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城池我要了
        沐谷雪跟着爹来这风雅涧参加为沐芊墨举办的庆宴,本就是为了能够吸引皇子贵族攀附权贵,可现在居然被沐家以前的废物如此的说自己,她有些恼羞成怒的举起右手就想像沐芊墨扇去。

         “谷雪!!”沐凌天眼看着这巴掌就要扇到沐芊墨的脸上,他连忙的叫了一声,这可是在皇宫,要是被皇子们看到沐谷雪如此嚣张跋扈的样子,那还有谁会娶她。

         可他还是没能阻止沐谷雪的动作,只见沐谷雪那得意的眼神,好像已经打到了一般。

         “啪!”

         一声脆响发出,所有人都往沐芊墨的地方望去,陌寒澈和兮夜也小跑的赶到沐芊墨的身边:“小墨姐,打得好。”

         原来那一声巴掌并没有打到沐芊墨的脸上,而是沐芊墨直接将右手握住沐谷雪举起的手,左手快速的朝着沐谷雪打去,只见片刻的时间,沐谷雪的右脸上明显的有了五指印,整块半边脸已经被打的通红,别看只是一掌,沐芊墨可是聚集了魔力打下去的。

         “啧啧,以后看清楚了再咬人。”沐芊墨甩开沐谷雪的右手无奈的摇了摇头,还不忘嘲讽的对着她说道。

         “啊!”

         沐谷雪原本还在恨意满满的盯着沐芊墨,突然她的脚踝下传来一阵剧痛,她大叫一声才看清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对着自己的脚用力的踩着。

         “以后再敢欺负墨姐姐,我就把你手脚砍了!”

         男孩形态的灵狐此时抬着头怒意滔滔的盯着沐谷雪,这女人居然敢欺负墨姐姐,不要命了。

         “你...”沐谷雪显然被气的不轻,被沐芊墨这个废物打也就够耻辱了,居然还被这个小男孩威胁,她顿时气的竟然胡言乱语的说道:“沐芊墨!你个淫妇,没出嫁前居然就有了孩子,你还要不要脸!”

         “噗哈哈!这是哪家的小姐啊,居然说出如此荒谬的话来,真是贻笑大方。”

         还未等沐芊墨说话,不远处晃悠悠的走来一男子,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穿着一件淡紫色的服饰,此时正拿着折扇不断的笑着。

         “这位小姐说话可是要经过大脑的,这女子显然看起来与你一般大,难道你八九岁时就可以生孩子了吗?”男子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是...”

         “参见炎殿下。”沐谷雪见这男子如此英俊,便想询问男子是何人,但旁边的沐凌天适时的打断了她的大不敬,微微对着男子拂礼。

         沐谷雪这才知道这男子就是那位传说中最具有商业头脑的二皇子,此人在京城的商业比任何人都多,更是将京城最为繁荣的几条街全都盘了下来,她两眼发光的看着炎殿下,要是傍上他,那自己是权财两得啊。

         “小女子沐谷雪参见炎殿下,殿下勿要取笑女子,女子方才只是和妹妹开了个玩笑而已。”心中有了盘算的沐谷雪迅速的换了一副嘴脸,两眼桃心的对着炎殿下放着‘闪电’。

         然而炎殿下并没有理会她,如此矫揉做作的女子是他最不喜之人,更何况那眼神好似将自己吞没那般,让他更为的厌恶,他扇了扇手中的折扇便朝着沐芊墨走去:“你就是今日比赛夺得第一天才的沐芊墨?”

         他在不远处就听到沐谷雪喊她沐芊墨了,在这京城内将沐芊墨这三个字传的是沸沸扬扬,他没有去参观比赛,所以对这沐芊墨很是好奇,可待他走近时居然无法看透此人的实力,他虽然是行商之人,但自身的实力已经是四阶高级魔法师了,可他却还是看不出她的实力,这让他对这沐芊墨更加的好奇了。

         “是。”不卑不亢的回答声从沐芊墨的口中说出。

         “呵呵,有意思。”炎殿下突然笑了笑便在不远处的酒桌上旁边坐下。

         而陌寒澈和兮夜也拉着沐芊墨坐在了炎殿下的对面,灵狐一坐下便开始不安分起来,不是摸摸这个酒杯,就是偷吃这个水果。沐芊墨轻轻的在灵狐耳边制止的说道:“安分点,不然就回玄修空间里。”

