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回,说鬼捉鬼
        师徒两人相见,点燃油松木,借着火光,一同来到凉亭。

         阵阵腐臭从五行鬼母担子中溢出,味道和坏了的鸡蛋一般。

         “老鬼卖的臭鸡蛋?”张复成掩住口鼻,捡来一根树枝,挑开陶罐盖子。

         里面哪里有什么汤圆,有的是大小不同的眼珠子,和暗红的血水。张复成和张青飞唬得倒退两大步,蹲在凉亭外干呕许久,这才止住心中的恶心。

         那个灯火也不是真的,是一个三寸大小的放着黄光的景天,被困在木盖子把手上。

         张复成解开绳索,放了景天。

         景天发出嗯嗯声,围着张复成转了一圈,飞向高空,一点黄光隐没在黑幕中。

         张青飞满脸不解道:“师父,这臭虫和那恶鬼是一伙的,你为何放了它?”

         张复成长叹一声:“徒儿,你有所不知,先前与为师交手的那老鬼来头非同一般,我们惹不起。如今和它结怨,大凶之兆,往后的日子不好过。”

         张青飞奇道:“师父,徒儿听不明白你这话。那恶鬼再厉害,还不是被您老人家打败,它能有何大的来头,怕它作甚!撇开这层说法,你我性命几乎断送在它手中,它又伤害百姓性命,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我们除掉它,积德不小。”

         张复成神情落寂,道:“徒儿,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晓那鬼王厉害。趁着月色明亮,你与为师先解决这担污物,以免天明后惊吓过路的人。我们等会再趁夜色聊过通宵。”

         话毕,张复成带着张青飞走进山道旁边的山林中,去捡枯干树枝。

         张复成师徒二人忙碌小半夜,捡来一大堆干材,盖住五行鬼母带来的担子上,此时明月已高挂,深山雾气褪得单薄。

         火势越燃越旺,白烟中夹杂着浓浓黑烟,散发出恶臭阵阵,熏得站在一旁的张复成师徒抬脚躲避,远远地站着观望。

         青烟散尽,火焰熄灭,留下一堆火红的火炽,张复成带着徒弟走进凉亭。

         热气腾腾火焰驱赶走黑夜中的风寒,张复成师徒二人背靠着栏杆,秉火夜谈。

         张复成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空的皓月,娓娓道来:

         世上有三大鬼王,一为大力鬼王,一为独角鬼王,一为邙山鬼王。

         大力鬼王性善,乃是西方佛主座下,它在西方凡间四处游历,一生乐善好施,惩罚恶人,救济善人;凡世上良善者,对他敬若神明;作恶者,对它恨之入骨。

         独角鬼王亦正亦邪,游荡东方凡间;它跳出无常,独来独往,不受凡间人皇和阴间阎王管辖,兴起时,惩恶扬善,兴败时,助纣为虐,世人对它是又爱又恨。

         唯独邙山鬼王最为暴虐,凶残好杀,它自称一派,藏身极阴之地--一个名为邙山的洞府中。它手下皆是厉鬼恶魂,当中有二名鬼帅,一是五行鬼母,一是双面鬼夫,有四名鬼将,一是行乐鬼,一是苦难鬼,一是倒霉鬼,一是捉弄鬼;另有若干鬼兵,常流窜在世上作恶;每逢大凶煞年,它亲自出马,来到俗世中释放瘟疫,使得祥和人间成为苦海地狱,赤地千里,遍地都是饿殍,人相食,父子离散,母女不得相见;世人不伦好人坏人,对他皆是闻风丧胆。它还有一个最为恶毒的一点,睚眦必报,谁要是得罪它或是它的洞中鬼,一生将被它纠缠得不得安宁,至死方休。

         张青飞听得瞠目结舌,他一直只知道幽冥地府十殿阎罗王,哪曾料到世间还有作恶多端、害人如麻的鬼王。良久,他问出一句:“世间凡人真实可怜!平常要忍受苦、哀、病、贫四难,还要遭遇无妄之灾!师父,什么叫大凶煞年?能否作法避过?”

         张复成道:“凶煞年是天定,你我师徒无法改变。凶煞年分为两种,一是小凶煞年,每七年循环一次,每次持续七天,这些天中,黄泉门大开,妖力高强的凶神恶鬼从地府逃到世间为非作歹;一是大凶煞年,每四十九年轮回一回,每回持续四十九天,这期间,十殿阎王上天觐见天帝,邙山鬼王借地府兵力空虚之际,溜出邙山洞府,来到尘世间兴风作浪。”

         张青飞愕然道:“师父,徒儿有两个疑问,一是黄泉门为何打开?没有鬼兵鬼将把手?二是十殿阎王为何不留下一个看守,都上天界?”

         张复成摇头道:“你问的两个问题,为师也不清楚。为师说的这些,还是从你师祖嘴中听来。天机不可泄露啊!”

