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回,难产鬼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张复成师徒来一处山腰开阔处。

         一直啼哭的婴儿没了声响,张复成师徒心中大为宽慰,他终于不再吵闹;一路上哭哭啼啼,害得他们交谈的心思俱无。

         黑夜是阳人歇息的时候,阴人活动的时候,特别在深山老林中;凡人日升而作日落而息,天定的规矩,除非不得已,活人不得骚扰山林鬼怪。

         开阔处下方有条小岔路,弯弯曲曲地往山下延伸,张复成师徒站在一处高崖边,四处眺望,寻找落脚处。

         几点微弱的火光在不远的半山腰上显现。

         有火光的地方,必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必有城隍庙,大小各异而已,张复成师徒踏上小岔路,他们走了半天,困了。

         大山里,看似很近的地方,走过去要费半天功夫。

         天已经漆黑,天空中星辰点点,明月还未高升,张复成师徒点燃火把走路。自打老阴山遇五行鬼母后,他们时刻在行囊中备了油松木,不论如何厉害的鬼怪,多少顾忌烈火。

         那边山腰上的灯火,看起来可以走两步就到了,实际上张复成师徒二人上山下坡又走了小半个时辰,算是真正的到了。

         小村子中的人家不多,不过二十来户,家家关门闭户,有亮灯的,也有不亮灯的,非常的安静。

         不过酉时,闭户熄灯,大山中的人总是歇息的早。张复成师徒走过几户人家,一个村民也未遇到,连问声话的机会都没有。

         一条大黄狗猛然从阴暗中窜出,对着张复成师徒汪汪大叫;紧接着,村中另外的地方又响起几声犬吠声。

         张青飞惊吓的够呛,躲到他师父身后,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说话都不利索:“师,师父,狗。”

         张复成常遇到这事,他站在原地,聚齐中气,喝道:“黄傻,住嘴!”

         那狗立刻止住叫声,灰溜溜地跑了。

         这边的狗不叫了,那边的狗声跟着停住。

         张复成站在原地呆一会,村中无人开门出来,屋中了无声响;他不仅寻思:“奇怪,这村中有点古怪,一般人家,听到狗叫声,就算不出门查看,也会吼两句壮胆吓唬人。我再走两家,再遇不到人,不得已要敲门打搅他们了。”

         张复成师徒转了一个弯,明月刚初升。微微光亮下,一个黑影出现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家房舍前。

         这家没有亮灯,那黑影一动不动。

         张复成寻思:“前面的是人是鬼?那家情况不对劲,按理说,掌灯这个点,下乡人都已归家,他家假使有人,这会应该是在吃晚餐,岂会站在黑灯瞎火的屋外;如果已经睡觉了,房门前怎会有人影?”他放慢了脚步。

         走得近了,张复成师徒听到了轻轻地缀泣声,时断时续。

         张青飞小声道:“师父,鬼哭!这个村子闹鬼,难怪没人敢出来。”

         张复成道:“徒儿,那不是鬼哭,是一个老妇的声音。”

         火光照耀处,一个身着白衣白裤的老大娘坐在房屋前的石台上捂住脸哭泣。

         张复成踌躇:“这老人家中有白事,不好贸然打搅。还是再往前走走看。”他扫了一眼房舍,起了另外的想法,“奇怪,她家大门小门没有挂白灯笼,挂的是红灯笼;也没有贴白挽联,不像是有丧事。要说她在守孝其间,大半夜的在房子外哭什么,要哭也是在先辈灵前哭,我走了大半辈子江湖,从未遇到这种不合情理的现象,去问一问。”怕吓到老妇,他特意加重脚步。

         老妇停住哭泣,抬起头擦眼泪,盯着张复成师徒看。

         张复成行礼问道:“老人家,老道叨扰了,敢问你村的城隍庙在何处,还劳驾为我师徒指点一二。”

         老妇站起身,直愣愣地盯着张复成,道:“天色这么晚了,老先生要去城隍庙作甚?那里除了有泥菩萨,没有值钱的东西。”她的声音很沙哑,伤心过度所致。

         “她这是当我们是夜半君子。”张复成苦笑一声,道,“回老人家的话,我师徒二人去城隍庙不为金银钱财,只为歇息一夜,明日好上路。”

         老妇道:“老先生真怪人,半夜怎么会去城隍庙过夜。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张复成答道:“老人家,我师徒是远游的山野道士,从宝台山来,要去安庆县。”

         老妇颤声道:“老先生,你说你是道士?”

         张复成道:“正是,出家人不说谎话,我师徒二人都是道士,略通道法皮毛。”

         老妇一把拉起张复成,道:“老道长,借一步说话。”

         张复成不明所以,还是跟老妇来到离房舍远处的地方。

         老妇跪在地上低声哭泣道:“老道长,老身跪求你救救老身儿媳!”

