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回,鬼冤仇
        捡一处无人烟的空旷凉亭,张青飞守在路头,密切注视路上有无行人经过。

         张复成口念咒语,打开阴符镜,满面怒容道:“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老道恨不得找来尖刀,将你千刀万剐!”

         红鬼一脸懵懂,道:“老道士,你怒气冲冲地骂我,有何道理,是老槐村村民生魂出了状况?”

         张复成冷冷道:“老道从老阴山带回老槐村村民生魂,他们性命无忧。”

         红鬼来了气,道:“老道儿,既如此,你应践行诺言,不该无缘由的骂老娘!”

         张复成见红鬼一脸无辜,心中更来气,喝道:“孽障,你吸人生魂已是罪恶滔天,还要狠毒生吃未满周岁的婴儿天理难容!老道这就送你去见阎王,无须履行先前说的话。”

         红鬼不答话,放声啼哭。

         张复成烦躁道:“孽障,你还好意思哭,快说,那婴儿你是从哪里摄来的?老道好送他回家!”

         红鬼哭道:“不必了,你抛弃他在山林中,让他自生自灭。”

         张复成暴跳如雷,恨恨地把阴符镜摔在地上,用脚猛踩,大骂道:“恶鬼,老道踩死你!”

         张青飞听到他师父的怒吼声,大吃一惊,慌忙跑过来问情况:“师父息怒,犯不着为一个厉鬼伤身子。”边说边扶着他师父坐在木凳上。

         张复成喘气道:“气死我了!遭雷打火烧的瘟鬼!”

         张青飞从未见师父如此发怒,不敢乱问话,以免遭骂。

         竹背篓中传出婴儿大哭声,显然是被张复成发怒声吓醒。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张青飞找到化解凝重气氛的引头,道:“师父,要不我去抱他出来?”

         张复成点点头,他怒火攻心伴着肝火上升,顿觉口干舌燥,难以发出声。

         张青飞从竹背篓中抱出婴儿,递到张复成眼前。

         婴儿在张青飞怀中啼哭不止,张青飞又觉手足无措,苦着脸道:“师父,这可如何是好!”

         张复成怒气消尽,双手接过婴儿,笑道:“徒儿,你年纪轻,不懂养儿有女的道道,让为师来。婴儿哭啼,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饿了,一是拉屎尿了。”他用手掀开黄布,查看婴儿的屁屁,很干净。他接着道:“他身上没有臭味,应该是饿了。明灵,你从包袱拿点干粮来喂他。”

         张青飞暗想:“师父刚才还是雷霆万钧,这时好似毛毛细雨,脸面转换的太快了。”他从包袱中拿出一坨糕点,撕下一小点,用手捏住,送到婴儿嘴边。

         “啊呀,他咬我!”张青飞飞快缩回手,扔掉糕点,他的两个手指鲜血淋漓。

         婴儿立时停住哭泣,伸出舌头舔嘴边上的血迹。

         张复成脸色大变,用手捏开婴儿的嘴,豁然露出两个尖獠牙。

         “婴儿尸精!”张复成失声道,扔掉手中婴儿,忙忙从竹箧中取出两道拔毒护符,抓住张青飞受伤的手,“徒儿,你忍住痛!”

         张复成口念咒语,点燃拔毒护符,灼烧张青飞手指上的伤口。

         张青飞痛的龇牙咧嘴,忍住不出声。

         婴儿在地上手舞足蹈哇哇大哭,阴符镜中的红鬼跟着哭泣。

         拔毒护符烧成灰烬,张青飞手指伤口暗红的血流尽,流出鲜红的血。

         地上的暗红血散发出腐臭味。

         张复成用热灰敷在张青飞伤口上,撕下一条黄布包好,沉声问道:“明灵,身上冷不冷?”

         张青飞摇头道:“回师父的话,身上冷到不冷,就是痛得厉害。”

         张复成吁口气,道:“那就好!阴毒未侵入到你的身体。都怪为师太大意,带回婴儿尸,害得你白白疼痛一场。”

         张青飞奇道:“师父,婴儿尸精是什么鬼怪?”他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鬼名字。

         张复成道:“徒儿,你常在宝台山,不知世上有很多奇特的风俗。在某些民风阴邪的地方,一个一出娘胎就死去、身子热乎的婴儿,不是被妥当掩埋,而是被心术不正的恶人丢进极阴之地养尸,头四十九天每日喂养牲畜山兽的血,这时管叫‘婴儿尸’,后喂养人血三年零七个月,直至豢养成精,这时管叫‘婴儿尸精’。此凶物厉害非常,行走如飞,刀枪不入,每到圆月时分,出去害人,挖人心吃,喝人血。一般法器降不住,需得动用到家之宝‘青玄印’才能降服。”

