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关系
    云卷是否真的体弱,文静不知道,但是文静的月钱没扣,唐致远说靠着文静的一锅鱼汤检查出两个孕妇,无过有功,赏两个月月钱。

     后来,丁婧诗在钱嬷嬷的帮助下做了一系列安排,将云卷升为妾,安排一个小丫头伺候,没生孩子之前就听大夫医嘱,不用请安,在屋里卧床养着,云舒从厨房调到唐致远身边伺候,清雅包圆了厨房,以后厨房里的厨娘丫鬟都要听丁婧诗的管理,因为自己怀有身孕,将准备了很久的柳织派去伺候唐致远,然后提为妾。

     唐致远没成亲之前和云卷办完事都会给云卷喝药,没想到云卷阴奉阳违,在嫡妻前面怀了孩子,害的他去丁府请罪,无论云卷生出来是男是女,以后都是他的污点,唐致远心中对云卷产生厌烦。

     唐老爷唐夫人轮流教育一顿唐致远,更是没脸,为了补偿丁婧诗,把云卷的家生子的文契交给丁婧诗。

     唐夫人甚至开口等丁婧诗生下孩子,就让丁婧诗掌家。

     唐夫人对丁婧诗大度的提云卷为妾,好药哄着,孕期安排小妾给唐致远,颇为满意,苦了谁都不能苦了唐家儿子和未来的孙子。

     云卷可能是因为这次鱼汤吐的太狠了,孕吐反应的厉害,人迅速瘦了下去,唐致远来看她的时候,她正吐的昏天黑地,没有病美人的姿色,脸上长了不少孕斑,脸色蜡黄,屋子里的味道更是熏人,唐致远看了一眼就走了。

     文静有时送药材去的时候正好碰上,笑嘻嘻的和唐致远说“这些药材都是仁和医馆的大夫亲自开的保胎药和补身子的药,老贵了,云姨娘身子不好,少夫人特地跟大夫说,只求疗效不求价钱,希望云姨娘肚子里的宝宝平平安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