         “这定是有一起闹鬼的事。这年头,鬼怪这么多,天下怕是要出大事。”张复成说道:“老人家,起来说话,你需得把话说明了,老道才好助你。”双手拉起她。

         老妇抽泣道:“老道长,老身的儿媳中邪了,命将不久,还请你救命。”她又要跪下去。

         正如他料想一般,张复成拉住她道:“老人家,宝村叫什么?村民姓氏?夫家贵姓?您老娘家名?令贤媳如何遇鬼的?烦你老说过一起明白清楚。”他一口气问了六个问题。

         老妇记性好,接连回道:“老道长,此地叫做赵家村,家中男人都姓赵;老身夫家名叫赵老关,老身贱名朱桂花,犬子名叫赵小关。说起儿媳遇鬼的事,都是家门不幸,说来悲惨。”她悲声大起。

         厄运降临在半个月前,赵老关和赵小关和往常一样,早早的去坡上干活路,朱桂花和儿媳在家办弄伙食。

         日上三竿,到了吃早饭的点,朱桂花因要伺候畜生走不开,只得派怀孕媳妇去给丈夫和儿子送饭;她媳妇去和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到了半夜,哀嚎不断,说是腹中刀绞一样。

         赵老关父子火急火燎、连夜赶往镇上请大夫,到了清晨辰时,他们回到家。

         赵家媳妇哀嚎一晚上,惊动左邻右舍,都来探望,里里外外站满了人。

         望闻听切,大夫样样做尽,他头摇的像是拨浪鼓,说是赵家媳妇脉象平稳,没有病根,腹中疼痛应该是走路导致胎动引起,开了安胎药,飘然而去。

         赵家媳妇吃了药,说是肚子不疼了,赵家老少三口放下心,照老样子过日子,不再让她出去走动。

         这天晚上,酉时末尾,天将将黑,赵家四口正在吃早饭,赵家媳妇捧着肚子,大喊大叫,疼得满头大汗。

         朱桂花放下饭碗,急忙去熬药;赵家两父子端水擦汗,忙过不停。

         赵家媳妇一碗药喝进肚子,止不住疼痛。

         赵家人慌乱,怕她昨晚动了胎气,要流产,慌忙去请稳婆来家。

         从天黑一直守到清晨,赵家媳妇只是肚子疼,丝毫没有流产的征兆。闹得接生多年的稳婆一头雾水。

         赵家父子打发稳婆回家,做了一副担架,抬着媳妇上县城找大夫。

         行到半路,赵家媳妇说是肚子不疼了,闹着要回家。

         赵家父子不放心,坚持抬媳妇去县城检查身子。

         赵家父子走遍整个县城,寻了不少家大夫,无一人找到赵家媳妇的病根,全是开了止痛的药和安胎药。

         无奈下,赵家父子抬着媳妇回家。

         一连几天,每到天黑时分,赵家媳妇肚子就疼痛的厉害,止疼药和安胎药吃了全无效果,到了白天,自然好了。

         大夫看不出病因,赵家几口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心中忧虑不安,又无可奈何。

         赵家媳妇叫喊的声音吵得附近邻舍不得安宁,他们心生怨言,说出闲言闲语。

         一个与赵家想好的邻居给他们出主意,她猜测赵家媳妇是中邪了,去请道士和尚来做场法事。

         急病乱投医,赵家父子听信了邻居的话,去远处找了一个当地有名、外号李半仙的道士来家做法。

         李半仙来了以后,有模有样地看了赵家房舍和赵家媳妇,说是她被冤鬼缠身。

         赵家人吓得心慌慌,封了厚礼,拜请李半仙作法捉鬼。

         李半仙又是摆法坛供奉三清,又是杀猪宰羊斋天上诸神仙,从早上闹到晚上。

         天黑以后,赵家媳妇肚子不再疼痛,赵家三口欢天喜地拜谢李半仙,又请他坐上座,招呼赵家村所有村民办酒席庆贺。

         饭桌上,赵家父子满脸笑容,频频向李半仙敬酒,表示谢意。

         酒过三巡,李半仙喝的有点高,吹起牛皮来,说他曾经在仙山上遇见过仙人,从仙人那里学会了几套仙术,世上无论多厉害的鬼怪,他都能降得住。

         众人听到津津有味,李半仙说得口沫乱溅时,赵家媳妇笑眯眯地端来一个木盆,说是请他喝好酒。

         哗啦啦,李半仙兜头被淋一身洗脚水。

         赵家媳妇用一种很怪的声音说,她的洗脚水好不好喝,说完回房去了。

         众人全看呆了,李半仙酒醒,气的浑身发抖,一言不发,拿了东西就走。赵家人劝都劝不住。

         众人很快醒悟过来,赵家媳妇真实撞鬼了,乱哄哄的吓得撒腿就往家中跑,酒席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赵家媳妇没有再吵闹,全赵家庄的人吓得不敢睡觉,一家人哆哆嗦嗦地围着烧纸钱,念佛诵经。

