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点子
    “奶奶,你吃过了吗?”文静不想对文枝没礼貌的事情发表意见,她那?33??臭脾气就是老太太和刘氏宠出来的,说再多也没用。

     “哦,我吃过了,静丫头,我去山脚拾些柴火,你在家里看门,好好带你弟弟。”老太太找出麻绳,径直走出门。

     “那奶奶我还没吃饭呢,我的饭呢?”文静知道老太太这架势是不准备提午饭这事了,但该问的还得问,省的老太太多想她是不是在外面偷吃过了。

     “不是有蛋了吗,那么大的一个还不够你吃的呀。”声音越来越远,老太太已经走了。

     醉了,真是醉了,一个蛋管什么用,要省粮食也不是这样省的,文静简直是气乐了,幸好她有了农场,要不然在这个时代,她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看了一圈周围,家里静悄悄的,人应该都出门了,没听见机杼声,小姑姑也不在,正是好机会。

     打开光屏,收获制作,卖出等待,一边带着文科,一边玩农场。

     文科看不见农场,只看到文静的手指头在空中点来挥去,还认为是在和他玩,笑得哈哈的,萌的文静对他的小脸蛋猛亲了几口。

     “文科,来,再走两步,走两步有奖励呦!”

     文静拿着蛋蛋引诱文科,文科听到有吃的表示不就是走两步吗,没问题!

     文科挥开文静的手,屁股扭呀扭,走了四五步,就瞧地上一坐,看着文静,意思好像是,我走了奖励呢?

     文静头都冒汗了,小孩子真是天天都有惊喜,没想到不要扶着都能走两步了,她还担心的虚拦着,就怕一不小心摔着,这孩子倒是聪明,走不了了就往后一坐,省的摔!

     小孩子的屁股蛋子不怕冻,但是坐在地上不干净,文静把小板凳拿过来让文科坐着,自己剥开蛋壳,拿着蛋蛋喂他。

     文静也想吃鸡蛋,但是她还有好多在农场里,不必急于一时。

     文科用他的小牙把一整个鸡蛋都磨完了,尤其吃到糖心的时候,大口大口的样子感觉特别香。

     两人做了一会儿运动,文静让文科解决生理问题之后,文科打了个哈欠,看样子是又困了,想睡午觉,文静慢慢牵着他回屋,文静好不容易把文科推上床,就在这时,文科叫了一声“杰~”

     文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文科是在喊她,连忙激动的说。

     “文科,再喊一声姐,再喊一声。”

     文科歪歪头,睁着纯真的大眼睛,张嘴努力的蹦出一个更标准的音“姐。”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文静的心里酸酸甜甜的,就像努力的目标终于得到了,对姐姐这个身份有了归属感。

     “文科好厉害,会喊姐姐了,太厉害了!”文静一把把文科抱住,不停的夸奖。

     文科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能听懂文静在说什么,听到夸奖,他高兴的呵呵笑。

     一番兴高采烈过后,文静开始教文科说‘爹娘’。

     “爹。”

     “的。”

     “爹。

     “哒。”

     “不是哒,是爹。”

     “爹。”

     “很好哦,文科好棒,接着说‘娘——’。”

     “昂。”

     “娘——”

     “乃”

     ……

     “算了,娘这个音不好念,喊妈妈也行,‘妈——’”文静教了好多遍,文科就是不会喊娘,无奈放弃。

     “麻。”

     “这个就是好学,文科已经很厉害了,是姐姐要求的有点多,今天爹娘回来,文科也要表现一下呦。”

     “丫丫,哈——”文科打了个哈欠,眼睛慢慢闭上,他今天好累呀。

     想到被窝里的奶粉罐,文静皱起眉头,总不能每天抱着奶粉罐睡觉吧,得找个地方藏好了,不能被发现了。

     家里没钱,文静这一房不受重视,家具都是杨氏的嫁妆,有什么东西都是一目了然,可不好藏东西。

     文静思索了一下,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地方。

     她所在的沭河村属于北方,冬天最冷能达到零下十度。家贫只能睡土炕,土炕没有建造灶台,是因为房子是公中出钱,为了省钱,老太太当然不会多此一举,而且有了灶,儿媳妇就不会对厨房的事情上心,不便于她的管教,哪怕她再怎么心疼公中的粮食,也不会让各房开灶。