         张青飞咬牙道:“师父,如这般说,掌管世人的命数的十殿阎罗王,故意听凭邙山鬼王在凡间肆虐作恶,不差遣鬼兵鬼将去擒拿它?天上的圣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派遣天兵天将下凡万民于死活?神仙和妖魔鬼怪串通一气!”

         张复成勃然变色变道:“徒儿谨言,世人一切福祸皆有定数,天意所为,我等一介道士不得妄伦天帝和十殿阎王!否则将大祸临头还不自知。你要切记!”

         张青飞见到师父发怒,不敢再多说,他心中郁郁寡欢,手拿一根树枝挑拨火堆中的炭炽。

         发了一通莫名脾气,张复成神色缓和,摸着张青飞头顶,轻声道:“徒儿,你世事经历少,不知道有很多话是不能乱说的。正所谓祸从口出,往往一句话,会惹出天大风波。为师半生闯南走北,祸事见得多了。我教门人,本是尘世中命运多舛人,此生多做善事,不为别的,为的是来生过上顺风日子。你我师徒势力单薄,只做力所能及的事,不去做蚍蜉撼树的蠢事。你当下或许不明白为师说的话,等到你尝遍人间五味后,你就会明白为师说这话的良苦用心。”

         张青飞丢下树枝,低头认错:“师父,徒儿往后决不再肆意妄为乱说话。请您老人家原谅。”

         张复成笑道:“徒儿能明白为师的良苦用心,为师很高兴。站在为师的这边,你说的话并没有错。有些话,很有道理,只是不能从你我口中说出。”

         张青飞跪下,作揖道:“师父,徒儿有一事相求,望您老人家答应。”

         张复成一怔,站起扶张青飞,道:“徒儿,快起来,你有话就说,不必拘礼。”

         张青飞不起身,磕头道:“师父,我们找个有神灵的仙山躲起来吧。不要再去人世间降鬼怪,来生再完成未竟之事。”

         张复成凄然道:“好徒儿,为师明白话中含意。你怕为师被五行鬼母加害,这才放弃为来生积福的打算。为师诚谢,却不能成全你的好意。不是为师不知好歹,而是为师早就为自己算过命,命中该有一劫,逃不掉、躲不脱。葬身在鬼怪手上,是我的宿命。你快快起身!”

         张青飞哭泣道:“师父,是徒儿连累您老人家,所有祸事都有我来承担!”

         张复成安抚道:“徒儿,你我福缘有别,为师的祸你分担不了,也不是你应该分担的。是福是祸,因果定有报。祸去了,福自然来了。你要是为为师强行出头,逆天行事,到时恐生出祸端,不但解不了我的灾祸,还害了你自己。这么一来,为师罪上加罪,下辈子也不得好日子过。”

         张青飞停住哭泣,起身抹干净脸上泪水,道:“师父,我们当即动身,去超度冤魂,解救苦民。”他暗中打定主意,既然悲伤改变不了师父的生死命运,不如坚强,努力习练道法,日日行善积阴功,古语云:功到自然成。

         张复成心中感慨万千:“明灵一个赤子心,对我一片丹心,平常言行已显现出来,可笑我小心眼,出山前犹要耍小聪明戏弄他。能收他为徒,我此生无憾无悔。”嘴上道:“徒儿,明月已斜西,看情形,当前已过四更天,正值猛虎巡山的当口,不宜赶路;再者,为师恶斗五行鬼母已然累了,想要歇息一会,等到明天清早再动身。你也睡一睡,明天才有精力赶路。”

         师父要修养,身为徒弟的张青飞不适合强求赶路,他被五行鬼母惊吓一顿,又劳累半夜,身心早疲惫。他一合上眼,身在倒在条櫈上,随即沉沉睡去。

         火堆忽明忽暗,外面的一层完全熄灭了,凉亭中的寒气加重。

         张复成撩开冷灰露出闪亮火炽,又把从山道两边找的一小堆干树枝盖在上面,鼓起腮帮吹气。

         白烟起,烈焰升,炙热的火光驱走凉亭中寒气。

         待到火焰完全熄灭,张复成用热灰盖住通红火炽,脱下身上的百衲衣盖在张青飞身上。

         他则挨着徒弟坐着,悄悄地从竹箧中拿出几张符箓藏在身上,双脚盘膝,双手放在胸前,背靠凉亭柱子,闭上双眼养神。

         一团白色浓雾从黑色树林中飘出,飞到张复成所依靠的柱子后。

         一双血红双手从白雾中伸出,分别抓向张复成和张青飞的脖颈。

         张复成一手拿着一张符箓,贴在血红双手上,暗道:“果然还有漏网之鱼!”他从五行鬼母话中得知,它不是伤害四周乡民的那个恶鬼,它赶来老阴山的目的是为报仇。由此,他断定山林中的邪物除了它以外,还有其他的元凶,于是假装睡觉,引鬼出林。

         凄厉的一声惨叫,血红双手缩进白雾中,飞向黑色森林中。

         “孽障休走!”张复成双手合在一起,口中念念有词,十指做出一个“外狮子印”。

         符箓织成一张黄丝网,困住白色浓雾。当中红光闪耀,发出凄厉的女鬼叫声:“老道长,我不敢再加害你们。饶我去吧!”

