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回,张道士救人
    开头的几天,中阴毒的年青人一刻不停地大声叫嚷,口道无人听得懂的言胡乱语,不眠不休、不喝不吃。

     人是肉做不是铁打,中阴毒的年青人的身子日渐消瘦,黑气越来越重,喊叫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他们的父母终日以泪洗面。

     杨老九长叹一声:“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爹娘不愿亲眼见到他们活活地被阴毒折磨致死,丢下手中农活,到处寻找救命的神仙;一个个道观庙里求神拜佛,方圆百里都求遍。可怜可恨!”

     张青飞愤愤道:“可恶至极!一为道士,一为和尚,身为一个出家人没有一丝怜悯心!”

     张复成道:“徒儿,稍安勿躁,先听杨老伯说完。”

     杨老九道:“小道长,乡亲也曾经从远处道馆请来一个道士、佛寺请来一个僧人;半夜做法时,双双被恶鬼吓得连滚带爬跑出山。自那以后,再无学道法之人敢来老槐村。”

     张青飞张口结舌道:“那道士和僧人也太不济,习道学法的山中人脸面都被他们丢尽!”

     张复成瞪了他一眼,呵斥:“徒儿休得乱说!道家分为很多流派,不是每一派都会降鬼捉怪。道馆中的大多同道中人习的是清修。至于佛家子弟,也不是人人都有降魔法力。”

     张青飞垂手道:“师父,徒儿受教,一时失言,敬请您老原谅。”

     张复成道:“罢了。以后不许再多嘴,且听杨老伯说完。”

     杨老九道:“老道长,勿怪小道长,他是个有善心的人。要怪就怪老汉。”他说着颤颤巍巍地扭动身子,双手作揖。

     张复成扶住他道:“杨老伯,您老坐好,我不怪他就是了。”

     杨老九道:“多谢老道长。我还是续说老槐村的事。祸事一桩接一桩,不到半年,全村年轻的妇人接着中了阴毒,那玩意比瘟疫还险恶。绝望中,身子骨尚康建的乡亲们往外逃亡,很多躲进了供奉菩萨的庙中,最终躲过一劫,命时保住,但他们此生不能出庙。老汉这样年迈体弱的,没有逃出山,一是舍不得祖业,二是身子都被黄土埋了一截,不愿去为出家人增添烦恼。只可怜众后生,活活地被折磨致死。”他说道这,话已说不出口。

     张青飞听得怒火中烧,又不敢说粗话,他起身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狠狠地跺脚。

     张复成心中恼怒,恨不得一斧头将阴符镜中的红鬼劈的稀巴烂,顾虑老槐村村民性命着落在它手上,强忍住,重重地用手捶地。

     杨老九停住抽泣道:“两位道长,老汉带你们去老槐村,万望莫推辞,救乡亲们性命。”

     张复成搀扶他起来,道:“杨老伯,降服恶鬼救人性命是我乌冬派弟子命中注定之事,不敢推辞。今日我师徒二人本就想去宝地寻一城隍庙落脚歇息,不曾想遇到在此您老,这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请您老前面带路。”

     杨老九转悲为喜道:“谢天谢地,老道长肯去捉鬼,我等乡民有救了!老汉诚谢老道长顾全老槐村村民性命!”他说完执意要跪拜,张复成只好随他。

     杨老九领头,带着张复成师徒二人来到了进村的路口。

     张复成叫住杨老九,他找了一处可以俯瞰老槐村的地方,往下观望。

     仔细观察一遍,张复成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老槐村会招引厉鬼。”

     杨老九失声道:“老道长,你从这里看到了老槐村中的恶鬼了!它在哪里?老汉为何看不到?”

     张复成道:“杨老伯,你们村之所以叫老槐村,是因为槐树多吧?”

     杨老九道:“老道长说的对,百年前五代时期,老槐村不过一处荒谷,没有槐树,没有人家。杨家祖先为躲避战祸,最先迁移到此处,带来了槐树数十颗种子种下,目的是治病疗伤;不曾料想,到了后来,槐树越发越多,百年下来,长的满山满坡都是。”

     张复成道:“杨老伯,您老祖先种槐树入药,情有可原;老道不明白,布置成一个牛头尖角形状,有何用意?”

