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渣男贱女配一对
        “沐芊墨!是你对不对,一定是你动了什么手脚的,我跟你拼了。”说罢沐谷雪便想向沐芊墨抓去,却被陌寒澈给拦住了。

         “你冷静点,所有人都看着,小墨她要如何动手脚?”

         就在沐谷雪还在疯狂的骂着沐芊墨时,此时地上的男子在看到沐谷雪衣衫不整的样子,周围那嘲讽的眼神,自己体内还残留的燥热,以及刚刚沐芊墨所说的话,也终于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可他怎么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事来?这不是在找死吗?

         他此时脑海里还在不断的想着脱身之计,可当他对上沐芊墨的视线时,沐芊墨居然对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难道打从一开始她就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所以刚才说出让自己娶沐谷雪的话?对啊!如今要想活命,也只能娶了沐谷雪,他突然如恍然大悟般的站了起来。

         “谷雪,你让我陷害沐芊墨我没有做到,对不起,请你不要怪我,答应嫁给我好吗?”男子也算是个机灵之人,见情况不对,立马转移了对象。

         “你...说什么!?”沐谷雪瞪大着双眼盯着男子,她不敢相信他居然敢背叛自己。

         “休得胡言,拿命来!”沐凌天气急败坏的又想杀人灭口。

         “姐姐!!原来...原来都是姐姐设计的?妹妹何时得罪过你,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陷害妹妹?”

         然而沐芊墨好似专门和沐凌天做对一般,每次他都想杀人灭口时,她都及时的出来制止,那一副颇受心灵伤害般的模样让所有人都为之心疼,但唯有一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沐芊墨的表演。

         “我没有,他...他乱说的,爹!杀了他。”沐谷雪急的都哭了,她到底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心计比起她的姐姐沐芷微幼稚许多。

         “姐姐要杀人灭口吗?”

         “沐芊墨!!!”

         不过沐凌天却被沐芊墨的话敲了一个警钟,是啊,他要是现在杀了他,那他刚才说的话就成为了铁证,往后沐谷雪的名声一定会被众人传成个心计毒妇,对自家妹妹如此的陷害,那沐家的颜面可就彻底的丢尽了。可要让他答应沐谷雪嫁给如此穷酸的人,他心有不甘。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下手的时候,皇上这时突然说道:“沐卿家,既然这男子愿意为沐谷雪当众陷害沐芊墨,想必也是爱的太深,既然如此就让他俩择日成婚,朕也就不追责沐家破坏庆宴陷害庶妹的责任了。”

         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了,特别的沐凌天和沐谷雪那惊讶的眼神,让沐芊墨看的是格外的解气,不过她倒是不能理解皇上此番的用意。

         “皇上!”煦妃娘娘则在一旁愤愤的说道:“沐谷雪乃沐家嫡出的二小姐,如何能嫁给这什么都没有的穷酸小子?”

         “那朕就赐封他为八品县丞,成婚后即刻上任。”

         “皇上!!怎可!”煦妃娘娘惊讶着皇上如此草率的决定。

         “煦妃,今日之事,朕可都清楚的很。”皇上严厉的盯着煦妃。便接着对所有人说道:“今日庆宴到此为止,散了吧。”

         “皇上皇后起驾回宫!”

         声音响起皇后便扶着皇上离开了风雅涧,独留煦妃娘娘在此。

         所有人见皇上走后也自觉没趣的一一离开了这风雅涧,陌寒澈和兮夜则对着煦妃娘娘微微的行礼后便与沐芊墨等人离开此处。

         风雅涧内只剩下柳依玉,沐谷雪,沐凌天与煦妃娘娘。

         “姐姐。”柳依玉瑟瑟的喊了喊煦妃娘娘。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煦妃娘娘并不理会柳依玉而是对着沐谷雪恶狠狠的说道:“若非看在你娘的份上,就凭你今日的表现,哀家也要亲手杀了你。”

