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回,红鬼
    红鬼在白布塔中挣扎得很猛,口出恶言:“老东西,快放我出来!否则老娘吃你的肉,扒你的皮,闹你三魂七魄永不得安宁。”

     比它更凶恶的都制服,张复成骂道:“孽障!快交出老槐村村民的生魂,不然老道对你不客气,埋你在大道上,任牛马踩踏,又或丢尽茅厕中,让你饱尝屎尿滋味。”不管是女鬼还是女人,心肠越是恶毒,越遭受不住任人践踏、凌辱。

     白布塔颤动,红鬼厉声道:“老畜生,你敢!老娘和你拼了!”

     有点效果,张复成冷笑道:“恶鬼,你害人无数,老道慈悲心肠,才丢你到那种地方去。你再不识抬举,我请了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烧你,再将你交于阎王殿。”

     白布塔静止,红鬼沉默不语道,阎王殿是鬼终结的地方。

     还得趁热打铁,张复成道:“厉鬼!我给你一炷香时间考虑,弃恶从善尚还有救,你可要想清楚,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不好受。”

     红鬼道:“老道,要我交出老槐村村民生魂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不答应,就算是被烈火烧身、热油煎炸,我浑不怕!”它话说到尽头,情绪很激动,声音很尖锐,张青飞一旁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

     白布塔抖动的很剧烈,镇坛木左右摇摆。

     张复成暗想:“此鬼能摇动镇坛木,表明它身负很大冤情,怨气冲天。”

     他道:“你说,只要不是让老道做出有违天理的事,老道必定全力以赴!”他口气缓和许多。

     张青飞悄声道:“师父,厉鬼准没安好心,您不要答应。”

     张复成回道:“徒儿,事已如此,我们且听一听它如何说法,区做权宜之计。”众老人生魂在恶鬼手上,他需得留一条退路。

     红鬼道:“老道,你放心,本姑娘并不是生来就是个凶残之人,曾经也是一个好人家的儿女。”它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悲戚。

     陡然间,它变了声气,厉声道:“老道,老娘要你去安庆县杀了杀千刀这个恶人,从他家中找回老娘的尸骨!你可愿意?”

     张复成愕然:“杀千刀?世上还有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说。”他转念一想,醒悟过来,,这不是人的真名字,而是厉鬼给它仇人取的诨号,便问道:“老道平生以救人卫道,从不害人;倒是可以为你办另外一件事,那人家真名叫什么?你需得告诉老道,才能为你取回骸骨。”

     红鬼冷冷道:“老道,你既不杀人,没话好说。”

     张复成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恶人自有天收。你已造成无妄杀孽,老道劝你收手!”

     红鬼哈哈大笑:“老道,你的心肠倒好!恶人长命,享尽荣华富;善人不长命,受尽人间苦难,世上哪还有天理!”

     张复成唱道:“道可道,有因有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做多了坏事,必下场是下地狱受那十八般酷刑。”

     红鬼冷冷道:“老道,照找你这样说,我死在恶人的手中是咎由自取,坏了良心。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干脆破罐子破摔,恶人恶鬼做到底。”

     张复成说道:“非也,你误会老道的意思,你这世枉死在恶人手中是果,前世做恶是因。你假若执迷不悟,下辈子还是死在你还害死的人手中。”

     红鬼冷笑道:“老道,你上辈子一定也是做多了坏事!”

     张复成叹道:“你说的对,老道这世不能在尘世中享天伦之乐,全是上辈子做坏事的因果报应。如今老道已悟透彻,这世只做善事,为下世积福。老道活到如今,双手未沾染半点无辜人的血,至于今后有没有人丧命我手中,那是天意。今天你落入老道彀中,也是天意所为。不如这样,你先说出那人姓甚名谁,住在何方,老道去找他,说不定老道就是他的恶报。”

     红鬼咬牙切齿道:“那罪该万死的叫做秦寿,当地人称为禽兽,平日横行霸道,欺压善良。老娘的遗骨被他埋在后花园房的一颗桂树下的陶罐中。老道若能找回,送去和我父母安葬在一起,我就放了老槐村村民的生魂。”

     如它所说是真,又是一个可怜人,能帮冤鬼魂归故里,大善事一件。但若是假的,决不能让它的当,任由它摆布。是真是假,探探口风便知晓。张复成道:“好!老道答应你!你交出他们的生魂后,老道立刻动身前往安庆县城,帮你找回遗骸。”

     红鬼尖声道:“那不行,你得先送我的遗骨回到家乡安葬后,我才能放了他们的生魂。你们男人的话信不得,心黑得很!”