         张青飞摇头咋舌:“真没想到,此鬼物看起来胖乎乎惹人怜,其实歹毒无比。”

         张复成道:“徒儿,你且要记住,不论是人还是鬼,都不该以面相分善恶,有的人长得像凶神,心里却很善良;有的人长得慈眉善目,做起事来吃人不吐骨头,比那恶鬼还要恶毒几分。日久见人心,一时也说不完。今后为师慢慢道来。当前最重要的事,趁此婴儿尸还未成精,除掉它。你去捡拾林中捡拾干材。”

         阴符镜张的女鬼大叫道:“老道长,求求你放过我的儿,他不是婴儿尸,他是活人。切莫烧死他!”

         张青飞看着哭啼的婴儿道:“师父,他看起来确实像一个活人。”

         张复成板脸道:“为师说的还有假?你快去捡干材!”

         张复成不敢再啰嗦,走进林中。

         张复成捡起地上阴符镜,靠在木柱子上,道:“死鬼,死到临头,还想狡辩!你无可救药,老道处理完婴儿尸,送你去见阎王。你和五行鬼母沆瀣一气,作恶多端,今日就是你的末日!”

         红鬼哭泣道:“老道长,我害人无数,任凭你处罚。求求你放过我儿,他真的不是婴儿尸,而是一个活人。”

         张复成呵斥:“哼!他都吃人血了,恐怕不久就会变成婴儿尸精,到那时又有多少无辜的人会亡在它的獠牙尖嘴下,想要老道饶他?没门!”

         红鬼哀求道:“老道长,我儿平日吃的都是山兽的血,从未吃过人血,他不是婴儿尸。”

         张复成怒道:“一派鬼话!还想骗到老道。我问你,他真是人,怎么会藏身在老槐树下,又怎会生吃山兽?”

         红鬼凄然道:“老道长,当娘的谁愿意自己的孩子躲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我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一言难尽。”

         张复成道:“难说就不要说了。老道没工夫听你那么多鬼话。我要你亲眼见见至亲被人活活害死的状况。”他在婴儿身上贴上几道灵符,放在干材上。

         红鬼哀叫道:“老道长,手下容情。烦请你听我一言。我儿若是婴儿尸,他是没有脉象的,求你用手探一探。”

         它这句鬼话倒是不假,张复成用手指贴在婴儿手腕处。

         “还真有脉象!”张复成心中疑惑不解,“怪哉!婴儿尸是死尸,全身贯通阴气,才能活动自由。不可能有脉象。”

         “再试试看!婴儿尸身上的鲜血早凝固。”张复成从干材上找一根尖刺,刺入婴儿手臂中。

         鲜血从婴儿手臂中流出,说明他真是活人。

         张复成看着啼哭不住的婴儿,回想起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一则故事,说的是女鬼用冥钱买烧饼养小孩的事。以前只是听说,半信半疑,如今他亲眼看到,不能不信。他从干材上抱起婴儿,放到竹背篓中。

         红鬼缀泣道:“多谢老道长手下留情!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老道长若答应,我不要遗骨也罢。”

         张复成叹声道:“老道明了你要说的话,老道与你儿相见,天意所定。只不过老道以前从未碰上此等怪事,尽力而为。”

         红鬼拜谢道:“多谢老道长!我了无牵挂,罪孽深重,是时候到地府中去偿还血债。”

         张青飞抱着一捆干材回来,看到婴儿不见了,心中大惊,当看到他师父淡然站在凉亭中,心中满是不解,默默地放下干材。

         张复成见他回来,说道:“徒儿,你不用去捡干材,婴儿是活人,不是婴儿尸,是为师弄错。”

         张青飞答应一声:“师父,徒儿知道了。”他自被婴儿咬伤手指后,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听到他师父说的话,终于能安心。

         张复成对红鬼道:“老道答应你的事,绝不会半途放弃。为了能顺利找到你的遗骨作想,老道希望你能原原本本地说出你活着时遭遇的厄运。”

         红鬼道:“老道长问起,我不敢再隐瞒。我的事还得从三年前活着的时候说起。”

         张复成打断红鬼的话头:“你说三年前还活着?”

