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雨落心凉
    “三颗糖……”

     林子轩仰面躺着,那日的情景犹如发生在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有很多时候,往日之景总会在我们身前回放,可当你伸手去触碰之时,那一抹回忆便如泡沫般破裂而去。可偏偏当它正在发生之时,所有人都忽略了,没有人去在意它,直到失去后才又追悔莫及!感慨那往日时光,一去不返!

     此刻,林子轩便是这种状态,想要触摸却不及,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息往日时光的美好。

     他闭上眼,仔细地品味着回忆的过往,逝去的都已变成可看不可触的回忆,可现在却还是真是的,触手可及的,为什么不去争取,去把握呢?

     心中下定主意后,林子轩坐直身体,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忙碌起来。笔下飞动,很快,一副抽象的印象派作品便展现在他面前。

     嗯,说起林子轩的画技,那是不得不谈的,从小,老师让他画只鸡,他却画成了鸭头却还保留着鸡身。自打那天起,老师就再也没让他进过人体绘像课的教室。

     “嗯,终于完成了,哈哈,这幅小镇的图被我的神笔描绘出来了。”林子轩对着一幅只有几条横竖交叉的直线图哈哈大笑,“嗯,从家里出发,到这家精品制糖店,再赶去我们的秘密基地,嘿嘿,时间刚刚好。”

     终于,八月三十号来了,大清早,天还未亮,林子轩便骑着单车从家里出发,向着小镇边缘地带的一个小作坊奔去。

     天依旧阴沉着,似乎还洒着微不可闻的细雨,借着天边那一抹熹微,林子轩快速地在坎坷小路上行进着。

     “呼!没想到雨竟然大了起来,这下完了,没带伞的我该如何是好?”林子轩骑着单车抬头望去,撇了撇嘴自我嘲讽道。细雨开始变得密集,急促,像林子轩赶路一样急促。

     “不过,对于早就习惯了淋雨的我,这点雨,小意思啦!”林子轩骑着车从一处大坡飞身而下,任由细雨飞流在脸上也毫不畏缩,勇往直前。

     天渐渐亮了,天却依旧阴沉,但雨却没那么急促了。突然,林子轩极速前进的单车骤然横立而停,身前正是一个小型的作坊。

     “呼!终于到了!”

     林子轩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快步走进这家古式的作坊。

     这家作坊虽然外表不太亮丽,但却是传承了几十年的老作坊,依旧在用手工制糖。或许,这里是这座小镇,甚至是这座城市里唯一一家手工作坊了,由于制作技术落后,作坊已经很破败了。

     但是这里的糖果却是任何一家精品店都比不了的,所以,依旧有一些固定的老食客们愿意来此订做,当然,作为吃货的林子轩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而作为林子轩死党的逯林,自然也对这家店的糖果恋恋不已。

     若是说有什么可以做赌约的,那就非此店莫属了。

     “嘿!老爷爷,我又来咯!”

     林子轩豪放地推门而进,像是进自己家一般熟稔,屋里有些昏暗,开着一只昏黄的旧式灯泡。一位老爷爷正弯腰在一只木槽内缓缓地搅拌着,佝偻的身影让林子轩看着都有些心酸。

     这家小作坊是老爷爷开了大半辈子,因为开得有了感情,所以,即便是住在城里的儿子再怎么劝说,也不愿舍弃这半辈子的心血。可以说,是一个很倔强的老头子。

     “咳咳,欸,子轩,你小子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老爷爷听见有开门声,转身看见林子轩,呵呵地笑着。

     “嘿嘿,当然是想你啦!”

     “一边去,说得再怎么好听,我也不会给你打折的!”

     “额,爷爷,别这样,我们还要一起玩耍呢!”

     “哼!玩耍?好啊,把你欠我的糖都还给我啊!”

     “额,其实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哈!”

     “……”

     几个小时过去了,林子轩手中倒提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向老爷爷挥手作别,老爷爷佝偻着身子,眼中带着慈爱送别林子轩。

     “唉,糖本就是糖,你却付出了这么多的感情,得到的已经不是糖了,祝你好运吧小子!”

     “呦呵!”

     林子轩将装有三颗亲手做的糖果的精致盒子紧紧护在怀里,不让它们淋上一丝风雨。

     冲过了几条小坎坡,子夜的心也不禁变得飞翔起来,似乎深埋于心底的一枚种子,在细雨的无声滋润下渐渐突破了泥层,露出了那一抹嫩绿。

     突然,砰地一声,林子轩身子离开单车向前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糖,我的糖!”

     林子轩爬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糖,装在精致木盒内的糖,此刻,它们正躺在泥泞的地上,沾着灰色的泥土。

     “我的糖……”

     林子轩捡起满是泥泞的糖果,眼泪不知不觉地便淌了下来,混着雨落,分不清是与非……

     那个雨天,下雨的那天,林子轩来到了与逯林约定的地点。满身泥泞的他,立于树下,静静地望着着湖边的那一抹绿色。

     灰色的湖泊溅起一圈又一圈灰色的涟漪,四周轻轻摇曳的绿树仿佛成长了不少,在雨落的日子里,成长了不少。

     湖边的那一抹倩影,独自撑着伞,在雨下,在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