     张青飞急道:“师父,使不得!一旦我们放了它,不知又要害了多少无辜人的性命!”

     张复成道:“徒儿,你放心,为师不会放它走的。”

     他转话道:“你放一百个心,老道是出家道士,说谎话骗人,死后下地狱是要被拔掉舌根的。老道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红鬼冷笑道:“男人都是嘴上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我绝不会再相信你们说的鬼话。你如不答应我说的事,我不会交出老槐村村民的生魂。”

     张复成道:“世上不管男女,都有好的,也有坏的。我问你,你活着的时候,一个都没遇到?”

     红鬼叫道:“都是坏的,好的没有半个。”

     张复成道:“是么?依你的道理,生你养你的生父都是坏的?那你还要和他合葬?”

     红鬼被问的一时间哑口无言,辩解道:“那不一样,我爹当然是个好人。”

     张复成说道:“照你这么说,你说的好人就是好人,别人说的好人不是好人。老道有件事不明白,你生前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红鬼沉默一会,道:“这――我活着的时候,没有害过人,不算坏人,也没有帮过人,不算是好人。我是一个不好不坏的人。”

     张复成道:“很好!由此说明你的本性本不恶。老槐村的人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不该害他们的性命。你听老道一句劝,交出他们的生魂,下辈子还能堕入无道轮回中;倘若你执意要做恶鬼,老道成全你,回头送你去阴司。你可要想清楚,这么做,你的遗骸不能归家,你的仇人照样活得逍遥自在。老道和你说明,我之所以要先救众村民,不是不愿即刻动身去寻你的遗骨,而是担心我现在去了,但不能短时间送你的骸骨回乡,导致他们不能及时收回生魂,恐怕性命难保。你放心,老道定当完成你交代的事。”

     红鬼回心转意道:“老道,我权且信你一次。老槐村村民生魂被我收在在老阴山山顶上老松林中的一颗大槐树根下,你去取吧。老道,你如不守信用,我拼着再死一次,也要寻你报仇。”

     张复成道:“一言为定,老道给众村民定魂活命后,一刻都不耽搁,立刻去安庆县城。你放心回去。”他收红鬼进阴符镜,交待张青飞照顾村民,独自去老阴山。

     走了半个多时辰,张复成来到老阴山山顶,找到红鬼说的那颗老槐树,他在树上贴了一张“引魂符”,口念荐拔往生神咒:“尘秽消除,九孔受灵,使我变易,返魂童形,幽魂飞度,皆得回转。”

     许多道阴魂从老槐树树根杆上流向“引魂符。”

     张复成喝一声:“止!各阴魂随我回去。”他说完揭下“引魂符”放进黄布袋。

     “老阴山是个恶地,不能留着。”张复成离开前心念一动,拿出一张“离火符”贴在老槐树上,走远十来丈距离,双手合成“离火印”,口念起火咒语。

     啪的一声,老槐树冒出青烟,燃起大火。树身猛烈摇动,枝叶上腾起阵阵黑烟,纷纷枯萎落下,发出尖锐的风声。

     嘭的又一声,火光四溅,木块乱飞。

     张复成身手敏捷,看到火花时,闪身道一个老松树后,一块木头从他身边疾风过去。

     一团黑气冲天而起,叫道:“好个狗道士!前次伤我,这次又坏了老身的静修。”

     说话的五行鬼母!它和红鬼是一伙的,张复成冒着被碎木头砸到的危险,冲向大槐树所在的地方。

     张复成在四周转一圈,没有发现五行鬼母的踪迹,他完全没料到它原来躲在这里,还以为它逃回邙山。

     婴儿的啼哭传到张复成耳中,他暗思:“老阴山人迹罕见,怎的无缘无故多了婴儿哭声?难道五行鬼母没走,它变化成婴儿是何用意,还不成让我给他喂奶?又或是另外的鬼?难猜,难猜!”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哄亮。张复成竖起耳朵,一手持剑,一手拿符,巡声找过去。

     哭声是从地上断了的半截槐树中发出的,张复成在边上踩好天罡步,伸过头去往下看。

     大槐树兜下有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哭声是洞中发出来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张复成心想:“不该是五行鬼母,它飞走了,老树地下不会有人,到底是喝鬼怪?”他用火折子点燃几张纸钱,扔进大黑洞。