         煦妃娘娘恨得是咬牙切齿,原本沐谷雪找到自己派去拿东西的丫鬟前来传话,她并不会特意溜出庆宴与她协商着今日的事情,谁知道这沐谷雪居然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才和沐芊墨几番挑衅下,就原形毕露,真是枉费了对她的栽培,而且还让皇上因此对她有了隔阂,这让她气不打一处来的扇了沐谷雪一巴掌。

         “姑姑,是那贱人使得诡计,我也不知道会落到如此下场,姑姑你得帮帮我,我不要嫁给他。”沐谷雪被打了一耳光哭的更厉害了。

         “是啊,姐姐,可有法子放雪儿不用嫁给他?”柳依玉也觉得是沐芊墨的算计,但事到如此也只能希望煦妃娘娘能在皇上面前说些好话,让雪儿不用嫁给这男人。

         “玉儿,皇上的话那是金口玉言,怎会出尔反尔,要怪只怪你俩算计居然不事先告知我,在这皇宫庆宴居然也敢乱来,你们太大胆了。”沐凌天失望的看了看柳依玉和沐谷雪,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全程都是在猜测。

         “妹妹,沐家主说的对啊,你没见刚才我反驳皇上却被警告了吗?想必皇上也知道了这事情与我有关,我是自身难保了,怎有法子救你们呢?”煦妃娘娘无奈了叹了叹口气,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你也不要着急,我看这男子长得倒也有几分机灵,皇上不是已经册封他为八品县丞吗?待我好好提拔于他,也是有些前途的。”

         沐凌天好歹是个正二品大都督,提拔一些人才也是轻而易举,皇上的话既然已经说出了口,不能挽回也许也未必是件坏事,只不过可惜了他想做国丈的心。

         而那还在不远处的男子听到了沐家主的话瞬间感激涕零的跪在沐家主脚边说道:“多谢沐家主提拔,草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大恩大德。”可他还是掩藏不住内心的欣喜,虽然不能娶那倾国倾城还拥有一座城池的沐芊墨,但能搭上沐家这条线娶了沐家嫡出的小姐,他更是惊喜万分。

         “便宜你小子了,不过这沐芊墨,我定要她死得很难看。”沐凌天微眯着双眼不断的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沐芊墨,他一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另一边

         陌寒澈,兮夜,沐芊墨以及灵狐坐在一辆马车内,陌寒澈想到今日那男子污蔑小墨的样子,就想立刻将他杀了,但好在小墨聪慧过人,并没有中计,不然他一定要沐家好看。

         “小墨,今晚幸好你聪明躲过了这一劫。”

         “小儿科的伎俩罢了。”这些伎俩不都是宫斗小说里常见的么,虽然她不爱看电视剧,但宫斗小说她还是看过几本的,这种伎俩在小说里常见的很,没想到居然让她给碰见了。

         陌寒澈双眼一直看着沐芊墨,夜晚是光线将她的侧脸照的更加美丽,他一时又看的出神,旁边的兮夜见状轻轻的推了推他,他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将自己的视线望向马车外,车内瞬间一片沉静。

         “小墨姐,今晚你唱的歌好好听啊,是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过呀。”兮夜见此情形有些尴尬,便开口的说道。

         “朱砂泪。”

         “朱砂泪?我第一次听呢。”

         “陌大少,斋月客栈到了。”马车外的下人突然将车停下说道。

         斋月客栈是沐芊墨如今所住的地方,她不愿回沐家,所以一直都住在客栈内。她微微说着:“我进去了。”

         说罢便牵着灵狐走进了斋月客栈,而陌寒澈还在马车窗边上盯着沐芊墨离开的背影。

         “寒师兄,我们也该回去了。”兮夜本不愿打扰寒师兄那模样,但这天确实好晚了,她都困了。

         陌寒澈缓缓的收回了视线便对着驾车的下人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