,她我带走了,你好自为之。”帝玄珩走到沐芊墨的身边右手微微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继续说道:“修炼禁术只会让你变成人人唾弃的恶魔。”

         冥王则仰头大笑道:“帝,从小本王便什么都不如你,连玄修空间师傅都传于你,倾冷月的心也属于你,你觉得这公平吗?师傅禁止修炼禁术,本王偏要去学,为的只是能将你比下去,可你却将本王的全身钉满九十一颗铁锁钉,一关便是几十年,现在连玄修传承者也倾慕与你,本王凭什么样样都不如你??”

         他说道后面都开始咆哮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帝玄珩的身影下活着,他不甘!不愿!也不认!

         然而帝玄珩却不想回应他,他这些话都已经不知道向他抱怨了多少次,自己与他解释了多少次,劝说了多少次了,可他还是宁顽不顾,学习禁术,视自己为敌。

         他拉着沐芊墨正准备离开这里,却被身后的冥王咆哮声给叫住:“不准走!”

         这时候幻月团的其他成员与暗宸也都一一的赶了过来,看到沐芊墨没事大家悬着的心也都放下了。

         沐芊墨却轻轻的放开了帝玄珩的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朝着冥王走去。

         “小墨,你去干什么?很危险!”冥炎十分的担心冥王会对她怎么样。

         “快回来!”陌寒澈也在一旁焦急的喊着。

         可沐芊墨却并没有理会他们,她渐渐的走到冥王的面前,见他此时紧皱着眉头十分气恼的模样,她忍不住的抬起手将他的眉毛慢慢的抚平。

         “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公平之说,只要人的心里保有一颗正义之心,走正途,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沐芊墨温柔的说道,她此刻似乎有些能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偏激了。

         而冥王却不理会她的好意,用力的将她推开大吼道:“你懂什么!本王的痛苦你又怎么会理解!?”

         “我懂,我理解。”沐芊墨慢慢的回想起之前的事缓缓的道来:“沐芊墨这三个字当初在苍穹大陆那便是废物的代名词,不能修炼,不能聚集魔力,又长得十分的瘦小,在家族里从来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就连自己被长姐害死丢到魔兽森林里,家族里的人也都不会在意,可我从不怨言这世界的不公,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轨道,你虽然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但未来的路却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在场的除了苍穹大陆来的人都并不知道沐芊墨之前发生的事,没有想到她以前竟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可如今却成为了魔力高强的人,并且拥有两只重量级的魔兽。

         “小墨,你原来是废物?”

         沐芊墨苦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冥王说:“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们之间的事,但你们的师傅既然把禁术禁止,那一定是不能修炼的魔法,我记得帝玄珩跟我说过,当初你抢夺他的玄修空间时,走火入魔,如果不将你全身的黑暗气息用铁锁钉钉住,恐怕你就爆裂而亡了,你知道吗?”

         “不,不是的,那都是他嫉妒我本王的实力比他厉害,所以才将本王囚禁的!!”冥王不相信的大吼道,这些话从未听帝玄珩说过,他的这个哥哥永远都是冷峻孤僻的一个人,很少会与自己说话,连把他囚禁那天也是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帝玄珩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虽然很感激沐芊墨说的这些话,但他知道他的这个弟弟已经陷入了禁术不能自拔了,又怎么会相信她说的话呢。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呢?”沐芊墨却反问冥王:“如果他嫉妒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来的干脆呢?”

         这句话一直在冥王的脑海中不断的徘徊着,是啊!那他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杀了自己呢?

         “啊!!”冥王此刻想不通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倾冷月明明告诉自己,是帝玄珩嫉妒自己的魔力,所以才把他囚禁,可沐芊墨说的却也没有道理,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他疯一般的冲向帝玄珩大叫道:“你当初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是我弟弟。”

         你是我弟弟?你是我弟弟?冥王苦笑着看着他,多么简单的一句话,那么多年他从未把他当作过哥哥,可他却说自己是他的弟弟!!

         “哈哈!!”他疯狂的大笑着,本来全身就喘着黑色的长袍,此时他的周身黑雾更加的浓郁,他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一会儿后悔,一会儿愤怒。

         “哥...哥!?”他这会儿又十分后悔的温柔的看着帝玄珩。

         可过了一会儿,他又十分愤怒的瞪着帝玄珩:“帝玄珩...本王要杀了你...!”“哥...哥!?”“本王要杀了你!!”他不断的在这两个角色中切换。

         “不好!他被禁术控制了。”帝玄珩看到他的精神十分的紊乱,立马察觉到一定的禁术在操作着他的思想。

         沐芊墨傻眼的看着刚才还好好的冥王,这会却变成精神分裂者了?她立马走上前想要稳定他的情绪,却不料被冥王庞大的气息波动给震开。

         陌寒澈迅速的将沐芊墨扶稳,而帝玄珩则动用着自己的魔力将冥王全身的包裹住,此时紫色的光芒慢慢的将冥王身上的黑雾所控制住,冥王也因此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可却因为两股强大的魔力撞击,他已经晕倒在地上了。

         “他怎么了?”云驰有些心悸的看了看地上的冥王不解的问道。

         帝玄珩说:“晕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晕了,刚才他那副模样很恐怖啊,一会好一会坏的。”云驰想起刚才的那模样,还有点害怕呢。

         “他学习的禁术会慢慢控制他的思想,到最后会渐渐的侵蚀他,最后他将不再是他了!”帝玄珩有些担忧的看着晕倒的冥王说道。

         沐芊墨自己也惊讶了,竟然还有这种魔法?难道他们的师傅要禁止修炼。

         几个人缓缓的将晕倒在地上的冥王扶到床上,不一会儿的时间,冥王便慢慢的苏醒过来了,艾莎,兮夜以及云驰有些害怕的往后面躲了躲,而紫炎与冥炎则随身戒备着。

         然而沐芊墨却走了过去,轻轻的说道:“冥王,你怎么样了?”

         冥王他有些恍惚的睁开那双深邃不见底的双眸,疑惑的看着沐芊墨,头部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禁的低吟了一声。

         “你们...?”他只记得沐芊墨刚才所说的话,他已经知道了都是倾冷月在挑拨他们兄弟间的关系,可他现在却还是傲娇的不肯低头,只是看着帝玄珩没有之前的那种恨意了。

         “喂,你还是别修行禁术了,太可怕了!”云驰见他现在是好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冥王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此时帝玄珩把修炼禁术的危害告知了他,他也为之大惊:“怎么会这样?”

         “禁术一直都放在师傅设下的阵法之中,你是如何取得的?”帝玄珩一直都很疑惑,师傅设下的阵法除了师傅自己,没有任何人能破解,他是怎么修炼禁术的?

         “我不是在师傅的阵法里取得的,是倾冷月把禁术的书籍给我的!”冥王不解的说道,他突然想到,莫不是倾冷月故意指示自己修炼禁术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