     只要不分家,就绝对不分灶。

     虽然是北方,但冷的时间不长,省柴火的农家早就停火,烧柴的洞都关上小门,防止有老鼠进去做窝。

     文静利索的从她的被子里掏出奶粉罐,爬下床塞进炕洞里,使劲往里推,推到确保外面看不见,自己能拿出来的位置。

     拍掉手上的黑灰,文静爬上床。

     看着睡着的文科,慢慢的也有了睡意,趴在文科旁边跟着睡着了,她也累了。

     一场美梦。

     等文静睡醒的时候,文科正望着天花板傻笑。

     现在正是吃香椿的时候,山脚的香椿树早就被村里的孩子们摘光了,文静打算下午向山上走走,可惜现在文科还小,下午肯定是去不成了。

     文静无聊的打开农场,操作一会儿,提现两瓶牛奶,姐弟两人一人一瓶。

     第一次接触牛奶的文科适应良好,一瓶牛奶咕噜咕噜的下肚,喝的小肚子鼓鼓的。

     剩下两个牛奶瓶让文静犯愁了。

     这时光屏蹦出一些文字。

     ‘是否回收玻璃瓶,一个玻璃瓶一个金币。’

     文静真想给农场点赞,太贴心了有没有!

     喝饱了之后,文科就在床上默默的自嗨,他一向很好带,只要不饿着,不尿裤子,他都会保持安静,真是省心。

     翻出杨氏的针线盒,里面有杨氏从QH县的布铺买回来的红线,得空时打络子卖两钱。

     络子就是中国结。

     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各种寓意各种作用的络子层出不穷,不仅编的好看,名字也起的好听。

     日常所见的轿子、窗廉、帐钩、扇坠、笛箫、香袋、发簪、项坠子、烟袋以及书画挂轴下方的风镇等等日用物品上,也都编有美观的装饰结子。

     像杨氏这样的贫民人家,只会打最平常的结,配上流苏,这也是县里普通人家常用的装饰品。

     文静上辈子学校组织活动,去小区免费测血压,测血糖,在小区居委会活动室看到展柜里摆放整齐的中国结艺术品,精美绝伦。

     当时就把文静的兴趣挑起来了,那些展览品不光是手链耳坠项链,还有各种花草动物,每样展览品生动形象,是小区老人们的得意之作。

     学习之余,文静也买了一大堆玉线缠缠绕绕,琢磨好一段时间,称不上精通,只是每种结形都以记在心里。

     毕竟只是兴趣,文静也没接着往下练,但是中国结这东西,只要会基础的,大成品也能琢磨出来。

     QH县不是什么大县,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络子,现代中国结款式多,文静只要挑一些小号的挂坠络子打就可以。

     杨氏只买了红线,文静想想选择一款红枫叶样式,简单又好看。

     当文静编完一个的时候,老太太回来做饭,小姑张东兰不知道从哪里回家了,窝在屋子里织布,文静没心思搭理她们,呆在屋里接着编。

     家里在地里干活的男人女人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太太不舍得点油灯,便按人头盛饭,盛完了自己端回屋吃。

     吃完之后,把碟碗放到做饭铁锅里,由轮值的儿媳妇洗碗。

     其实今天轮到刘氏在家里干活,但是地里需要人手,不能让老太太干重活,所以老太太在家忙活,晚上的碗还是要由刘氏洗。

     洗完碗,还要洗老爷子老太太张东兰的衣服,没有水就要去村西头的水井打水。

     农家人的衣服不是一天一洗,衣服越洗越容易坏,有破洞就打个补丁,这年头布也不便宜。

     今天刚好刘氏要洗衣服,有张东堂帮着,很快就忙完了。

     杨氏喂饱文科搂着他,看着文科眉清目秀的小模样,在看着乖巧懂事的大女儿,心里甚是欣慰。

     张东轩则是抱着文静,和媳妇唠家常。

     “家里的地再有两三天就可以忙完,到时候,我去山里抓些野物砍些柴火到县里卖,还要和村里的大虎哥喝俩盅,让他帮忙介绍县里的短工。”

     “嗯,天越来越暖和了,一会儿我把去年的春衣拿出来,你穿一下试试,不合适的我再改改。”杨氏一听到张东轩又要喝酒,就愁的不行,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妇道人家哪能管住男人的事,只能关心关心其他的了。

     文静在张东轩怀里扭扭扭,嫌弃张东轩身上的臭汗味,只能找借口蹦下来,蹦蹦跳跳的拿出今天下午的成果,四个红枫叶挂坠络子。

     “娘,我今天瞎想出一种新络子,你看看。”献宝的递到杨氏面前。

     杨氏也不点油灯,习惯黑暗的眼睛清楚的看到手上的枫叶络子,很是逼真,她可以肯定,县里的市面上还没有这个图形的络子,如果拿去成衣店,说不定能比平时的络子多卖几文钱,可是……

     “这个络子很漂亮,我儿真是能干,可是这个络子吃线,用的时间也不短吧,线和时间也是本钱呀。”杨氏没有责怪文静乱动她的针线盒,对小小年纪就能想出新络子的女儿她只觉得高兴,女红在以后谈婚论嫁的时候可是女儿家增值的资本呢!