         红鬼道:“老道长,我说的话无半句假话。三年前的我是安庆县一个青楼中卖笑的下贱人。”说着声音没了。

         张复成道:“红尘自由苦命人。这段你无需说,捡紧要的说吧。”他对卖笑人一向无好感,认为她们都是一些好逸恶劳的人。张青飞还未长成人,听到了会问东问西,不好回答。

         红鬼道:“老道长,我活着的时候是安庆县一小村庄的人士,自小双亲亡故,被亲人买入青楼,这种丑事死了我都不能忘怀,本不愿意多谈,碍于这段经历与我死于非命关联重大,不得不说。”

         张复成道:“老道失言,望见谅,你说下去。”

         红鬼道:“不敢当。老道长,还得多谢你。我肚中无才,说得不好,污了两位道长的耳朵。我长话短说。”

         红鬼活在青楼时,因身姿尚好,有一个艺名,叫做‘柳花红’,至于她的真名,早忘却了。

         祸事起于那年九九重阳节的夜晚,青楼老鸨让接待一个大富人家――秦寿。

         从那天开始,秦寿每晚都来看柳花红,送她金银首饰,说着甜言蜜语的话哄它。

         柳花红自十四岁破瓜接客来的几年来,从未有人对她像秦寿这么好过,她由此轻易上当,痴情于他。

         半年后的一天,秦寿哭丧着脸,说是要赎柳花红出身,娶她做小,苦于家中有母老虎掌管钱财,不能行事。

         柳花红自以为找到了如意郎君,拿出多年积蓄,和秦寿以前送她的那些财物,一并交给他。

         自那日起,柳花红盼星星盼月亮,空盼一场,秦寿的再也不来青楼看她。

         最初,柳花红还以为秦寿不去找他是由于被母老虎管的严,出不来;后来才听人家说,秦寿从未想要娶她,只不过贪图她的年轻美貌和钱财,玩弄她。

         柳花红当时已怀胎数月,经不起打击,她伤心欲绝,几日不吃不喝,也不接客,日夜以泪洗面。

         没了银子进账,老鸨翻脸不认人,不再给柳花红脸色看,不是打就是骂;赶她住进阴冷的材房中,押她做苦力,给她吃的都是客人吃剩的残羹。

         过了几月非人日子,柳花红怀胎十月,不能做事,被老鸨无情赶出青楼。

         街上楼房鳞次,无柳花红容身处,她只得厚着脸皮去找秦寿,让他施舍点钱财,也好活命。不料这一去,她不仅分文未取得,反到丧了命。

         秦寿见到柳花红后,根本不承认媒约的事,倒打一耙,凶狠地说她怀着野男人的孩子,去讹诈他的钱财。叫几个豺狼家丁对我一阵毒打。

         没打多久,体弱的柳花红昏死过去。杀千刀以为她死了,吩咐豺狼家丁草草地将她埋在后花园中。

         到了夜间,柳花红舒醒过来,顿时身子被重物压住,出不来气,她一手护住肚子,一手拼命地抓泥土,想要逃出黑暗的地下。

         过了不多久,柳花红感觉到头越来越沉,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直至三魂出窍。

         飞出地下的柳花红三魂想要扒开泥土,却无能为力,赶紧飘出秦寿的后院,去街上寻找救命人。但无论她怎么大喊大叫,别人就是听不到、看不到。

         就在柳花红绝望时,一个穿黑衣的老妇看到她,说是愿意帮她。她俩一起飞回秦寿后院。

         老妇对地面吹口气,泥土散开,显出柳花红的尸身,她又伸出一双长手,从柳花红尸身中取出一个婴儿。

         这老妇就是五行鬼母,柳花红当时一心挂念着她儿子的安危,没有考虑太多,到了后面,她后悔也来不及。

         当夜,五行鬼母带着柳花红母子来到老阴山,藏身于大槐树底下。

         五行鬼母告诉柳花红的三魂,想要报仇,需得一切听从于她。

         柳花红对秦寿恨之入骨,一心想要血仇血报,不顾后果,跟从五行鬼母。

         一连四十九天,柳花红在大槐树底下修炼,每逢月圆之夜,来到地面上吸取月华,五行鬼母则捉来山兽,给婴儿饮食。

         柳花红报仇心切,不分日夜勤加用功,又有了五行鬼母一旁协助,她很快从魂升进到红鬼。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去老槐村摄取村民生魂。

         柳花红最初一心只要去找秦寿报仇,不愿伤害他人,她和儿子已由五行鬼母控制身不由已,一旦不从,立马遭灭顶之灾。

         至于五行鬼母是如何到老阴山,柳花红从未听它说起过,因此不知晓。

         张复成道:“徒儿,这就是人心险恶的例子。”

         张青飞答道:“是,徒儿记住了。”心中巴不得揪住秦寿痛打一顿,拿尖刀在他身上比划比划。

         柳花红生死过程说完,张复成关了阴符镜,带着张青飞动身去安庆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