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火焰【上】
        “哼,有胆识,不过你也不要不服气,我会亲自监督你,三天之内不能释放火焰,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吴菲说完转向生门弟子:“全体都有,早课开始。”

         早课开始了,冯迹留下来监督大家,也一边早课,因为冯迹是飞行在半空中的,目光到处打量。

         生门的弟子们开始了集体早课,一时间,各种异能就像爆米花似的爆炸开来,狂风、雷电、火焰等等各种异能此起彼伏。

         “你跟我。”李舰东看得惊讶的时候,吴菲的声音响起,李舰东跟着吴菲离开了人群,走向生门的大楼,一边走,吴菲道:“跟我说说你的火焰术到了生门地步?”

         “我说过了,我不会。”李舰东直截了当地说。

         “你是第一个敢在所有生门弟子年前和我顶嘴的人,记住了,不能有下一次。”吴菲道。

         “这间屋子是传授异能的功能屋,现在可以测试你的异能了。”走进一间屋子,吴菲转头对李舰东说。

         李舰东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吴菲,“我跟你说过,我不会。”

         吴菲冷笑道:“很好,你不会,我教你。”吴菲停了一会,说,“下面你要聚精会神了。”等李舰东点头,说道:“心里想着火焰,放松自己的心情。”

         李舰东照做了,他的心里,出现了两团火焰,是从帽子男的双手喷发出来的。这两团火焰,燃烧了李舰东的内心,他的内心,变得愤怒和疯狂,他咬紧牙关,拳头捏的格格响。

         “你在干什么!”吴菲厉声喝道。

         李舰东睁开眼睛,脸上表情十分古怪。

         “我让你想着火焰,你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究竟想干什么!”

         李舰东冷冷地说,“我心里想着了火焰。”

         “但是你的表现告诉我,你只是想着火焰,内心并没有放松!”吴菲冷道。

         “抱歉。”李舰东说,他重新响起了火焰,这一次他是想着,火焰从自己的身体里聚拢到手上,整个心境,慢慢平静下来。

         似乎,时间过去了很长,又似乎很短。

         他的体内突然一股热流旋转起来,从四肢百骸聚集到手上,他能感觉到身上有些炙热,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双手冒出两团鸡蛋大小的火焰球,不禁惊得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这一退之下,心境大乱,那两团火焰就这样消失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安然无恙,李舰东只是认为,自己眼花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吴菲,吴菲脸色古怪,盯着李舰东的手看了一阵,冷淡地说,“想不到你真的具备火焰术。李舰东,就按照你刚才的练习到晚上,等你熟练掌握运用火焰了,明天再和其他弟子早课。”

         吴菲就在一边的地上盘腿坐下,李舰东坐在一边,一遍一遍地重复刚才的动作。

         整个奇门的八道门,八种不同的颜色,在整个奇门宫内像是彩虹一样发出惊人的变化,各式各样的异能冲天而起,让奇门宫显得威严而神奇。

         ……

         万鹏忙了一天,今天小店的生意出奇的好,这是他盘下这个店一个多月来生意最好的一天,除了当天的店面房租,水电以及进货这些外,净赚三百块。

         老人喜笑颜开,当苍灵灵来找李舰东的时候,万鹏笑道:“灵灵,我今天赚了不少钱,一起去买菜吧。”

         “万爷爷,李舰东呢?”

         “舰东今天不舒服,在屋里睡觉呢。”

         “难怪敲门没有人应,还以为在店里呢。今天礼拜六,爸妈晚上不加班,我想做一顿好吃的,万爷爷,我们走吧。”

         一老一少在菜市场各自买了很多菜。

         苍灵灵依旧砍价依旧彪悍,但尽管如此,还是大手笔地花了三十块钱,买了半只鸡,瘦肉等等。万鹏虽然见识过苍灵灵的能力,今天也是让他更加刮目相看,几乎菜市场的商贩们,都认识苍灵灵这个妖孽了。

         万鹏毕竟是个男人,虽然老了,但不会再菜价上过分砍价,他花了五十多块,买的东西不足苍灵灵花三十块钱买的三分之二。

         回到出租房三楼走廊,苍灵灵说了一声万爷爷再见,就回家去煮饭烧菜去了。

         万鹏开了门,看了一眼少爷紧闭的房门,心想,“少爷大概是累了,我做好饭再叫他吧。”万鹏能做一手好菜,他知道少爷喜欢吃的是什么。自从带着李舰东来到这里,万鹏做饭,从来都只是以李舰东喜欢吃的角度去考虑,去做。