     “娘,这样才能多卖点呀,络子这东西很容易学的,我现在多做点这样的,你先卖出去可以卖的贵点,以后咱就不做枫叶的,我再想想其他的。”文静知道古代人手巧,学这些学的很快,她要留一手,一次只做一种,多做一些先卖出去。

     “那娘和你一起做。”杨氏温柔的抚摸文静的小辫子,对女儿的想法表示支持。

     “那娘,我做的络子能不能得来的钱算我的,我把用你的红线钱给你。”文静眨眨眼睛,咽一口口水,开始使坏,私闷闷的告小黑状,上眼药水。

     “为什么?”杨氏疑惑。

     “我要存钱买肉包子吃。”文静天真的说。

     “今天我在人家地里捡了一斤的麦子,挖了好多的五斤左右的野菜,还捡到三个野鸟下的蛋,我和奶奶说好要一个蛋,和弟弟平分吃。可是奶奶除了给我一个蛋,中午就没让我吃饭,我把蛋都给弟弟吃了,后来好饿好饿哦,我想吃肉包子,但是没钱,我不想花娘辛苦攒的钱,只能自己挣钱了。”

     文静说的条理清晰绝对没有添油加醋。

     “我的儿呀!”杨氏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那里想到老太太居然如此狠心。

     中午,他们在地里等到怒气冲冲的张文枝,张文枝一开口就是什么老太太偏心,给文静鸡蛋吃不给她,还对她凶怎样怎样的。

     弄得刘氏对杨氏横眉竖眼的,杨氏还不晓得咋地了,中午少吃一点,让给刘氏娘俩吃,心里想着,老太太私下里给文静个鸡蛋,她少吃点也没关系。

     结果这真是偏心,可是心偏到大房一家才对。

     “只要是你做的络子,得钱都是你的,不用上交了。”杨氏看了一眼黑着脸的张东轩,立刻决定。

     “……”张东轩沉默了,他也觉得自己娘做的不地道。“这样不太好吧。”

     “娘可没说孙女挣的钱也要上交。”杨氏难得的反驳了张东轩。

     “谁家孩子有我家静丫头能干,五岁的年纪就带着一岁的弟弟,去地里山脚捡麦子挖野菜拾野蛋,还能编出新络子,最后落得连饭都吃不上,还要被大哥家的枝丫头冷嘲热讽的,那个枝丫头都快要相婆家了,跟她娘一样懒,眼皮子浅……”

     杨氏越说越气,越说越来劲,唠叨的张东轩头都要大了,忍不住要开口打断杨氏。

     “娘,没事,我多编几个络子,买好多的肉包子,给爹吃,给娘吃,给弟弟吃。”文静看着张东轩要发火的样子,连忙卖乖打断夫妻两人的思绪。“爹,今天文科会喊爹了。”

     “真的吗?宝贝科蛋,来爹抱抱,叫声爹来听听。”张东轩转移了注意力,一把从杨氏怀里把文科抱过去,逗着文科喊爹。

     文静则是趁机爬到杨氏怀里坐着,土炕那么硬,才不要坐嘞,现在她是小孩子,自然是要和娘培养培养感情。

     她本身就是一个爱撒娇的人,哪怕上辈子二十岁了,被宠大的文静一点都不排斥被父母抱着,更何况,杨氏长相和性格和上辈子的妈妈一模一样。

     “爹。”文科乖巧的喊了一声,再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张东轩的男人心都要融化了。

     父子两人的背景绽放了一片粉嫩嫩的紫薇花。

     文静看到杨氏期待的的眼神,对她说“娘,文科不会喊娘,但是他会喊妈了。”

     杨氏笑了一下说“不急,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也许过两天他就会了。”

     那你还眼巴巴的看着……

     看到杨氏和张东轩慢慢的对上眼,气氛正好,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的文静抱着针线盒,多穿一件小袄子,有眼色的跟杨氏说屋里太暗要去院子里打络子。

     杨氏放心自家稳重的大闺女,再说就在家里也没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夫妻生活。

     坐着小板凳,默默的打络子,现在大约是七点左右,还可以打两个小时,估计十个月之后她又能有一个弟弟或妹妹了。

     啥,文科,孩子还小,不懂事,作为电灯泡,他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