         灵狐在听到这话后也乖乖的不再动弹,此时兮夜看到灵狐那萌死人的男童模样,忍不住的又捏了捏他的脸颊:“小墨姐,这男孩不是上次那个啊?这脸摸起来的手感不一样呢。”

         沐芊墨有些汗颜,这灵狐和仙吉尔男孩的模样那是非常不一样的,可她居然现在才发现,而且还说是摸起来不一样,真想知道兮夜的脑子里还记得些什么。

         “他是我...另一个认的弟弟。”

         “小墨姐,你认的弟弟都好萌好可爱啊,你在哪里认的?还有吗?带我也去领一个回来。”兮夜最喜欢的就是萌萌可爱的小孩子了,她激动的拉着沐芊墨的手臂说着,小墨姐都领回来俩了,说不定她也可以去领个萌正太回来。

         “兮兮,别闹了。”陌寒澈看沐芊墨一副无法言语的样子,便让兮兮不再犯傻,这男孩还有随便领的吗?真是胡闹。

         兮夜则耷拉着脑袋继续的拨弄着灵狐,嘴里一边应着一边嘟着嘴巴道:“哦,知道了。”

         沐芊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兮兮就是没个正经时候。她此时不断的抬着头四处的寻找着,他好像是说会来参加的,怎么这会还没来?她在找帝君的身影,她想彻底的问清楚他到底是谁?可却搜寻了半天也没见着帝君的身影。

         “小墨,你在找什么?”陌寒澈在一旁看着沐芊墨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禁问道。

         而她则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便收回了寻找的视线,对面的炎殿下看到她那模样也是好奇,他轻轻的将折扇挡在嘴边便对旁边的护卫轻声的说道:“去查下沐芊墨,越详细越好。”

         话音刚落,他身边的护卫便迅速的消失了。

         此刻风雅涧内的人也都渐渐到齐了,还是今日上午那撕扯着的嗓音宣布道:“皇上皇后驾到,煦妃娘娘驾到。”

         所有人纷纷跪下拜见,待皇上坐下那金黄色的龙椅后便轻声开口道:“平身。”

         “谢皇上!”

         此时皇上见到沐芊墨就在底下坐着便亲切的叫道:“沐芊墨,今日这庆宴乃为你举办,坐到前头来。”

         哼,贱人,为什么什么好事都落在她头上,可恶。沐谷雪在内心不断的骂着沐芊墨,什么风头都让她给出尽了。

         沐芊墨也不拒绝缓缓的走近离皇上不远处的酒席上坐下,在走近沐谷雪时还不忘鄙视的看着她。这让沐谷雪更为气愤,就像起来大骂她一顿,可被柳依玉轻轻的拉住了她:“千万别胡闹。”沐谷雪只能狠狠的盯着沐芊墨。

         皇上轻轻的对着旁边的太监挥了挥手,只见片刻的时间,那不远处的舞台上便缓缓推来一个铁架,那关着一只地级魔兽,但却是在昏睡着。

         “今日你获得胜利,这地级魔兽将赠送于你,并且可以获得离京城不远处的一座城池,望你能早日将那城池建设起来,这也不负朕的一番美意。”

         历来五大世家比赛中获胜的一人将获得一只地级魔兽,并且可以为家族送与一座属于他们家族的城池,但沐芊墨今日比赛时便说道不代表的沐家,本这城池也可不送于她,但皇上亲眼见到沐芊墨与帝君那非比寻常的关系,所以他思觉前后还是将这城池送她。

         但他所选的城池乃离京城非常的遥远,人力稀薄,开发起来非常的困难,他只是想借此拉拢她与帝君,但帝王的猜忌之心又让他每年不得不选一些偏远不重要的城池作为奖励。

         沐芊墨微眯着双眼盯着那舞台上的魔兽,她不想要什么魔兽,她有灵狐狄龙就够了,不过城池什么的还是可以收下,毕竟现在的她也是居无定所,有块城池也好发展着自己的势力,所以她直起身面对着皇上说:“魔兽我不要,城池我接下。”

         所有人惊讶的看着沐芊墨,一只地级魔兽她不要也就罢了,毕竟她已经有了一只天级魔兽,可没想到沐芊墨野心那么大,居然接下了皇上的城池,要知道往年的胜利者为了不让皇上猜忌,而对他们的家族给予阻力,都是将城池归还给皇上的,可她居然毫不犹豫的接下了皇上送她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