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回,五行鬼母
        碍于张青飞行走不便,他们师徒二人不敢连续走路,一路上走走停停,远途观赏山色水景。

         出山这条山道张复成一年都要走上十余次,往日他一个时辰能走完的路,带着坡脚徒弟走了一个半时辰。

         眼看徒弟走得有气无力,张复成从他身上取过竹箧和一个稍重包袱背上,仅留下那轻巧的包袱给徒弟。

         张青飞逞强,叫道:“师父快给竹箧与徒儿!怎能让您老人家负重行路,年轻的反倒空手!不合伦常。”他伸出,要从张复成手中拿回竹箧和包袱。

         张复成推却道:“徒儿,你不常行走山路,背着重物走不快,还是让为师来背。从此地到最近的山槐村还有二十里之遥,我们需得赶在红日落山前去到那里,也好讨得一顿饱饭吃。过了酉时还未到,你我二人只能是空着肚子过一晚。”

         走了三十多里山路,张青飞实在是累的紧,被他师父一推一说,顿觉腹中饥饿难耐,四身有气无力,双脚沉重,走路打偏偏,不敢再多说。

         张复成担心徒弟跌到,便让他走在自身前面,不时地扶一把或是拉一把。

         师父二人走到一处山坳时,一阵山风袭来,又累又饿的张青飞顿觉寒意满身,不由得浑身打一哆嗦。

         张复成在后头瞧见,从包袱中取了一件百衲衣,让他徒弟穿上御寒。

         山道两边树影深深,山风吹动树上枝叶,呜呜鸣响。

         张复成抬头看天,日光已式微,天色已暗;红日被高山拦住,到底有没有落山,他也无从知晓,在荒野老林中,天总是比山外黑的要快。

         转个几道曲折弯路,张复成师徒二人爬上山腰,天色更加阴暗了,山风吹得愈加紧实。

         汗水被冷风吹散,铺满张复成身子,使得他打了个冷颤,忙从包袱中掏出布巾擦汗,完后又拿一件百衲衣披上。

         小道两边的山林中起了薄雾,被徐徐山风不停往低处吹。

         张复成师徒满头须发都沾上细小的露珠,一夜间白了头。

         白雾越来越浓,山谷山上到处都是,飘飘渺渺的犹如是云端仙境。

         越走越高,到了山梁上,山势平缓许多,张青飞一扫全身疲惫,兴奋地在雾中走来跳去,追赶那缥缈雾气。

         张复成心中不似徒弟那般痛快,反倒很担忧,因为多雾的山林,阴气都很重,再加上此地有个不吉利的名字,号称老阴山。听当地的人说,此处只要到了酉时,生人就不能从这里过,否则必然遇鬼,运气好的,大病一场,运气差的,一病不起。他前段日子倒是从这通过几回,期间从未见到不干净的东西,不过都是在白天日头高照的时候。

         张青飞在白雾中若隐若现,行走如飞,转眼间人已在十丈外,实在看不出他走过远路。

         “徒儿换了个人似的。”张复成心里咯噔一下,小跑着飞奔过去,他没有高声叫他徒儿,缘由是在阴气深重的深山老林,不能乱喊同伴的名字,避免发生鬼叫魂的恶事。

         在偏僻的的地方,绝不该随便答应陌生人的叫唤声,应声的后果是被鬼上身。

         追风赶雾,一溜烟的功夫,张复成追到张青飞身后半丈远处。

         张青飞一个身子分为两个,左右摇晃,双手垂下,一动不动,走路的姿势很古怪。

         张复成瞧在眼中,心中生出一阵寒意:“徒儿处境相当不妙,他这是中邪,导致三魂出窍。”

         三步并作两步,张复成追上张青飞,咬破右手中指,在左手上画一道定魂符,当即右手紧拉住他的手,左手拍在他的魂上,随即用力往回扯。

         张青飞两个身子合成一个,他手如寒冰,面如白纸,双眼翻白,口鼻中气息微弱如游丝,很明显是中邪已深。

         张复成倒吸一口冷气,顾不得懊恼,连忙用左手扶住张青飞身子,右手从袋中掏出一张定魂符箓,贴在他脑门上,念动咒语:“众神来,邪魅去;魂兮来,魄安身。”

         随着张复成不停地念咒语,符纸上红色的朱砂染上黑色,张青飞苍白的脸色渐渐地有了血色,微弱的气息恢复原常,双眼有了黑白分明。

         长舒一口气,张复成暗道一声:“侥幸!再晚点,徒儿定会落得过魂出躯体的境地。”他撕下张青飞头上符箓,从包袱中取出火折子点燃。

         青烟散尽,张青飞长呼一口气,醒转过来,张口道:“师父,你为何要烧灵符?”