     杨老九茫然道:“什么牛头尖角?我活到花甲之年,从未听先辈说起过。老道长,劳你为老汉指点一下,我倒要瞧过仔细。”

     张复成边说边比划,为杨老九点出牛头的位置,牛角的位置。

     杨老九道:“经老道长这么一说,老汉记起一件事。几年前,老槐村曾经来过一个风水先生,白发白须,很有神仙的模样。他和杨太爷说,我村中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破了的聚财盆,五行缺金,住在这里的人发不了财,需要种两排槐树伸出去做接引子,日后才能发财。杨老太爷相信了他的话,召集大伙移栽槐树。老道长,乡亲们中阴毒的祸根是那些槐树?”

     张复成点头道:“杨老伯,正是如此。依照风水书的记载,我们所在山脉呈游龙走势。至阳之地,本不该有妖邪出现。槐树属阴,禁忌栽植房屋四周;老槐村栽种如此许多,本来是容易招惹阴邪,由于该地处在龙身上,倒也阴阳调和,百来年都没出事,就是这个原因。但当槐树栽种成牛头时,福地变祸地。从生肖相克相生面上看,牛克龙,牛的一对尖角插入龙腹中,害的游龙不得安宁,阴压倒阳,阳地转化成阴地,汇聚阴邪鬼气。依我所见,老阴山上肯定有许多槐树。”

     杨老九点头道:“老道长一言道中。那也是风水先生叫乡亲们栽的。按他的说法是什么‘首尾财相连,金银滚滚来’的名堂。当前看起来,他没安好心。”

     张复成道:“杨老伯,那风水先生不是真的,是害你们的恶鬼变的。乡亲们中阴毒的起因既已找到,我们进村看看。”

     杨老九目光闪烁,道:“老道长,我们将那村中槐树全部毁去,能否解除乡亲们身上中的阴毒?”

     张复成说道:“杨老伯,那只能毁掉阴地,老槐村转为阳地。不能消除老乡们身上的阴毒。”

     杨老九神色黯淡,道:“老道长,依你这么说,乡亲们没得救了。”

     张复成安抚道:“杨老伯请放心,老道有把握解救老槐村的老乡们。我们能说也说了,该看也看了,时辰已到巳时,进村的好时机。”

     杨老九见张复成说得坚定,放下心,在前面带路。

     穿过密林,拐过几道弯,杨老九领着张复成师徒二人进了老槐村。

     村中最多的是槐树,长得枝叶繁茂,一眼望去,一片葱葱郁郁。

     张青飞憋不住道:“师父,您什么时候教我看风水?”他一直想问,又担心师父责怪。

     张复成拍着张青飞肩膀道:“徒儿,不是师父不肯教你。因为师父自己对风水学说也是一知半解,略懂皮毛。风水学说起于上古时代堪舆学,糅合八卦学问、阴阳学问、地形学说、儒学、道学、理学等等许多,实在是一门最为深奥的学说,没有渊博的学识,没有二三十年的潜心苦读,掌握不了。”

     张青飞听了连连咋舌,不敢再多问,他心想:“二三十年后,还不知道活不活在世上。”

     乡路两旁不少良田四周长满了荒草,埋着不少新坟,上头挂着残旧的纸钱,看情形很久没人打理,显得萧条荒凉。大半房舍屋倾斜一边,堂屋前挂着铜镜,房顶上的瓦片被风吹开多处,露出大小不同的缺口。这与张复成几年前看到的情形截然不同,那时候,老槐村人丁兴旺,到处生机勃勃。

     张复成见到正在劳作的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老叟老妪,不见青壮年,他们满脸青黑色,身形单薄,做事有气无力。

     三人走到一个回龙弯时,一个在地中劳作的老叟喝道:“杨老三,他们是你的什么人?你胆敢带到我村,不要命了!”

     杨老九大声回道:“王五爷,我是老九,不是老三。这位就是我们久寻不到的张老道长,您老不认识了?”

