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命运伊始3
        宝莱山上,碧色的荷叶中辉映着点点的粉色水华,在这大片大片的水华中间突兀的伫立着一株灰色的水华石像。

         袅袅的水雾慢慢升腾起来,在这一片水雾之中,那碧色的荷叶似是更加的青翠了。那满池的碧绿似乎是有生命般的蔓延到了石像之上,那灰色的杆子也变了颜色。

         同时,在那远方远游之人似是看到了这变化,低低的嘀咕了两句,便向着远方离开了。

         唐府之中,此时杨氏打理完这一整日的琐事,带着女儿和厨房里为老夫人做的好克化的吃食往老夫人那聊表孝心。

         “琬琬,自你生病以来,你祖母也是为你操碎了心,今日你既然出了院门就不该只在娘亲这里用膳了,和娘亲去祖母那陪你祖母可好?”说着也不等琬琬说话,牵起琬琬的手就要往外走。

         边吩咐小丫鬟做事,“来人,先去老夫人那通禀一声,我和小姐一会儿去陪老夫人用午食。”

         “娘亲做主就好,琬琬听娘亲的。”唐琬笑着说道,随即便也挽了杨氏的手慢慢往老夫人的院子行去。身后的一众丫鬟婆子也忙跟上。

         唐府的老祖宗便是这杨氏的婆婆,也是琬琬的亲祖母。住在这唐府的福寿院,名字虽是起的通俗简单了些,却也是下面这些做孝子贤孙的一片赤诚之心了。况这福寿院算的上是这偌大的唐府之中最好的一处院子了,景致位置风水都是极好的。

         这福寿院,名字虽是俗气了些,可这院里的景致却是雅致得很。

         进了这院子,便是两行翠竹夹道,这翠竹乃是海外运来的金丝竹,不似地方上的竹子那般粗狂高大,只成人高的竹子,却是翠色中透着丝丝的金色,端的是富贵样子。

         中间一条羊肠小道,选的个个一般大小的鹅卵石铺设其中,小道直通老夫人屋前。在这之间有夹杂着几条小道,却是通向不同的景致。每条道路不同季节自有下人小厮换上合适的花草。

         西北角种了几株从海外送来的荆挑,这个时节正是开的灿烂的季节,偶尔有微风从花丛间吹过,带下了朵朵花瓣,真是美不胜收。

         走到小路的尽头,正值妙龄的小丫鬟早已等在屋前。待见了唐琬和杨氏,忙行了个礼笑道:“夫人,二小姐,老夫人在屋里等着您呢。二小姐身体好些了吗?听到您要过来,老夫人一直让婢子在这候着您呢,您快进屋吧。”言罢打起了帘子让杨氏和琬琬进屋。

         “祖母,琬琬来看您了,琬琬这几日没见您可想您了。”说着像一只小彩蝶飘到端坐在黄梨木高几旁的唐老夫人怀中。

         而那唐老夫人看到飘进来的孙女,脸上的笑意也是一直没有下去。

         等到琬琬走近,也不等她再说什么行礼的话,搂着唐琬说道:“祖母的乖乖,听丫鬟们说你昨夜又做噩梦了,看看这又清瘦了些,想吃什么只管跟祖母说,可得好好吃饭,把身子养好。”一边摆摆手免了杨氏的请安。

         “祖母,琬琬省的,琬琬这是觉得清瘦些才好看呢。”

         “咱家的孩子可不兴外头的女孩子那套,小孩子就得有福些才可爱,今日在祖母这里用午食,就陪祖母多用些。”

         “祖母,琬琬知道的。”

         “好了,人齐了上菜吧。琬琬,今日祖母让人做了你喜欢的桂花蜜藕,一会儿让丫鬟给你布些。”说完,便和琬琬及杨氏移步到桌前。

         听到老夫人的话,一旁伺候的大丫鬟忙招呼婆子把今日的吃食一一送上。六道凉菜先头上来,慢慢再上来八道热菜。有眼色的丫鬟也在旁边帮忙,把各个主子喜欢的菜色放在主子面前,也方便丫鬟布菜。

         食不言,寝不语。一直是唐府多年以来的规矩。

         三人静默用了午食,看老夫人停下了筷子,琬琬和杨氏也就停箸了。一众丫鬟伺候着漱口净手之后,看琬琬有些靡靡的神色,让琬琬先到后面的软塌上先歇息歇息再出来说话。

         琬琬今早也是没有休息好,便也没有推辞,便由丫鬟扶着去了。

         待唐琬离开了屋中,唐老夫人看着唐氏脸上有些低迷的神色“行了,你也回去吧,你也回去歇息歇息,你要是病了,琬琬更是难过。”

         知道唐老夫人是真的心疼他们这些做晚辈的,杨氏倒也没有推辞。“媳妇知道,娘您歇息吧,媳妇告退。”

         看着儿媳告退离去,老夫人也是捏了捏额头,这儿媳自嫁入他们唐家,这么多年来把家里也打理的也是有条有理,就是这么多年只生下了一子一女,虽说都不是那平庸之辈,可这偌大的唐家,以后这哥儿也没个亲兄弟一个人怎么支撑。

         想着也是烦恼,索性也不再深想下去,由着丫鬟服侍着歇了。

         “夫人,外面来了位老先生,说是来助小姐渡过难关的。”杨氏刚躺下,就听到紫雾禀道。

         “你去派个人去把老爷请回来,就说家里有事,再把那人请到兼济院,不可带到这后院来,让他稍等,等老爷回来再说。”说完也不看紫烟,又略躺了躺便起身了。

         一刻钟之后和唐鹏一起在会客厅见了紫烟口中的老先生,这唐鹏就是这云州郡的郡守,也是琬琬的父亲,这唐家的当家人。

         唐鹏一进屋子就看见了端坐在屋中的人,鹤颜白发,虽是上了年纪却也是精神抖擞,那一身的气派,倒是让唐鹏信服了几分。

         “老先生久等了,杨某适才赶回来,不知老先生如何称之?”说着,坐到了主坐上,丫鬟忙端上香茗。

         “老朽无名氏也,今日来此也是为了府中的小姐。”

         放下抿了一口的茶水,唐鹏问道:“不知老先生如何为我儿消除这孽障?”

         “这孩子命中该有此一劫,这已不是你我可以改变的了,便是能做的也不多,只能慢慢消弭,今日此番也是命里合该我走这一遭。你快把小儿唤出来吧,时间无多,也好早些解决好上路。”

         虽然不知道对方卖的什么关子,但是唐鹏还是命人把琬琬叫来。这老头看着气派,这话语又故作高明,也不知信得信不得。不管怎么说,反正在这杨府之中,难道还能出什么问题,这也是唐鹏敢把女儿叫出来的原因。

         双方无话,静静地喝着茶。

         走进来的女娃,穿着一身粉色的八幅罗裙,一走动,那裙摆上的蝴蝶似是随着步子飞舞了起来。额头光洁,像那上好的白玉,那小扇子一般的睫毛盖住了一双栩栩如生的杏眸,挺翘的鼻子像那高耸的山峰,一点朱唇不点自红,端端是一位无双美人。

         头上也不似别的小姑娘一般挂金戴银,只用了个簪子固定住一头青丝,耳上带着两颗粉色的珍珠耳环,看得人清新亮丽。走起路来也是不疾不徐,看到这里,老头面色不动,心里却是点了点头,虽是天道注定,可是如此之人也算是不辱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