         自那以后,赵家媳妇再也没有喊疼过,她白天从不出门,大吃大喝,吃完独自关在房门中,不让任何人进房;到了晚上一个人阴测测的笑,到处游来荡去,也不准家中点灯,只要点灯,她就发脾气,砸东西。

         令赵家人不解的是,她吃的多,身子却一天天消瘦,肚子也越来越小。

         赵家人是又惊又怕,去各地寻找道士回来降鬼。

         有了李半仙的前车之鉴,无一道士敢来赵家庄。

         赵家村被赵家媳妇弄得鸡犬不宁,所喂养的鸡鸭,时不时被咬死一只,七八户人家被吓得远走外地,不敢回来。

         无奈之下,赵家父子外出讨生活,留下朱桂花终日以泪洗面,她做为婆婆,不敢走不能走。

         朱桂花坐在台阶上暗自伤神时,张复成师徒二人来到她家门前。

         张复成听完朱桂花说的话,心中明镜似的,赵家媳妇招惹到了难产鬼,也就是孕妇在生孩子时死后冤魂不散形成的鬼。

         难产鬼非常凶狠狡猾,它附在孕妇身上吸取孕妇和腹中胎儿的精气,以养它和它腹中的鬼胎。

         结果凄惨,孕妇和腹中孩子干枯死去。难产鬼离开死尸,寻找另外一个,待到它吸取完整整十四个孕妇后,它变成为精怪,直接生吞孕妇的血肉。

         张复成没敢告诉朱桂花事实,他道:“朱大娘,你且宽心,老道小有道行,定能收复那邪物,管保你媳妇平安。”他内心没有这么轻松,顾虑平生降鬼太多,身上带着一股鬼味,进到房子中,肯定会让难产鬼得知,到时赵家媳妇性命得不到保全。

         朱桂花听了,感动的泪流满面,哭着道谢。

         张复成制止她,切莫出声,不惊动房中邪物,他们才好行事。他心想:“为今之计,只有让明灵去试一试,他身上沾染的鬼味极少,难产鬼察觉不到。”

         张复成从书箧中拿出几张符箓和阴符镜给张青飞,又交待他几点。

         难产鬼有闻味识人的本事,张复成又让朱桂花从家中拿出几件她的衣服给张青飞换上。

         以防万一,张复成在屋外做好准备,防止难产鬼逃走。

         朱桂花走在前头,张青飞跟在后面,他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声音。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一间黑漆漆的屋子中传出:“老太婆,怎么有两种脚步声,谁来了?”

         坏事了,邪物太厉害了!朱桂花和张青飞心中大惊,同时停住脚步。

         朱桂花反应快,故意踢到一根木凳子,叹气道:“黑灯瞎火的,有谁敢来阴气深深的老赵家,怕是你听错了。”

         张青飞也不笨,他趁机移动到赵家媳妇所在房子的门前。

         赵家媳妇道:“老东西,你敢骗我!明明是有外人进来了。”

         朱桂花故意用凳子弄出响声道:“你要是不信,我去点灯,让你瞧个清楚明白。”

         赵家媳妇厉声道:“老东西,你敢!我无需点灯,黑夜中也能看清楚。”

         朱桂花顺话道:“你看了也好,免得坏了老身的名声,说是在家中偷汉子!”

         脚步声走向房门,张青飞第一次单独降鬼,心中不免忐忑:“女鬼就要出来了,该怎么才能降服他。”

         急中生智,张青飞将一张离火符纸捏成团,朝左边丢去,心念咒语。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张青飞心念道:“着!”

         噗呲,符纸燃烧。

         赵家媳妇被突如其来的火光吓得愣住,正要开口骂人。

         张青飞用阴符镜罩住赵家媳妇天灵,大喝一声:“收!”

         “啊!”

         一道青色人影脱离赵家媳妇身上,没入到阴符镜中。

         “嘭”

         赵家媳妇倒在地上。

         张青飞吹燃火折子,朱桂花连忙找来火烛。

         黑暗中的屋中撒满火光。

         朱桂花叫道:“小道长,老身媳妇还有气。”

         张复成在门口接话道:“朱大娘,您快搂媳妇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