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朱砂泪
        虽然沐芊墨说这话也确实让皇上心里有些猜忌,但金口玉言,皇上虽然不满,但看在沐芊墨和帝君非比寻常的关系下,便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大手一甩便示意太监们将这地级魔兽带下去。

         随后一名太监托着一圣旨走上前去,旁边另一位太监则开始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世家比武中,沐芊墨身手了得,实力非凡,巧夺第一,朕特赐郊外城池一座,钦此!”

         沐芊墨穿着长裙单膝下跪的从太监手上接过圣旨,并嘹亮的说道:“沐芊墨领旨谢恩。”

         此时的她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将圣旨接下,这也就代表着沐芊墨她一个人已经拥有了一块城池?她如此明目张胆的接下,就不怕皇帝猜忌于她吗?

         所有人都不明白沐芊墨为何如此,但在她自己的心里,单纯的只是想要个一个地方不再住客栈而已。要是皇上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估计会气的捶胸。

         “小墨姐,你现在有属于你的城池了,到时候一定带上我去玩玩。”兮夜见沐芊墨坐下后便激动的说道。

         “兮兮,皇上赐的城池都是还未开发的,如果要将这城池发展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陌寒澈明显知道皇上送的城池是个没用的废弃城池而已,如今小墨如此轻易的接下,想必日后开发城池皇上也未必会给予帮助。

         “无碍,自己的城池自己建造,到时你俩可别忘了来帮忙。”沐芊墨笑着对着两人说道,那脸上的奸笑都没有隐藏,她可没打算一人去建造城池。

         “小墨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帮忙。”兮夜难得坚定的眼神看着沐芊墨,建造城池那么好玩的事,她可一定要去参与。

         “你可真是把我们利用足了啊。”陌寒澈微眯着双眼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建造城池可不能少了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陌家一定支持你。”

         对面的炎殿下饶有所思的望着沐芊墨的方向,此女子果然不凡,也许她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此时舞台上已经开始有舞者在舞动着,所有人都在看着舞台上的表演,皇后突然微微的开口道:“今日为庆祝沐芊墨夺得第一天才,哀家让心腧公主为沐芊墨献上一舞。”

         皇后虽然说是为沐芊墨庆祝,但其实是这心腧公主年纪已大,但这泼辣的性格导致她如今二十还未出嫁,让她舞上一曲,也是想让她因此而嫁出去。

         皇后的话音刚落心腧公主便从帘幕后方飞入舞台中央,心腧公主一袭月白色的长群拖地,一头傲人的长发,风动轻扬,她微微朝着皇后方向单膝下跪:“儿臣拜见父皇母后。”话毕心腧公主便准备开始舞动起来,却突然见门外一俊美男子走进风雅涧,她一时看呆了眼,在所有的王公贵族之中,从未见过如此帅气傲人的男子。

         是他。沐芊墨心里不知为何见到他时‘咯噔’一下,他还是今日那般模样,脸上并无半分表情,他微微的扫过众人便轻轻的坐在沐芊墨旁边。

         “帝君,非常荣幸您能来参加此宴会。”高处的皇上端起眼前的酒杯对着帝君轻轻的递了递。

         帝君轻轻的对着皇上点了点头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沐芊墨便在她耳边轻语道:“来晚了。”

         他在来之前那神兽魔核的威力快要消散,为了不让自己在宴会上暴露自己,在来之前,他又吞下几颗皇级魔核,但如此他的伤势只怕会更加的严重,不过为了眼前的她,他也愿意如此。

         沐芊墨转头疑惑万分的看着帝君,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可在这场景上不好问个仔细,就在她想借机离开酒桌的时候,舞台上的心腧公主已经一曲舞毕,所有人都纷纷的鼓掌起来。

         而舞台上的心腧公主则不爽的看着沐芊墨,她一眼就看中了此男子,听父皇对他如此毕恭毕敬,想必也是个大人物,何况又长的如此的帅,让她的心迅速的落在了这男子身上,可在她舞曲的过程中却见到沐芊墨和这男子如此的亲密,一时之间暴躁起来,不过如此场合下她也懂得礼数,她曾听闻沐家三小姐是个废物之人,不会识字不会修炼,想必也不会舞曲。

