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亲生父亲冥炎
        “翅膀?没有啊。”沐芊墨又回过头看了看,却并未发现两人口中所说的翅膀,她皱了皱眉疑惑的看了看眼前还在惊讶的灵狐与仙吉尔。

         她绝对相信这两人没有看错,可自己后背为何会多出一双翅膀?这让她非常的不解,她也明白只有精灵后背才会有一双翅膀,可自己不是人类吗?怎么会...莫非?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也许只有找到亲生父亲所有的一切才会解开。

         此刻的沐芊墨缓缓的坐在草地上,她刚准备翻开五行魔法手册时,一阵熟悉的疼痛感从大脑袭来,那是之前开启‘帝之回忆’所受的痛苦,如今再一次的灌满她的大脑,可这次却比上次的疼痛感轻了很多,片刻的时间,她大脑中那清澈的女声再次响起:“你已开启帝之回忆第二卷,是否全屏查看?”

         “是的。”沐芊墨在心里回应着,她一直在怀疑这邪王该不会也是现代的高科技人员穿越而来的吧,这‘帝之回忆’居然还可以随时全屏查看。

         灵狐早已经习惯了沐芊墨的自言自语,然而仙吉尔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不一会儿沐芊墨额头上的白莲突然射出一阵银光,而银光慢慢的放大着,变成一个四四方方的框框,这让他更是不明所以的问道:“姐姐,这是什么?”

         而从不远处一路走来的狄龙看到这一画面立即趴倒在画面不远处,等着看画面上的影像。

         沐芊墨也不好和仙吉尔解释这到底是什么,只能将之前邪王灌输她知识时说起,仙吉尔是听的是糊里糊涂,他不了解邪王是谁,也不知道沐芊墨口中所说的灌输知识到底是怎样,他只知道这画面是邪王的一些回忆。

         此时这画面上慢慢的开始浮现一些人影,待画面清楚后,只见到画面上依然是那位冷峻的脸庞,高傲的眼神和自带霸气的邪王,他此刻正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湖边,忽然从湖的另一边飞来一女子,这女子飞来时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直直的刺中邪王的左肩上,可邪王却没有哼一声,他缓缓的说些什么,可沐芊墨等人却听不到里面说的是什么,只看见女子狠狠的拔出刺在邪王左肩上的剑,她悔恨般的丢入湖中,但却毅然决然的飞离了湖边。

         邪王望着女子飞走的地方默默的掉下一颗眼泪,不知为何,沐芊墨看到这一画面,心里不忍的抽痛了一下,就好似自己被那剑刺中一般。

         “她是邪王爱的第一个女人,却也是被这女人所背叛。”

         灵狐在一旁轻轻的开口道,它是这里唯一清楚邪王所有事的一个,它也自然知道这女子是谁,当初它极力的劝阻邪王不能听信于她,可无奈邪王这人一旦爱上便变得失去理智。

         “自从被这女子背叛后,邪王从此不再有笑脸,也拒绝所有的女人,变得孤僻整日研究炼药和炼器。”灵狐继续缓缓的说着,它再次看到这一画面时,心里极其的忧伤。

         “爱的至深才会如此。”沐芊墨特别理解此时邪王的心情,她也是被背叛过的人,她何尝不知道被人背叛的滋味有多难受,所以前世的她选择了同归于尽。

         突然眼前的画面骤变,转而变成一系列的文字,沐芊墨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字,突然才发现这上面所记载的和上次的丹药配方一样,但是一些炼器配方,可这上面记载的却是一些凡品炼器配方,对于现在的沐芊墨,炼药和炼器都属于陌生的范畴,她并不懂如何炼药和炼器,可眼前这么多的配方,也让她打起了学习炼药和炼器的念头。

         画面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沐芊墨禁闭着双眼,此刻脑海里顿时出现丹药配方和炼器配方的文字,这些信息全都印记在她的脑海里,只要她意念一动,这些配方都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此时的沐芊墨突然想起一件事,方才看画面中的邪王明显和帝君是不同的两个人,可紫冥戒却反映出帝君就是邪王的信息,果然他易容了吗?

