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身世之谜
        房间内的摆设还如当初那日一般,朴素的很,连一些该有的装饰也都没有,就好似一般丫鬟的房间那样。

         “墨儿啊,这些日子你去哪了,为何失踪了那么久啊?你可知道为娘的有多担心吗?”

         江夫人缓缓的靠坐在床边缘上,拉着沐芊墨的手又激动又担心的问道。

         “娘,我被人害至魔兽森林,不过我已经没事了,娘你别担心。”沐芊墨不想让她担心,不断的安慰着她。

         “是他!对不对?我就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们母女的!”江夫人愤恨的自言自语说着。

         “娘,他是谁?是...沐...凌天吗?”沐芊墨从她嘴里似乎已经猜出‘他’就是沐凌天,之前族比的时候,沐芷微就说是‘他’指使的,可他为什么呢?难道他当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所以才会如此?

         “墨儿,你...知道了什么?”江夫人惊讶的看着沐芊墨,难道她知道了?

         “娘,他...不是我...亲生父亲吧?”她试探着的问着。

         “这...唉~这都怪我,要不是当年因为那件事,你也不会如此。”江夫人叹息着自责道,她知道要不是因为那件事发生后,她们母女如今也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都怪自己当初犯下的错。

         “娘,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沐芊墨隐约感觉着这事一定不寻常。

         江夫人微微的摇了摇头,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思觉也该告诉墨儿一切了,她对着还在沏茶的绿儿说道:“绿儿,你出去吧”

         绿儿也明白夫人和小姐定有话要说,她自觉的将茶沏好放下便悄悄的退出房门,并将房门关起,便在离门口不远处站岗。

         沐芊墨将绿儿沏好的茶递给江夫人,将她扶坐在床上,便缓缓听她说着当年的事。

         “在我还是十八岁的时候,家里便将我与沐凌天定下婚期,可那时的我早已心有所属,自然不愿嫁他,可在父母的逼迫下,他的威胁下,我不得不嫁给他,但那时我还不知自己已经怀了你两个月,沐凌天一直将你视为他的亲生女儿,直至八年前,他才知道此事,他也因此非常的恨我们母女,所以墨儿,他才会如此对你。”

         江夫人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害得沐芊墨在沐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奴才,她愧疚的说着往事,她不断的想着,要是当初自己坚持下去,是不是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

         “娘,你说他威胁你?”沐芊墨微眯着眼睛抓住一个重点说道。

         “是啊,要不是他当初仗着沐家在朝廷的地位,将我们江家不断的打压,他放出话,只要我同意嫁给他,江家必定不会有事,我这才...”

         江夫人越说越伤心,她的眼泪已经开始不断的流出,为了江家,她牺牲了自己,却失去了真爱。

         “娘,那我的亲生父亲呢?”沐芊墨非常疑惑的问道,如果他是真的爱自己的母亲,那在她最为艰难的时候,他在哪里?这么多年来,他又曾来找过她?

         “墨儿,你父亲他的身份一直很神秘,至今我也不知他到底是谁,我出嫁那日他也曾来找过我,可我却狠心的将他赶走,我想他早已恨透了我吧。”

         江夫人她多年来,爱的始终是他,将他赶走那日,她足足的哭了一个多月。

         “娘,你别伤心,我一定会找到父亲,让你们重逢的。”

         沐芊墨看得出娘的心里还是一直爱着他的亲生父亲的,虽然她不知道原来的沐芊墨会如何想,但她如今已经顶替了原来的沐芊墨,她就一会让自己的亲生父母重新的在一起。

         “墨儿啊,你现在应该小心沐家的人,沐凌天早已经知道你不是他亲生女儿,按他的性格,他一定不会将你留在沐府的,娘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

         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她还不能忘记他,但如今她更希望的是沐芊墨能平安。

         “娘,害我们母女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定要他百倍偿之。”

         沐芊墨并不是只会保全自己平安的人,沐家早已经触动了她的逆鳞,别说沐凌天会继续陷害自己,连她自己都已经决定不会放过沐家了。

         “墨儿,你不能修炼,快别胡闹,他如今的势力已经远远超于之前了,最近似乎又搭上了神秘的组织,你千万不能和他硬碰硬啊。”

         江夫人听到沐芊墨的话连忙拉着她的手,担心的说着。

         沐芊墨也不说话,她轻轻的将母亲的手放下,直起身,聚集着自身的魔力,使得全身开始释放浓郁的橙色光芒。

         “墨儿,你...能修炼了?”

         江夫人立即惊讶的坐起身,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断的揉的眼睛,惊喜的说着。

         “娘,虽然我现在实力不够,但我也绝不会让沐凌天欺负到我们头上的。”

         沐芊墨瞬间收回自身的魔力,她听了母亲说的话,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孤立无援,看来要想对付沐凌天,还得培养着自己的势力才行。

         “夫人!三小姐!”

         母女俩本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却突然传来绿儿的声音。“怎么了?”江夫人开口道。

         “老爷派人来请三小姐前去大厅用餐。”绿儿在门口毕恭毕敬的说着。

         沐芊墨觉得这一定是个鸿门宴,但就算是鸿门宴,她也要去看看沐凌天到底想耍什么花样,她缓缓的说道:“好,我这就去。”

         “娘,我的父亲他叫什么?”她这才想起似乎都没有问她的亲生父亲到底叫啥。

         “冥炎。”江夫人慢慢的开口道,这名字已经就许久未从她口中说出了。

         冥炎?好!她沐芊墨记住了,待她五大世家比试完后,她定要找到她的亲生父亲。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示意她不要担心,便一人独自前往沐家大厅了。

         沐家大厅

         “爹,你刚为何要向沐芊墨认输,我是可以将她打败的啊!”

         此时的最先来到沐家大厅中的便是沐子皓于沐凌天,沐子皓便开始询问沐凌天今日族比之事。

         “你打不赢她的,子皓,你是沐家从小就认定的修炼天才,我是不会让你有丝毫的差错的,一场族比而已,输了也就输了,那沐芊墨能不能撑到五大世家比赛那天还未可知!”

         沐凌天阴狠的说道,他从来都不觉得沐芊墨可以活到那日,他可以害她一次,也定能害她第二次。

         “爹,您是意思是?”沐子皓似有所理解父亲的话,难道这场饭席?

         “切不可莽撞,待会见机行事。”沐凌天一脸心机的样子嘱咐着沐子皓。

         “是,爹!”沐子皓心中也瞬间有了对策,他嘴角一扬心里盘算着待会算计沐芊墨。

         大厅中开始陆陆续续走进人,两父子瞬间收起算计的脸,纷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除了沐芷微不能来之外,其他沐家的人也都陆续到场,这时,紫长老带着他的两个师弟也走进大厅。

         大厅内所有人都起立相迎,沐凌天更是毕恭毕敬的说道:“紫长老,请上座!”

         “嗯!”紫长老微微的开口回应着,他一人前往上座坐下,而其余的两个师弟则坐在他身旁。

         “都坐下吧,还有人没到齐吗?”紫长老刚坐下便缓缓的说道。

         “沐芊墨还没来!”不知是谁率先开口说。

         “可有派人去喊?”

         “禀告紫长老,半个时辰前就已经派人去叫了。”

         “那为何现在还没来?”紫长老皱了皱眉。

         紫长老的话音刚落,便从门外传来沐芊墨的声音:“可是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