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我喜欢他
        自从那日将轩辕晨捡走的金刀夺回后,他和宋凝珊好像不常在学院出没了,沐芊墨也很少见到他们来找自己麻烦了,但她心里清楚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反倒是同宿舍里的冷语柔最近有些异常,经常躲着自己偷摸着半夜出去,不知道背地里在搞什么鬼。

         这天,沐芊墨如往常一般去炼药学上课,她刚想踏进大门,突然从后面冲来的冷语柔狠狠的撞在她的后背,自己也被这冲力被撞击在不远处的云驰身上。

         “没事吧,小墨?”云驰本想出门,可谁知沐芊墨被人直接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沐芊墨摸着后背皱了皱眉说道:“我没事。”她转过身想看看到底是谁撞的她,等她一回头才发现原来的这几天鬼鬼祟祟的冷语柔,她有些生气的说道:“冷语柔,你这是干嘛?”

         却只见冷语柔此时委屈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她不断的双手合十朝着沐芊墨不停的鞠躬,还用非常谦卑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边说边哭的很厉害了。

         一旁的学生见到她这副委屈的模样,都心疼万分,一名自作多情却又自我感觉正义的男生站了出来,将冷语柔扶稳,有些不客气的对着沐芊墨说道:“你够了,冷小姐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别欺人太甚了!”

         哈!?沐芊墨有些无语,自己才说一句话,就被人说成欺人太甚了?拜托是她撞得自己,怎么搞的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她有些鄙视的看了看那男生,一看就知道是被冷语柔的美色所诱惑的人。

         而她旁边的云驰却立即不满的指着冷语柔说道:“喂,是她撞的小墨,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那名男生当然知道是冷语柔撞人在先了,可当他看到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根本不管这么多,他只想在女神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那冷小姐都道歉啦,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啊。”

         云驰还想要说些什么,可却被沐芊墨拦了下来:“跟这种人废话那么多干嘛?”

         她正准备返回到自己的座位时,门口赫然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他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事开口道:“怎么了?”

         冷语柔见到他立即哭的更厉害了,她委屈的垂下头,声音十分细小的说道:“玄珩学长,不怪小墨,是我...是我不小心撞到她的,对不起,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急着进门,真的...对不起。”一边哭一边说着,那样子非常的柔弱。

         沐芊墨在心里冷笑,玄珩是谁,邪王,怎么会被这种表面演戏的人有别的情绪呢,冷语柔这话对别的男生说可能会引起男生的注意与怜惜,可这话要是跟这冷面王玄珩说,这就是在自取其辱啊,她饶有意思的看着做作的冷语柔。

         突然,只见玄珩居然伸出右手轻轻的抚去冷语柔脸上的泪水,而且还用她从未听过的温柔语气说道:“没事了,她不会怪你了,不要哭,哭了就不美了。”

         什么情况?玄珩他转性了?他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不!就算他当真有温柔的那一面,可为什么会对冷语柔这般?难道他喜欢这种柔弱型的?可是...他怎么可以?难道他不知道冷语柔那样子根本就是装的吗?还有...他以前偷亲自己那么多次,都是出于好玩?

         “玄珩学长,我不哭了,谢谢你。”冷语柔面颊通红,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娇羞的看着他。

         沐芊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他可能就是有些怜香惜玉,他绝对不会喜欢冷语柔这种女人的,当初在京城的五大世家比赛时,也没见他对冷语柔有格外的情绪啊,这会应该也不会的。

         可她却看到玄珩居然将冷语柔抱在怀中,那样怜惜,那样温柔,怎么可能?她的心脏此时不断的起伏着,她用手抚摸住自己的心,但却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十分的刺眼,她受不了,脑海中不断的闪现之前玄珩亲她时的场景,又看了看此时亲密抱在一起的他们,最终冲出了教室。

         她一个人跑了很远,很远,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只见眼前一颗巨大的榕树屹立在此,她情绪失控的跌坐在地上,却突然又想起,自己为何会这样?为何自己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会如此的生气?难道...她喜欢玄珩?

         她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不可能,自己一定只是不想看着朋友与那种奸诈伪装的女人在一起,所以才会生气。可这种理由连她自己都不能信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里居然开始在乎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任何一个眼神都能挑逗着自己的情绪,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喜欢他的。

         可那又如何,没想到玄珩居然是这种人,三番两次的偷亲自己,可现在居然和冷语柔这种人在一起,她失望的看了看眼前的大榕树:“我不喜欢他,对吗?”

         她苦笑着,喜欢又如何,从今日起,她发誓定要将他从自己的内心去除,自己不喜欢他,不喜欢他...可她自己却不知道,当她说出这句话时,眼泪居然从她的眼中慢慢的滑落下来。

         “小墨?”原本经过这的陌寒澈见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他快速的走上前,却发现自己的叫喊声她根本没有听到。

         他见她这个样子,自己心里也十分的难过,他又再次的喊道:“小墨!”

         沐芊墨这才反映过来,她失落的转过头,见陌寒澈蹲在自己旁边,眼泪流进她的嘴唇里,原来眼泪的味道是苦涩的?许久,她终于忍不住的冲进陌寒澈的怀中,放肆的大哭了起来。

         陌寒澈被她突如其来的模样吓到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哭的如此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墨她不是一直都很坚强吗?战斗快死的时候都没有流过一滴泪,现在居然会哭的这样厉害?他不忍的环抱着她,轻声的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一会儿的时间,怀中的人终于停止了哭泣,陌寒澈将她从怀中拉出,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了?”

         然而沐芊墨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她直直的站起身,望了望眼前那巨大的榕树,她缓缓的走向前,将手慢慢的靠在榕树上,苦笑着说道:“我没事。”

         陌寒澈却不相信,她这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将沐芊墨拉过来,担忧的问:“小墨,从你受伤出现在魔兽森林时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你如此的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好吗?我愿意做你的聆听者,请你也把我当作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对着我哭诉,对着我发泄,我都不会吭声。”

         沐芊墨震震的看着他:“小石头?”

         “嗯!”陌寒澈重重的点了点头。

         沐芊墨看着他那模样,笑了笑,可她却并不打算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虽然今日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她绝不会让这悸动继续的发展下去,她要忘记今天所想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告诉任何人。

         “没什么,只是有点想念自己的母亲了。”沐芊墨抬头望了望天,继续说道:“我娘说,如果想她了就抬头看看,她会在另一个世界也看着自己。”既然不能真的朝着他诉说,但她也确实有点想娘亲了。

         陌寒澈当然知道这并不是她放肆大哭的原因,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去问,他同样的望了望天,还别说,自己好像也有点想自家的老头子和那狂练器的傻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