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学习学习2
        次日清晨,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休息了一夜的鸟雀向着天边飞去,似要迎接清晨的第一束阳光,而在昨夜觅食饱餐了一顿的动物也纷纷回洞穴中了,只等好好休养生息,夜间再出来活动。

         唐琬也慢慢醒过来了,虽然现在没有小丫鬟唤她起床,但是这大家闺秀就很少有那睡觉睡到太阳升的老高才起床洗漱的,唐琬自是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日都是时辰到了自然就醒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在生病的那段时间,日日夜夜在噩梦里挣扎,连挣脱梦境都需要别人的呼唤,自然是醒不过来了,但是病人嘛,也没人挑她的理。

         唐琬躺在床上,等本有些迷糊的双眼渐渐清明起来才慢慢起身。说来唐琬也是个坚强的,乍然从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家小姐,到现在的事事都得亲力亲为,却也没有自暴自弃,日日以泪洗面。

         也不知是真的心性坚强,还是知道无论自己怎样悲伤却还是改变不了什么。但不管怎样,在遇到自己无力反抗,不知境况的情况下,能这般随遇而安,不急不躁也是极好的!

         拿过睡前放置好的衣物,慢慢穿起来,幸好这衣物比之前在家中穿戴的要简单许多,不然也是一大麻烦。

         穿戴整齐,随意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找出青盐,细细洗漱了一番,才觉得自己清醒了过来。

         这清洁术虽然简单方便,但难免让唐琬这种久在凡尘之人没有真实感,唯有这般犹如还在家中的做法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在某个荒诞的梦中。和家中的不同,也让她意识这并不是家里。

         一出洞门,便看见石宗衍站在外面,“师兄,你怎么来了?”

         “师叔说你今日要去听课,想着你还不会御剑,我趁早来教你的,正好和你说说学堂的事。”冲着唐琬微微一笑,答道。

         拿出一个小舟,先时只有核桃大小,慢慢竟然变到和正常竹舟一般大小,看的唐琬只觉得造物的神奇。

         “这小舟是送你的礼物,贺你步入这修真的大门,可不要和师兄客气。”

         石宗衍这么一说,唐琬倒是不好拒绝了,毕竟这人情往来,无论是在哪里都是不能避开的。

         这样,唐琬倒也就大方接下了,只等以后寻了好物什,再送给石宗衍。

         “这御剑诀你学了吗?没有这御剑诀是不好御剑的。”

         “学了的,师兄,只是之前没有飞剑练习过,正好师兄送的小舟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可要好好谢谢师兄了。”

         “你我师兄妹之间不必客气,也是这物件和你有缘,既是知道御剑诀,那就开始练习吧,也好早点去讲堂。”这小舟乃是石宗衍偶然得来,正好唐琬需要也就送给了她,这送礼并不是就需要送多么贵重的礼物,这般合心意自然是最好的。

         当下,石宗衍便开始示范起来,慢慢带领着唐琬练习。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稳,练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就已经很稳当了,这种东西自然是熟能生巧。

         看看时辰,便也不再继续练了,只招呼了唐琬准备去讲堂了。

         两人上了小舟,唐琬才发现时间竟是悄悄过了快一个时辰了,也不知会不会迟到。

         石宗衍似是知道唐琬心中所想,说道:“师妹不必着急,这讲堂主要是给刚来的小弟子们讲课的,而这些弟子都是要领一定的事的,所以讲课时间都要晚上一些时候,这个时间去正好。”

         听了一番话,唐琬对这修真界倒也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之前唐琬一直以为这修真界人人只注重修炼,没想到和凡界也是有相似之处的。大概这其中有天赋之人,例如这石宗衍和她自己便不必领什么差事,宗门也是大力培养,大道未成之前也不需要他们做些什么,只需一心向道即可,而那些天赋差劲的,便只能看各自的际遇了。

         一路上,石宗衍细心的给唐琬指了每日去讲堂的路,毕竟石宗衍也有自己的事,也要修炼,不可能每日这般来接送唐琬。

         今日之后,唐琬就得靠自己了。所以趁着机会,石宗衍也给她讲了各个方向,指了各个殿门,也远远的指了他的洞府,只邀唐琬有时间去坐坐。

         两人一路行来的速度可谓龟速,还是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到了,远远看到讲堂的门口,石宗衍便招呼唐琬停下小舟。

         这人都有嫉妒心,今日是石宗衍送唐琬过来,难免不会有人认出他,进而针对唐琬,虽然不会出什么大事,但是也难免让人有些恶心,也省的有心人利用唐琬,这修真界的残酷比之人界不知要惨上多少。

         大道难成,修真者千千万,然而这成道者万不存一,天道无情,人心莫测。

         这些个能避免的麻烦自然是没必要非要试试,“师妹,师兄就送你到这里了,你走过去就到了,这玉简你拿着,里面有宗内的地图,免得你一个人不认路,这两只纸鹤你收着,若有什么想要和我说或是要寻我,你让它们来就可以了,去了讲堂要好好悟道,莫要被其他人干扰了内心。若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来问我。”

         说完,和唐琬道别走了。

         唐琬目送石宗衍离去,才不疾不徐的往讲堂走去,既然时间不着急,那么唐琬自然不会落下骨子里的大家闺秀作风,这走路的速度姿势当初她可是练了好久的,务必要刚刚好。

         走进讲堂,只觉得和私塾还是有些相似的,大概因为都是言传身教的地方,所以都有几分相似。

         门口贴了讲堂的规矩,时间是石宗衍和她说过得,自然是一般无二,而且这讲堂并不是每人每天都要求一定要到来,你有时间自然可以来,若是你今日的活还没干完,那么就是来不了的。

         若是迟到了,只需自己安静的进去,不要吵到其他人,自己找个地方也是可以继续听课的。

         这些规矩真的是算的上宽松了。不过这时候的唐琬不知道,这地方只是给外门的一些杂役弟子讲课用的,自然是松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