     火光中,一团淡淡的大黑屋中显出一个小小的人影,头朝上,四肢乱动。

     “鬼婴儿!”张复成头皮发麻,浑身像是被雷击一样,手上的七星剑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心头发抖,“小命要送在这里了。”他曾以为不会再害怕了。

     发愣一会,张复成慌忙捡起七星剑,往后退三步。他师父曾经和他谈论世上鬼怪时对他说过鬼婴儿,世间非常罕见的一种鬼物,是十月怀胎的八字纯阴的孕妇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死去后,变成了鬼,生下来的胎儿,专门以吸食阴气和人的三魂六魄。当它们修炼成精后,是凡间最为厉害的妖精,名为“鬼婴儿精”,连鬼王都让它三分;到了那时,它能腾云驾雾,一日行走千里,它的双眼只要看人一眼,就会将看的那个人的魂魄吸走,剩下一具尸体。

     从三王五帝开始算起到大宋,世间只出现过两次鬼婴儿精,前一次出现在炎黄之战时,炎帝派出手下鬼婴儿精,一天之间,消灭黄帝手下数十万兵士;后一次出现在秦朝,秦始皇曾用它一夜间灭了一个国家的兵士。

     啼哭声依旧,鬼婴儿并未从树洞中飞出,张复成平复心情,它应该还没有成精,否则他是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张复成一门心思:“趁鬼婴儿还未成精,我为世间出掉这个祸害。”他先是顾忌不伤害无辜鬼魂乌冬派这条教条,转念一想,它都吃人的魂魄了,属于害人的厉鬼,手下不能容情。

     做好打算,他壮起胆子,走到老槐树边,放了一个八卦图符箓。

     张复成摆好架势,口念离火咒。

     噗的一声,一团通红的火焰在老槐树洞升起。

     张复成叫一声:“下!”

     嗖的一声,火球窜进大树洞。

     青烟腾腾,飘出洞外,洞中响起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

     张复成出家前是一个父亲,有一双儿女,他离家的时候,大的儿子不到三岁,小的女儿还在襁褓,大儿子哭着抱住他的腿不让走。他此时听到婴儿哭声心都碎了:“罢了罢了,它虽是鬼婴儿,老道下不去手!”道一声“升!”火球从大槐树林中飞出。

     不知过了多久,鬼婴儿哭泣减小,最后消失,张复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一根木头。

     “莫非鬼婴儿死了?”对于他来说,这本事一件好事,张复成心中却很悲痛,不高兴,他决定上前看过就近。

     张复成捡起一根干的油松木,用火折子点燃,放进大槐树洞。

     一股浓浓的腥臭味直灌张复成鼻孔,他扭头侧目,掩住嘴鼻;再往大槐树洞中看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大树洞中满地都是白骨和乌黑的血污垢,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赤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满是血污。

     张复成盯着那白胖小孩,疑惑不解:“记得师父曾经说过,鬼婴儿浑身漆黑,洞中婴儿倒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下面的婴儿是人是鬼,捉上来一看便知。张复成双脚倒挂在地上,身子探进去,以防万一,他一手拿着七星剑,一手拿着符。

     张复成先是用符贴在白胖婴儿的身上,再试探着去摸他的身子。

     婴儿身上是热的,一探鼻息,呼吸都有,他是一个活人,并没有死。张复成满腹疑惑:“这婴儿是红鬼抓来吃的,还是五行鬼母抓来吃的?”

     先不管了,救出鬼穴再说,张复成两手拿住白胖婴儿,出了大槐树洞。

     脱了衣服包好白胖婴儿,张复成用离火烧毁鬼穴,回身下山。

     回到杨家祠,张复成将婴儿交给张青飞,叫他放在书箧中,引得他大为惊奇,问道:“师父,这小孩从何而来?”

     张复成道:“这事为师过后再说,先做正事。”先用甘露碗烧符化了一碗灵水,接着将“引魂符”在每个村民眉头中心贴上一回,同时念回魂咒:“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子光辉,上投天灵,下达五脏六神。”他每给一人做一次法,张青飞跟在后面喂那人喝一口灵水。

     一炷香过后,众村民腹中如钟鸣,一个接连个清醒过来。

     张复成向村民讨了一个竹背篓,收好法器,当即向众村民辞别。

     众村民苦苦留张复成师徒多住两天,被他们婉言拒绝,趁红日高照,动身出山。

     众村民相互搀扶,一直送张复成师徒出村口,远远的望不见他们的身影,才哭哭啼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