         张复成一脸平静道:“徒儿,没事,为师刚才觉得手冷,点火烤烤。”他从包袱中拿出一定道士方巾帽给张青飞带上,“山上寒冷,你带上帽儿防御冷风。”他心中却很是懊恼,由于自己的粗心,差点害了张青飞。

         用符箓烧火取暖的说法很牵强,张青飞神魂刚定,没有多想,道:“师父,山上雾气重,您老身子骨弱,徒儿去找干材来烧堆火烤烤。”

         天色很暗,在暮气沉沉的老林中摸黑走路不稳当,张复成附和张青飞的话,和他一起去捡拾干材做火把。

         山中湿气大,干材不多,张复成师徒运气好,在枯枝败叶中找到一截三尺多长干的油松木,这种东西是走夜路的必备之物,燃烧时的火焰大,又烧的久。

         打着火把前行,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张复成把张青飞拴在身边你,不敢在让他离开半步。

         一路上,张复成一直在琢磨张青飞无缘无故中邪的原因,他不曾看到有鬼怪在附近出现,就算邪物变成山兽,他也能用道法识破。

         “没有鬼怪,张青飞怎么会中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张复成盯着茫茫雾气,他头绪全无。

         一点灵光忽的在张复成心中闪现:“问题会不会出现在雾气当中?”他抽动鼻子,闻着身前的白雾。

         白雾有好几种气味,一是泥土腥味,一是树叶枯枝的腐烂味,一是树木花草散发出来的清香味,一是飞禽走兽的污秽味,一是淡淡的臭屁味,时有时无。

         若有若无的屁臭味是鬼魅的味道,不是怪的味道。鬼的道行越深,屁味越淡,一般的凡人很难闻出。

         张复成眉头紧皱,扫视白雾,暗想:“该鬼魅必定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藏着,它能放秽气让人中邪的,妖法定然不简单,又非常的狡诈,不容易对付。明灵刚出山就遇到如此厉害的恶鬼,他一下不适应,还是先让他一旁躲避观看。”他从竹箧中拿出辟尘袍和降鬼的法器。

         张青飞张嘴要说:“师父,您拿出法器,是此山上有鬼么?”他的话还没说出来,嘴被他师父捂住。

         张复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递给张青飞辟尘袍,示意他穿上。

         张青飞从师父手中接过辟尘袍穿在身上,不敢再多嘴。

         月华初升,漆黑的半空中亮出蒙蒙白色,银辉洒在树枝上,泛出青色光华。

         不远的前方出现了模糊的房子轮廓,一点暗黄的灯火随风摇曳,张青飞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揉着酸痛的双脚暗想:“终于走到有人家的村落中,可以讨碗热茶吃吃,去去身上寒气。”

         师父和徒弟的心情截然不同,张复成见到青瓦木梁中的灯火,心中明了,就是白天,那里不可能有人在住,必是邪物作怪。他暗中安排好法器,做好与恶鬼的争斗的算计。

         走得近了,一座凉亭出现在张复成师徒眼中,里面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坐在栏杆上,守在一挑担子前;担子的一头点着一个昏黄风灯,另一头搁着一个冒出热气腾腾的瓦罐。

         隔得老远,黑衣人起身迎出凉亭,对着张复成师徒叫喊道:“两位师傅,快进来喝完热汤圆,暖暖身子。”

         那声音粗听起来是一个老妪喊出的,细听又像夜猫子发出来的,很瘆人。

         张复成听了这声音起了疑心:“两位师傅?明灵明明已经穿上辟尘袍,那邪物怎会知道?它的邪法已达到能看穿随山派至宝的程度?多加小心为妙。”

         张青飞腹中空空,两脚沉重,见到是一座凉亭,不是房舍,他心中本有点失落,听到那老妇人说是有热汤圆,不觉两眼发光,抬脚迈步,恨不得一步到位飞过去。

         张复成拉住张青飞,对那凉亭大声喝道:“我教本以慈悲为怀,孽障趁早退隐山林,从此不再伤害人命,老道法外容情,不再追究你往日造下的罪孽!倘若不依我好言相劝,兵戎相见!”