         她高傲的对着皇上说道:“父皇,听闻沐家三小姐是个魔武双修的天才,想必在舞曲方面也有着过人的天赋,今日何不请沐家三小姐舞上一曲,让众人见识下沐家三小姐天才的名号。”

         沐芊墨微眯着双眸盯着心腧公主,自己又何时得罪于她,谁人不知沐家三小姐之前是个废物之人,哪会什么歌舞,如此羞辱自己乃为何?可当她看到心腧公主不断的偷瞄着帝君时,似乎才明白些什么,她勾了勾唇,原来是争风吃醋。

         “这个...沐芊墨你可愿意?”皇上虽然知道她不懂舞曲,但也不好博了自家公主的面,便将这难题丢给了沐芊墨。

         沐芊墨恶狠狠的盯着帝君,都怪他,没事给她找这些麻烦,但转头便直起身说道:“我不会跳舞,不过心腧公主既然如此说了,我也不便推辞,我便献上一曲。”跳舞这种东西沐芊墨当真不会,但她嗓音确实不错。

         “好!好!”皇上见沐芊墨本人都答应便也抱着看戏的心态允了她上台。

         沐芊墨缓缓的走上舞台,那淡蓝色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不断的飘逸着,她站在舞台上,顿时把旁边的心腧公主的美貌比了下去,心腧公主自觉无趣的走了下去,舞台上独留沐芊墨一人。

         她轻轻走向左侧将那弹奏古筝之人微微行礼,那人瞬间明白她的意思便将古筝让给沐芊墨。

         她跪坐在古筝前,她也没戴上指甲,只信手拨弄着琴弦,流畅的曲调轻悦弹出,琴声徒然在风雅涧上响起,琴声委婉却又刚毅,卷卷而来,又似高尚流水,汩汩韵味,所有人此刻都沉浸在琴声之中。

         弹奏片刻只见嘹亮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

         青山碧水凡尘,歌罢秋千,丽声传京华。

         游人灯火繁华,上元一夜,梦里总相逢。

         小桥流水相见,露浓花瘦,却把青梅嗅。

         红藕香残玉冷,独上兰舟,云中寄锦书。

         她的歌喉,难以用言语形容,叫人销魂落魄。这歌声清纯、嘹亮、空灵、悠扬,旋律如鲜花不停开放,她所唱的曲乃是李清照所填词的《朱砂泪》,在现代时她就喜欢听一些古典曲,想不到在这异世也能唱出她当年最爱的歌曲。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凤凰台上吹萧被翻红浪,千万遍阳关。

         薄雾浓云愁永昼,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黄花瘦。

         斜风细雨门须闭,万千心事终难寄,萧条春寒倚。

         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事事休,春风吹来许多愁。

         愁来恨去都缘,缘来缘散缘如水,此生应不悔,相恋一世情。

         所有人都紧闭双眼享受这余音袅袅的歌声,此曲古典婉转,又不乏一丝淡淡的忧伤。

         “此生应不悔,相恋一世情吗?”舞台下方的帝君自言自语道。

         她缓缓悠悠的唱完最后一段,让她不禁想到前世的的恋情,心中不免一丝感伤。

         待她陡然睁开双眼,只见底下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歌声中,一片安静,不一会儿众人才发现她已唱完,所有人纷纷觉得此曲余音绕梁三日犹未尽那般不舍。

         反应过来的众人激烈的鼓起掌来,所有人都没想到沐家三小姐不仅实力那么高强,连歌声都如此美妙。

         心腧公主愤愤的盯着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沐芊墨,她突然觉得让她上台表演是个错误的决定,如今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谁还会记得刚才那舞动的心腧公主呢。

         和她一样愤怒的还有那沐谷雪,此时她也是恶狠狠的盯着沐芊墨,以前每次谈起沐家天才都是说的沐芷微,如今芷微被废,那出头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哪知这沐芊墨变得如此强大,她必须要趁机除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