         今天也是如此。

         万鹏精心做了一份红烧肉,炖鸡,爆炒鸡丁,麻辣豆腐,豌豆汤。

         在这种务工人员聚集的棚户区,卖的菜都是很普通很亲民的菜,价格便宜。但是在外来务工人员眼里,菜价一年比一年涨,工资却是没有见到加一分。

         万鹏是在苍云庄园当管家的人,每天吃的都是和李云一家人在一起吃,虽然不是每吨都山珍海味,但都是价格不菲而且营养均衡的食物。

         在棚户区这个东宝村,万鹏也是力所能及的希望李舰东吃的好一些,毕竟少爷还在长身体。

         他解下围裙,敲了几下卧室的门,没有听到李舰东的回答,万鹏以为李舰东还在睡觉,于是喊了一声:“少爷,吃饭了。”

         没有回答,万鹏连续叫了几声,敲门也响了一些,可是房间里依旧没有动静。

         房间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万鹏有钥匙,也打不开。

         他心里有些焦急,用力拍门,还是毫无动静。

         万鹏拿来螺丝刀,将房门拆下来,可是房间里,哪里还有李舰东。

         万鹏就惊呆了,他赶紧跑到窗前,窗户是拇指粗的贴条固定起来的,而且没有锯断或者撬开的痕迹,天花板没有出口,因为是平房。

         房门是从里面锁死的,房间空无一人,少爷去哪里了?

         万鹏的手都在抖,他的脸色苍白。

         他瘫坐在门边的椅子上,用力喘着粗气,许久之后,他拿起房间里的固定电话。这个电话是万鹏在旧家电市场买的,每个月多交十块钱的电话线钱。

         他拨打张丛林的电话。

         这是他和张丛林联系的电话,因为李云和苍卉雯的案子,他要经常过问一下。即便他知道现在张丛林很难,案子被搁浅了准确说已经定案了。但是张丛林在和李舰东谈了一次后,来找万鹏,告诉他,他不会放弃。

         作为一个公安局长许的诺言,万鹏是信任的。

         电话响了,正在公安局大楼食堂吃饭的张丛林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匆匆端着饭盒离开了,走到偏僻处接听,“万先生,你有事吗?”

         “少爷不见了,张局长,电话里说不方便。”然后就挂了电话。

         张丛林意识到事情不好,放下饭盒,开着自己的老捷达车离开了公安局大楼。

         万鹏在等待张丛林到来的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到处寻找或者到处乱喊,因为他知道,房间从里面锁死,就等于少爷没有离开房间,但是房间的唯一窗户是铁条焊死,而且只有一拳头的距离,少爷十三岁,快一米七了,不可能钻的出去,而且这里是三楼,距离地面七八米。

         他不敢想,就只有等张丛林来,他是公安出身,一定能看出门道。

         张丛林来的很快,见到张丛林,万鹏连忙走过去说,“张局长,今天少爷没有去店里,他说身体不适想在家睡一天,我回来做好了饭叫少爷,怎么叫都没有得到少爷的回答,我只有用螺丝刀撬开了门,发现少爷不见了。这件事太过奇怪,所以我只有请张局长你来了。”

         张丛林看到躺在地上的房门和李舰东的屋子,也觉得很奇怪,他一边检查,问道:“舰东少爷这几天有什么反常没有。”

         “昨天放学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万鹏说。

         张丛林心里一惊,昨天放学,不是自己去育才中学找李舰东去海边谈了一下关于他父母的案子问题吗,后来李舰东一个人离开了,虽然这里距离海边不远,也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李舰东如果昨晚没有回来,万鹏一定打电话问自己。

         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张丛林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他在窗户边查看了一阵,走回来说,“万先生,你确定舰东少爷没有跟你一起出去?”

         “没有啊,房门从里面锁死,我用钥匙都没有打开,才将门拆掉。”万鹏着急的如同热锅蚂蚁。

         但是张丛林却十分敏锐,万鹏说的话和李舰东的不见了,显得很诡异。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怀疑万鹏说谎或者万鹏干的,因为万鹏的资料他那里有。万鹏是跟随李云夫妻创业的人,一生未婚未有子女,早就把李舰东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而且万鹏心理健康,对李家忠心耿耿,这些年李云给他的钱他都存起来,虽然有好几十万,但却是用李舰东的名义存的钱,还有一封遗书存在银行保险箱里,张丛林去调查过,遗书写的是,自己蒙受李云夫妻照顾,给了自己一个安定的居所,自己这些年得到的钱,是李家给他的,将来自己离开,这笔钱也将回到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