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回,考验
        北宋咸平年间,宣和府宣化县境内东方大地上,莽莽大山纵横交错,犹如两条游龙在游走盘旋。

         巍峨的群山间,另有一座险峻高山。此山高逾百丈,上小下大,顶部呈宝币形状,方圆达数里,生长成片繁茂树林;远远望去,像极道家观**奉仙君的八宝台,由此当地人因山势称此山为宝台山。

         山顶中间,建有一座用树枝做墙、茅草为顶的简陋小屋,此茅屋里外仅有三间通房,大的一间为卧房,小的一间做伙房,不大不小的这间是存放谷米的仓房。

         小屋坐西朝东,前面的一片开阔地一分为二,被住在此地的主人开辟成田地,大的一边种植谷物,这时都已收割,仅剩下秸秆铺满田地;小的一边种上几样秋菜。

         小屋后头是一块开辟出来的空地,此地主人用作练功的场所。

         小屋的左肩修了一间茅房,右肩搭一简单的草棚堆放干材。

         小屋外围四周栽种数排大小不同、高矮不一、相互交叉的花草树木,这是屋主为防止野兽闯进家园而布置的驱兽阵。

         宝台山是天造福地,尘俗之人修行的好去处,并无豺狼虎豹这般大的猛兽,却有众多诸如野獐、野猪一类的捣蛋山兽。

         屋主修造此阵目的不是捕捉屠戮山兽,为的是驱赶它们,因此苍翠树林对付的了那些守规矩、喜顺山道行走的山兽,奈何不了那些横冲直撞的莽撞子。

         屋前一个浓眉大眼、面相端正且身子单薄的七尺男儿光着双脚、****着上身,正在卖力的甩动臂膀劈柴。他的每一斧子并不是任性乱为,而是包含着起、劈、砍、抬、切、收六字行理,他浑体微黑中透出一抹淡红,附着黄豆大的汗珠。

         此时已是残秋,远近山色分明,黑青和金黄夹杂在一起,瑟瑟冰寒山风在山谷中晃荡,呜呜作响,激荡着飘到半山腰上。

         残阳中,青年身上密实的汗珠不断从汗毛中渗出又很快被寒风吹干,他却不在意,并不觉得冷,只是时不时地抬头呆呆地望着下山的路口,一脸惆怅。

         劈柴青年正是小屋主张青飞,又名明灵,他热切等寻的是出去已旬月还未归来的道士师父张禀道。

         深秋已过,寒冬将临,这一个月来,张青飞每日都在为过冬准备着木材,他捡拾的枯枝朽木堆满材房。

         张青飞劈完所有的木头,他又去山脚下的小溪中担了两桶清水。

         待到一天劳作完毕,余阳已完全没入远处的山,黄昏如约而至,不管是青翠的树叶还是金黄的树叶,这时都铺上一层墨黑色。

         坐在石块上歇息片刻,张青飞穿过树林迷阵,来到房屋前的山边上上站定,低头眺望远处的出山的路口。

         昏暗的山谷寂静无声,连先前鸣叫的鸟儿都归巢休息,不再唱小曲。

         蓦然间,山风吹动树影,发出怪异的声响,好似有人在那边低吟哭泣。

         一线寒风从从山谷中回荡至山顶,带来寒意凛凛,张青飞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感觉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他赶紧返回屋前,从一个木桩上拿起一件百衲衣穿在身上,随后抱起一堆干材,走进伙房。

         屋顶上袅袅青烟升起,土灶中火光通红,干材烧得很旺。

         搭好干材,张青飞离开灶边,去刷锅淘米,舀水洗菜,准备晚饭。

         支好铁锅,张青飞坐在一块方木头上,双手捧着一本泛黄的青皮图册借火光看图。

         读图期间,张青飞时而双眉紧皱若有所思,伴着手舞足蹈;时而紧皱眉头一动不动。

         待到锅中溢出谷米清香,张青飞收好书籍,又从灶膛抽出少许干材团小火焰,后抽身来到房门前,坐在一块大石上,望着空中的点点璀璨星光。

         张青飞耳边响起师父临走时交待的话:“明灵我徒,为师这趟出山,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便回山。你独自在家,小心为上,不必为师父担心。”

         一道忧愁在张青飞腹中腾起,使得他的心情焦急浮躁,胡思乱想:“这都过了月余,师父还未回山,他莫非出事了么?”

