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断心丹
        半个时辰过去了,只见精灵王此时苍白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的红润,帝玄珩此时也将抵在他丹田处的手收回,额头上略微有几滴汗水留下,他的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一起。

         沐芊墨不禁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帝。”

         “他被下了断心丹。”帝玄珩缓缓的从床上走了下来。

         三王子轻轻的将精灵王放平在床上,他不知道什么是断心丹,作为炼药王国的精灵岛,他居然没有听过,但一听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丹药,他与沐芊墨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是断心丹?”

         帝玄珩的眉头一直都没舒展开来,他微眯着双眸说道:“断心丹长期服用后,会一点一滴的让体内的能量,魔力通通开始衰竭,直至死亡!”这里怎么会有断心丹?这不是...他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但沐芊墨却已经能够猜出这丹药绝对是傲视大陆才有的。

         “那...那父王现在怎么样?”三王子还是最为关心父王的身体。

         “无碍,毒性已经被我驱散,休息一个月恢复体内失去的能量即可。”帝玄珩缓缓的说道。

         三王子一听父王已经无大碍了,顿时悬着的心也渐渐的放下了,可他却疑惑的嘀咕道:“王国内怎么会有这种剧毒丹药?”

         沐芊墨想起刚才表现十分异常的曲御医,便开口提到:“这个你可以询问下曲御医,他应该清楚!”

         “你是说毒是他下的?”三王子惊讶的看着沐芊墨问。

         然而沐芊墨却说道:“不,他只是下毒者,真正要害精灵王的人或许并不是他。”

         三王子顿时焦急的走出寝室,将守在门外的曲御医直接抓进了房间,此刻精灵王已经渐渐的清醒过来,他用力的吐出一大摊黑色血液:“呕!”

         “父王!”三王子连忙走过去拍打着他的后背:“你怎么样了?”

         “孤没事,吐出来好多了。”精灵王吐出这一大摊血液,顿时感觉体内畅快许多。

         他看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曲御医,又看了一眼刚才坐在他跟前的那名少女,不禁问道:“硕儿,这是怎么回事?”

         精灵王室的姓氏名为司空,所以三王子名为司空硕。

         司空硕指着沐芊墨与帝玄珩激动的说道:“父王,是他们俩将您的病治好的。”

         “你是说,孤的病已无大碍了?”精灵王显然还不知道,听到自己病好了瞬间愉悦许多。

         “没错,父王,您看您现在不是好多了吗?”司空硕望着精灵王红润的脸庞开心的说道。

         精灵王听这么一说,确实觉得自己刚才的不适通通不见了,他顿时看着沐芊墨与帝玄珩说:“多谢两位的救治,孤感激不尽。”

         可沐芊墨却又将皇榜拿了出来,她微微的朝精灵王行了行礼才说道:“精灵王不必客气,我们之所以救治精灵王,也是为了这皇榜上的一个请求。”

         精灵王说:“什么请求?”

         “还请精灵王释放江将军!”沐芊墨不卑不亢的声音传进了精灵王的耳内。

         司空硕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父王的脸色,虽然说沐芊墨救好了父王,可突然提出这个请求,他怕父王一个不高兴反而将他们俩人一同关进大牢了。

         可没有预想中的怒火,精灵王反而一脸笑意的说:“准了,准了!”

         “父王,当真?”司空硕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顿时问道。

         精灵王却开怀大笑道:“你个小子,之前还不是一直恳求孤将江将军放出吗?怎么?现在反而不高兴了?”

         “没,没有!谢父王!”司空硕顿时单脚跪在地上激动的说道。

         沐芊墨也缓缓的说:“谢精灵王!”

         精灵王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有褪去,可他现在才发现房间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曲御医,他指着曲御医问司空硕:“硕儿,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司空硕顿时指着曲御医说:“父王,孩儿怀疑他就是给父王下断心丹之人!”

         “断心丹?”精灵王有些皱眉的说:“你是说孤这几个月的不适都是被下了毒?”

         “没错!父王,孩儿正想好好审问审问曲御医呢!”司空硕不知为何,从昨日见到沐芊墨那一刻就仿佛见到了柔儿,经过了今天的事,他对于她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了,她既然说曲御医有嫌疑,他便怀疑是他下的毒。

         曲御医听到这话,顿时不断的朝精灵王磕头求饶:“精灵王,冤枉啊!微臣一直忠心耿耿,怎么会陷害精灵王呢,我是被冤枉的啊。”

         精灵王也觉得应该不会是他:“硕儿,是不是弄错了?曲御医在孤身边都伺候了十多年了,应该不会是他吧?”

         司空硕虽然说怀疑曲御医,可他却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是他下的毒,所以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沐芊墨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人永远都不愿意相信跟随自己多年的属下会背叛他,可往往却死于自己最亲近之人,眼前这精灵王也是这样的精灵啊。

         她慢慢的走到曲御医的跟前说道:“曲御医,刚才我要为精灵王诊治之时你为何出口阻拦?”

         “那是因为我怕你会陷害精灵王!”曲御医额头上又多出了几滴汗,在看到沐芊墨的眼神时更是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却咽了咽口水淡定的回答着。

         “哦~你为何会认为我会害精灵王呢?是不是怕我诊断出精灵王中毒这件事?”沐芊墨一副了然的模样说道。

         “胡说!你一个区区女子,怎么会懂医术,我这是保险起见!”曲御医就是打死不承认。

         沐芊墨却一脸鄙夷的说:“那为何你这多年行医的御医竟然不能诊断出精灵王是中毒呢?”

         “我...”曲御医思考了许久才说:“王国里所有的御医都没能诊断出,你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还真是嘴硬啊!

         “所以说,你们都是一群庸医咯?”沐芊墨看着曲御医急着想要辩解的模样又快速的说道:“刚才三王子让你退下时,你似乎很紧张?走一步抬头看一眼?你在心虚什么?”

         “没有!!”曲御医现在不禁脸上都是汗,连手心里也都是汗。

         精灵王与司空硕就这样看着沐芊墨审问曲御医。

         “对了,这个呢是我刚刚见你退出去时从你腰间掉落出来的,这里面的丹药好像就是精灵王所中的毒药呢!”沐芊墨随便从空间中掏出一瓶丹药,故意在他眼前晃了晃。

         曲御医下意识的说道:“怎么会,你怎么会有断心丹!”那人不是说除了他绝对不会有人有断心丹的吗?

         “咦?我没说这丹药是断心丹啊,你怎么会知道精灵王所中的毒药就是断心丹呢?”沐芊墨就是等这一刻,前面全部都是为了让他戒备的心里渐渐的松懈下来,这样她才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

         曲御医顿时瞪大双眼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这下糟了,说漏嘴了。

         精灵王顿时十分气恼的大喝道:“来人,将曲御医押入大牢!”虽然曲御医没有直接说就是他下的毒,但他刚才的话已经将自己出卖了,没想到在他身旁伺候了那么多年的御医,竟然想要谋害他!!

         司空硕抚摸着精灵王的后背:“父王,你别激动,他一定是受人指使。”

         精灵王气的胸口不断的在起伏着:“该死,硕儿!这件事交给你处理,务必找出幕后主使!竟然敢毒害孤!!”

         “是!孩儿定会审问出幕后主使的!”司空硕立即领命说道。

         而精灵王却有些疲惫的朝房间中的三人挥了挥手:“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