     张复成行礼道:“王大爷,老道道号长足道人。这是我徒弟明灵。徒儿,见过王大爷。”

     张青飞鞠躬道:“太爷,小道有礼。”

     王老叟看了看张复成师徒二人,盯着杨老九,喊道:“你确实是杨老九。他是掌猪大人?什么有礼无礼的,老朽通通不记得了。他来老槐村买猪的?老九头,你告诉他,我们猪要留着过年,不卖!让他们走。”

     杨老九叹口气对张复成道:“老道长,王二爷脑子被阴毒弄坏了,时好时坏,您老别见怪!”

     张复成道:“杨老伯言重,这都是厉鬼惹出来的祸,不能怪王大爷。”

     杨老九说声多谢,又对王老叟道:“王二爷,你说错了,两位道长是来我们这里捉鬼,不是买猪。”

     王二爷目光在张复成师徒身上扫来扫去,道:“捉鬼?谁是鬼?他们不是要捉老朽吧?”他说着神色大变,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杨老九跺脚道:“王二爷,别跑!两位道长是为你治病的。”

     王二爷边跑边道:“我没病,你才有病,让他们捉你去。”

     杨老九僵在原地,尴尬道:“老道长,我们先去寒舍喝杯姜茶。”

     张复成看着王二爷远去的背影,摇头道:“杨老伯,烦你一路上喊喊乡亲们,请他们到杨家祠堂去。”

     杨老九道:“老道长,两位劳累得很,先去我家坐坐,我再去告知乡亲们。”

     张复成道:“多谢杨老伯好意!乡亲们所中阴毒甚深,多耽搁一刻,多份危险。正午是一天阳气最重的时候,是除掉他们体中阴气最佳时机。”

     救人要紧,杨老九不再啰嗦,一路上逢人就喊:“张老道长来我村捉鬼除祸,快去告诉大伙,都去杨家祠堂集合。不能走的,抬过去。”

     下到老槐村最低处,身处烈日下,张复成居然感觉到寒意阵阵,他很清楚,阴气在此地郁结很深,需得打开一条通道接引阳气。

     欲除主谋,先剪除帮凶,张成道来到杨家祠后,吩咐张青飞去到两排槐树林中,按照八卦图式样,分别每个牛角尖上的八颗槐树上贴八张符箓,用红丝绳连在一起。

     巳时末,老槐村剩下的村民都去到杨家祠堂,张复成将他们分成八个小队,按照八卦图围成一圈,老叟在一边,老妪在一边。

     一张木桌子摆在正中央,桌子中央摆着一个用白布叠成的宝塔;宝塔四周有八道灵符,顶上是镇坛木,里面是阴符镜,下方是两样法器:法剑、法铃;木桌前后站着张复成和张青飞。

     人无影,午时三刻,张复成双手合成一个“离火印”,口中念咒:“金乌下界,化无量火、无孽火、无情火、无难火、无灾火,转三昧真火,烧尽凡世间无良凶障。起!”

     牛角尖中的槐树林冒出两道白烟,十六颗槐树一同噼里啪啦燃起熊熊大火。

     片刻过后,起风了,热浪从槐树林那边滚滚流进老槐村,挤走阴冷寒气。

     坐在地上的众村民热得额头上布满汗珠。

     消除淤积阴气,阳气通道打开,消除众村民体内阴毒最佳时机到了,张复成双手手掌交叉,合为“外传印”,念三光化食咒:“浩精生法,氤氲凝天中,两曜共澄澈,五纬相交通,三光焕已明,宝凝三宫,帝乡会九老,咽服百骸丰,金华照光景,身与日月同,念道上圣前,万劫寿无穷。”

     数道红光从宝塔上飞出,没入众村民体内。

     少顷,众村民从头顶道脚底板,全身冒出黑气。

     黑气出尽,年纪老的村民汗流如注,躺倒在地上,昏然不醒。

     张复成心中凛然:“他们三魂被厉鬼摄走两魂,需得找回失去的两魂,他们身子方能复原。”

     是时候见元凶大恶,张复成双手合成“御飞印”,默念御飞咒语:“飞灵飞,结丝网,困鬼魂。”飞灵符结成一道****,箍住宝塔。

     张青飞双手合为“御镜印”口念御镜符咒:“金光闪,铜镜开,鬼魂出。”打开阴符镜,显出红鬼。

     张复成转换手势,合成“御剑印”,口念御剑咒语:“阳气冲,宝剑起,御鬼魂。”法剑从木桌上飞起,笔直竖立在宝塔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