         漆黑的山林中发出阵阵风吹青叶的沙沙声,引得张青飞焦虑的心中生出一丝惶恐,他坐立不安,站起身,回到灶膛前,从新捧起书本研读开来。

         小读一会书,张青飞惊慌无措的心情从新平静,就在这时,他闻到一股浓烈的焦臭味。

         张青飞寻味望去,看见缕缕青烟从铁锅中冒出,焦味原来是米饭烧糊散发出来的,他慌忙一手丢下小书,一手丢开干材,腾出双手从灶台上提开铁锅。

         揭开铁盖一看,白米饭烧的焦黄,能吃的剩下不多,张青飞摇头苦笑:“今晚又要挨饿!”他刚才读书入迷,无意中一直往灶膛中添加干材。

         将就着盛出一碗半白半黄的饭粒,张青飞架好一口敞口铁锅,从瓦缸中取出一瓢水,放进去烧开,再放开一把洗好的青菜。

         烧好饭菜,张青飞端着铁锅走进正堂,关好门,摆上桌凳,放好碗筷,准备就餐。

         静谧的夜中忽的门外树林中传来悉悉索索声。

         “定有偷菜贼来了!这次捉到了它,倒要关它十天半月,也好解闷。”竖立耳朵听过真实,喜得张青飞忙忙地丢下碗筷,飞奔伙房,从角落中取出绊脚套绳,蹑手蹑脚的走向声响发出的地点。

         张青飞选好方位,安好绊脚套绳,屏声敛息地躲在一丛矮树后面,只待那边野物上套。

         自打张青飞记事起,真正能闯开驱兽阵来到田地拱菜的山兽并不多,大都规规矩矩地顺着树林小道出去了。

         上次来的偷菜贼是头半大的野猪,它被关在竹笼后,又叫又跳的吵得人不得安定,张青飞关了它一天,实在是受不了,只得放了;往事距今已有一年多了,那时他师父和今日一样,也是出山不在家。

         多日独处,没得个人说话的,除了早晚在祖师灵前上香三次,再无其他正经事,张青飞闷得心中发慌,他这回暗中打定注意,无论这次套到哪种野兽,就算是凶巴巴的,也要留在身边解闷,直到师父回来。

         悉悉索索的树叶抖动声改变为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张青飞不仅欢喜交加:“听脚步声不像是野兽四蹄发出来的声响,而是人的双脚踩在地上发出。此地白天都极少有外人来探望,晚上更加不会来光顾,来人只会是师父!”他站起身子,巡声望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白灯笼映入张青飞眼中,紧接着,他双耳中飘进一声洪亮的话:“明灵徒儿你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做什么?难道是想要打为师的埋伏?”

         果真是师父!张青飞欢欢喜喜地收好绊脚套绳,连忙跳跃着迎出去,喊道:“师父,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我刚才还以为是拱菜的野猪来了。方才守在这里。”他边说边伸出双手,麻利地接过他师父的灯笼和包袱,走在前面引路。

         师徒二人回到堂屋,张青飞先放下手中之物,伺候好师父在方桌前坐下,又去伙房拿来一对干净的碗筷,方挨着他师父旁边坐定。

         张禀道摸摸张青飞的头,乐呵呵道:“徒儿,这么多天独自留在这荒山野外,怪难为你了。我在外也是过得不安稳,没日没夜担惊受怕,生怕你在家出岔子,急急忙忙赶回来。如何,一切还安好吧?师父不在的期间,每日有没有练功以及读书识字?”

         张青飞收敛笑声,诚实答道:“师父,您不在家时,徒儿谨记您的教诲,不敢半点偷懒。这些天,我日日都在练拳打坐,勤加习练‘十四字修生正印道法’、‘十二生肖起手式’,那本《乌冬二十一道符箓》我已通读,从头至尾描画多遍,不过对其中几幅图案不甚了解,总是欠火候,还请师父指教。”他说完,起身要去拿图符。

         张禀道按住张青飞,笑道:“徒儿,描符念咒讲习道法是长久之道,不急于一时,容为师天亮后再与你详细说教。这会夜已深,你我师徒先吃了晚饭再说。你去拿包袱来,我从山外带了好东西给你。”

         张青飞弯腰低头答应一声:“是,徒儿全听师父的。”才起身去拿了包袱,双手抬起,递给他师父。

         张禀道接过包袱打开,充值从中取出一个油纸包和一个红纸封住的窄口陶瓶。

         丝丝肉香味从油纸包散发出来,引得张青飞肚子咕咕叫唤不停,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张禀道打开油纸包,拿起一双筷子提给笑道:“徒儿,过久了粗茶淡饭不见油荤的日子,你怕是不识凡尘中肉食滋味了。跟着为师过清苦的生活,你不怨恨我吧?”