         那老妪嘿嘿笑道:“老道士不知好歹,我一个老妇人,行在深山中买汤圆,好心好意地叫你们喝完热汤,你非但不领情,辜负我一片好意,反而张口骂我孽障,我倒要和你评评理!”她说完,点着拐棍,飞快地走向张复成师徒二人。

         那老妪走山路如履平地,数丈的路程,她眨眼睛便到了张复成身边,张口吹熄张复成手中火把,抽出拐棍去打他。

         张青飞一旁暗道:“这老人家面相年过花甲,火气还如此大,一言不合便动手。”

         邪物既然不知进退,动手不必容情,张复成退后一步,闪过老妪的攻击,扔掉手中的油松木,一手护住张青飞,一手用桃木剑去斩那拐棍,那东西肯定不是好的。

         明月下,噗的一声,老妪手中漆黑拐棍变成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吐出三寸长的信子,带着恶臭腥风,张口咬向张复成。

         张青飞平生不怕鬼怪猛兽,单单怕蛇,他见到几尺长的大花蛇,三魂丢失两魂,脱口叫出:“啊呀,好大一条花花长虫!”

         花色长虫扭头向张青飞发起攻击,喷出黑雾。

         张复成早做提防,他“呸”的一声,对着花色长虫吹出一口大气,旋即扭动身躯,使出一招‘风摆杨柳’往后退去半丈远。

         噗噗噗数十声响起,数十条色彩各异的毒蛇从老妪身上窜出,扑向张复成师徒。

         “徒儿怕蛇,我可不怕!”张成道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一张生肖符箓,念念有词。

         一条五寸小黄狗从符中跳出,汪汪叫出声,堵住众蛇的去路。

         众蛇回身往后逃去,纷纷溜进山道边的丛林中,瞬间消失不见,小黄狗仰头停住交换,也不追过去。

         老妪气急败坏,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变了模样,成为一个丈余高、长发披面、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鬼,五个獠牙箍嘴的三尺小鬼从它口中跳出。这五个小鬼的面色各异,分别为白、青、黑、赤、黄。

         “汪”的一声,小黄狗跳进张复成身上,隐遁身影。

         “五行鬼母!天地间仅次于鬼王的恶鬼,居然出现在老阴山!”张复成无比诧异,他嘴角一颤,差点叫出声。

         五行小鬼迅疾如风,张牙舞爪,游蛇一样吐出长舌头,卷向张复成的四肢和头部。

         大敌当前,性命攸关之际,张复成往身后一把推开张青飞,飞快打开竹箧;眨眼间,他合拢双手,十指并列交叉,做成一个大金刚轮印,张口念咒语:“君应青天,感胜德灵;飞镖厉行,百佑吾民。”

         五支青色小镖从竹箧中激射出去,飞向五行小鬼。

         嗤的一声响,五支青色小镖同时钉入五行小鬼身子中。

         无比凄惨的鬼叫声回荡在山林中。紧接着,五连“啪”声响起,五行小鬼化成粉尘,飘荡空中。

         五行鬼母伸出白骨爪子抓向张复成,口中吐出秽气,尖叫道:“老杂毛,你上回在八荒山害了我的门徒,这会又毁掉我的五子,纳命来!”

         张复成一把往后推开张青飞,吩咐一声:“徒儿,你快退后,退的越远越好!千万别沾染鬼母吐出来的臭气。”

         张青飞转身往后跑去,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愿意成为师父身边的一个累赘。

         张复成使出一招“飞燕穿云”,往后飞空翻出两个跟斗,跳出五行鬼母的魔爪;身子腾空的期间,他念动咒语,又一次发出两支青色小镖。

         五行鬼母扑得太凶,躲闪不及,两支青色小镖全都射进它的腹中。

         鬼叫连连,震得大树枝叶摇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狂风卷住五行鬼母,直冲向山顶,隐没在黑夜当中。

         五行鬼母走了,可不能让它留下的无形秽气作恶。张复成朝半空中洒出聚邪灵符,收了到处飞散的秽气,用火折子点燃烧尽。

         张复成看着五行鬼母逃走的方位呆呆出神:“八岭山?到底是何处?我做了何事?坏事还是好事?”来不及细想,他折身去找张青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