         他微微的勾了勾唇,邪王?帝君?她一定要亲自找到他。

         第二日,她独自坐在房间内,等待着陌寒澈的消息,今日照计划会在早朝上要求皇帝废太子转而立炎殿下为太子,如若成了,今晚的行动便可暂时不执行,如若失败,那今晚便有一场硬战要打。

         ‘咚!’

         一个东西掉落的声音,沐芊墨望了望脚下,和上次一样的布条包裹着石子,她快速的打开查看,上面清楚的写着:冲!这个大字,沐芊墨瞬间明白这意思,她悄然的走出房间,便独自来到聚宝阁。

         还是上次的小二带领着她来到‘火’标记的房间,待她推开房门后,里面同样还是那日的人,不过却多了一人,此人脸色不好,好似大病初愈的感觉,她多看了几眼炎殿下便对着她说道:“你来了?这位是来自冥界的人,冥炎!”

         炎殿下的话让沐芊墨震惊了好一会,他说他叫冥炎?她记得自己的母亲曾经说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名字就叫冥炎,难道说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他那模样分明和炎殿下等人一般岁数,只是同名同姓吗?

         可她却并相信时间有如此巧的事,她缓缓的走进那男子,只见那男子原本还在休养生息,突然感觉到眼前有异样便抬头看了一眼,只一眼让便让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抓住沐芊墨的双臂不断的抖动着。

         “柔...儿?”冥炎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这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柔儿?这是她娘的名字,她娘就叫江柔儿,所以眼前病怏怏的男子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我不是柔儿。”沐芊墨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冥炎激动之余仔细的看了看沐芊墨,却才发现好像她虽然不是柔儿,但那模样和年轻时的柔儿一模一样。

         “柔儿...是你母亲?”冥炎试探着问道。

         沐芊墨盯着眼前的男子,她似乎已经猜定了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缓缓的说道:“是的。”

         “那她呢,她在哪?”冥炎又一次激动的抓住沐芊墨说道。

         沐芊墨被冥炎抓着有些疼痛,她皱着眉的说道:“死了。”

         冥炎似乎遭到巨大打击般的缓缓退后了几步,最后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的不相信:“怎么会?怎么可能?我这么多年来,处处寻找解毒秘方,好不容易在昨日将噬情毒解了,可你却不在了,那我一人活在这世上又有何用?啊!!!”他大声的咆哮着。

         “解毒?等等!你说你中了噬情毒?”沐芊墨一脸的疑惑,如果照他的说法,他并非故意不来找母亲,而是因为中毒了所以才迟迟没有找自己的母亲?

         “是,在柔儿成婚那日我去找过她,却被她赶了出去,事后被莫名其妙的中了这噬情毒,只要每每一想到柔儿,全身如被千万只虫子咬一般的痛苦,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寻这噬情毒的解药,昨日在这拍卖行所幸拍的一瓶百解丹,这才将我这毒彻底解了。”

         原来自己昨日感觉到那叫价一千万人的声音亲切,原来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他一直都在这京城,却不能见到自己所爱之人,如此残忍的毒恐怕只有沐凌天才做得出吧,为了得到母亲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柔儿是怎么...死的?”冥炎不敢相信的说着。

         “被沐凌天放火致死。”沐芊墨看着冥炎愤怒的模样却有缓缓的说道:“他明日就会被斩首,娘在临死之前告诉我,你...是我的亲生父亲!”

         “什么!?”陌寒澈、炎殿下和兮夜纷纷惊讶的看着沐芊墨,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柔儿她...我真是你的...父亲吗?”冥炎刚才还沉浸在忧伤和愤怒之间,可当他听到沐芊墨说的话时,顿时心里却莫名的开心,他和柔儿有孩子了?而且...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

         “爹。”

         沐芊墨虽然在之前对于这亲生的父亲有些怨恨的,怨恨他多年没来找过自己的母亲,可这时她得知父亲也并非有意,那股怨恨转换而来的是阵阵的亲切感。

         她坚定的单膝下跪在冥炎跟前,唤了一句‘爹’,让冥炎一度的兴奋的快要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