         张青飞慌忙跪在地上,作揖道:“师父何处此言,折煞愚徒,您老人家对徒儿有着天高地厚的活命之恩,徒儿今生今世都不能报答,时刻铭记于心。徒儿宁愿守在师父身边过布衣蔬食的日子,也不愿吃别人家的珍馐美味。”说道最后,他已是泪流满面。

         张禀道起身拉起张青飞上他坐到自己身边,用衣袖擦干他脸上的泪珠,说道:“好徒儿!你且起身,有你今晚这句话,为师心满意足了。民以食为天,我们不能亏待自己的身子,那也是不小的罪过。”

         张青飞不敢忤逆师父的话,腰身笔挺,恭敬端坐在木凳上。

         张禀道用竹筷将油纸中的熟肉分成两份,大的一份盛给张青飞碗里,小的一份留给自己,道:“徒儿,这肉食是祭祀上的供品,做过法事敬过鬼神的,我们可以享受。来,你我师徒按往日老样子,共同分享。”

         张青飞急急站起身,拿起身前的碗送到张禀道身前,说道:“师父,使不得,我吃少的。您老人家在外奔波劳累,风里去雨里来,辛苦半生,该吃大份。”

         张禀道止住张青飞,笑道:“徒儿,师父人年老体衰,不能多吃,不然晚上睡不安稳。今日不比往昔,是你束发悬弧之辰,自明日起,你不再是小童,而是半个小大人了。正值长身体的际遇,理应多吃。”

         张青飞推却不了,向师父致了谢,低头看着碗筷,等待师父先吃。

         张禀道起身去伙房取来两只瓷碗,拍开瓶口红纸,从中往碗里到出清水,他留了一碗给自己,另一碗给徒弟。

         瓷碗中的清水居然飘出怪异的味道,张青飞看的眼都直了,满脸都是诧异。

         张禀道笑道:“徒儿,你碗里的不是清水,而是水酒,是用谷物酿造而成。在充满喜庆的今宵,你陪为师喝上一杯。”

         张青飞从未见到过酒,不知就为何物,他听得师父叫他喝,便答应一声,端起碗一口倒进嘴中。

         一股辛辣呛鼻后直抵天灵,张青飞站起身,飞快跑出房门,哇的一声,吐出口中的水酒。

         擦干净面上的泪水,张青飞这才回到方桌旁,对张禀道鞠躬作揖,开口言道:“愚徒孟浪,敬请师父责罚。”

         张禀道直眼看着张青飞,点头微笑道:“明灵,罢了,这事不怪你,都是为师未考虑周到。你既不会喝酒,我们便只吃饭吧。”

         吃罢饭,张青飞用木盆淘来热水,给张禀道洗漱。

         服侍好师父上床安寝,张青飞麻利收拾好桌椅板凳,洗好碗筷,这才用热水清洗身子,换套干净衣服,上床休息。

         睡到半夜,张青飞被震天的长啸声惊醒,他自小到大从未听到过这种声音,好奇之下,起身要去房外瞧过动静。

         张青飞刚穿上草鞋,被同屋的张禀道轻声喝道:“明灵,吃人的猛虎来了,你切勿轻举妄动,赶快去桃木箱中找到避尘袍穿上,它就寻不到你。”

         听到“吃人的猛虎”五个字,张青飞惊得一屁股坐回床上,又听到师父要他去取辟尘袍,忙忙跳起身,摸黑去找箱子。

         打开桃木箱子,张青飞双手伸进去摸索,忽的,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辟尘袍为何样式?以前师父从未跟他说过,他根本不认识。

         张青飞停住双手,轻声询问:“师父,辟尘袍是那件?”

         张禀道回道:“木箱中仅有一件物事,即是辟尘袍,你赶快穿上,恶虎来得近了。”

         张青飞也不答话,一把抓起箱中物,来到张禀道身前,把辟尘袍披在师父身上,他则去开房门。

         张禀道揪住张青飞喝道:“明灵,你这是活的不耐烦,去找死?赶快把辟尘袍穿上。”他一边说,一边给徒弟盖上辟尘袍。

         张青飞转身跪在地上,哀求道:“师父,您老含辛茹苦抚养我成人,如今恶虎闯门,我去给您引开,还请您老在屋中等候。”

         屋外恶虎一声长啸,发出人声:“大王,屋内有一老一少,这会我们有口福了,双双捉回去,用盐巴腌制风干,做入冬下酒菜。”

         张青飞浑身颤抖一下:“能说人话的可不是普通的老虎,必是老虎成精了,我和师父性命堪忧,如何是好?”

         张禀道嘘的一声,道:“徒儿,虎妖能听人声,你千万不能再说话,快去躲好!再不听我话,为师从今往后不再认你为徒!”

         张青飞心头一热,叫道:“师父!”

         没等他说完,他师父吼道:“快去,快去!”

         张禀道用力推开徒弟,猛地打开房门,大叫:“孽障!你们今日遇到我张老道,休想再去害人,我来会会你们!”

         红光一闪,站在门口的张禀道消失不见。

         张青飞心中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