         白雾消失,黄丝网中出现一个身穿大红袍的女鬼,拼命挣扎,想要逃出去。

         张复成不理会厉鬼求饶声,从怀中一面铜镜,对着它照去。

         一道白光从铜镜中冲出,罩住黄丝网中的女妖,嗖的一声,把它收了进去。

         张复成默念咒语,黄丝网变回符箓,他收回竹箧中,坐到张青飞身边,对着铜镜道:“孽障,除开你,在老阴山害人的厉鬼还有几个?都藏在何处?”。

         铜镜中的女鬼面目狰狞,阴笑道:“老道士,你放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张复成道:“孽障,你不说也罢,休想让我放你出去,我自有办法找到你的帮凶。”他默念咒语,关闭铜镜。

         女消失,张青飞脖上寒意凛凛,瞪着眼睛问:“师父,您收红衣女鬼用的是《乌冬二十一道符箓》中的‘飞灵网’符箓吧?这铜镜又为何物?”

         张复成把铜镜放进竹箧中,点头说道:“徒儿说的没错。正是此符箓。趁你问起的这个机缘,为师与你说说我在老阴山用过的法器和符箓的用处:

         一为飞灵网,它能困住鬼和魂,却不能困住魑魅魍魉。

         二为阴符镜,专门收押鬼和魂,不能收纳魑魅魍魉。

         三为离魂镖,七支一齐击中同一鬼体,五行鬼母也逃不掉。离魂镖有个缺点―-不易练造。一次只能练造七支,每打造一只离魂镖,不单需要黄纸辰砂,还需要集聚四十九件阴功,最难的还是需要出生在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的八字纯阳童男在斋戒四十九天后撒出的尿水;离魂镖一出,必会击散鬼魂,有损我教弟子的阴德,因此不能轻易使用。你年纪小的时候,为师不教你,只要你死记硬背,原因有二,一是你年纪幼小,尚不能理解;二是道法需在与鬼怪对决时才能学会。至于其他法器和符箓,为师用过后再与你慢慢道来。”他说完乌冬教法器和符箓,接着说起鬼魂。

         鬼魂两字连在一起,常常被世人认为是一种东西,实则两者之间有着天差地别。

         世间万物都是由天地间阴阳气****产生,阳气归为魂,阴气化成魄。人死如灯灭,魂离开魄。得善终的魂,都由冥府来的鬼差带走,枉死的魂,则游荡在凡间阴气中的地方,无形无色,过了头七,吸收月辉精华,方才变成白色,成为一个真正的鬼,这种鬼称为白鬼,此时的鬼还不能说人言,只能说鬼话,不善变化,能吓唬人,不能伤人。

         又过七七四十九天,白鬼吸收阴气月华,转变为青色鬼影,称为青鬼,它们能变化,能迷惑人,本性善良的,这时能救人于危难,本性邪恶的,能把人推入江河中,害人性命,又或是搬动石头砸人做尽恶事。

         再过七个四十九天过后,青鬼转而变化成红色的鬼,这时候的鬼称为红鬼,这时的鬼变化多端,能使出鬼力,导致飞沙走石;能吐出使人三魂出窍的秽气;能将无形阴气化成有形凶器,继而害人。

         红鬼要想说人话,必须在阴气最重的月圆之夜附上生人的身子七回;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八字纯阴的女子若在她的本命年本命月本命日本命时的正午夜时分死于非命,直接变成红鬼,又称为凶煞,此种鬼怨气深重,最能为祸人间。

         最为凶残的是墨鬼,又称为黑魆,这种鬼全身漆黑如墨,长有坚硬如铁的獠牙利齿,由凶煞红鬼吸食四十九人三魂七魄转变而来,妖力深厚,可吞云吐雾、移山填海;可一日行千里;可在白日青天出来行凶;每逢月黑风高夜,出来活吃人心。

         魑魅魍魉又与鬼魂有别,它们都是山林水泽间的飞禽走兽或是山石树木吸取天地精华变化而来,都是坏的,少部分是好的比如柳树成精,狐狸成怪。

         叙谈间,五更天已过,天空渐渐放明,火堆几近熄灭,山道两边丛林中散发出的寒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进了凉亭中。

         一夜未眠,又在滴水未进间恶斗五行鬼母和收复红鬼,张复成耗尽精气,累的筋疲力尽,因担心还有余孽作恶,对他们师徒不利,他强打精神守夜,急需去到最近的老槐村中城隍庙中睡上美美一觉。

         因担心山风吹走火红的火炽到山上引起丛林大火,张复成从小道边的折下一根湿树枝,摊开火堆。

         寒风侵袭,残余火炽全都烧化为黑灰,火堆最后一丝热气散尽,张复成师徒二人打点好行装,踏出凉亭,走上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