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个“死”的人
        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会议室的门。Ω81  『中Δ文  网

         那个走进来的人。一米六七的身高,很年轻,年轻的就是一个少年,十三四岁的少年。大家都心里奇怪为什么会是一个少年。

         李舰东。

         李舰东穿着一件深黑色的西装,脸色白净中带着一股健康的傲气,那一股傲气是与生俱来的,是坚强不屈之下日深月久演变而出的。

         当所有人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都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当然除了刘国岚之外。

         “这,怎么会是他?”

         “他就是公司的接班人?”

         “这是谁啊,走错地方了吧?”

         “这家伙疯了?门口的安保怎么回事,怎么能放这种人进来?”

         “……”

         当李舰东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种声音,整个会议室里过千双眼睛盯着他,**辣的在他身上打转。如果眼睛是刀子,他已经被千刀万剐,或者被切开脑子,来看看是不是秀逗了。

         李舰东走向主席台的位置,眼睛从哪些巨头们的接班人脸上一扫而过,看到刘国岚和陈光辉中间的那个空位置,他脚步没有快一分也没有慢一分,就这样走过去,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坐了下来。

         又是一阵嘘声!

         李舰东坐下来之后就听到有人喊道:“那小子是谁啊!保安,赶紧进来把这个人弄走,今天不是愚人节,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声音洪亮,每个人的耳朵都震得有些嗡嗡作响。

         门口的保安站着不动,或者说,那扇会议室的门,没有人敢在开会的时候打开!

         喊话的是一个五十来岁头稀少肥胖无比的男人,一脸的肥肉。

         他是站起来说的,脸上表情十分愤怒,但是即便站起来,也显得很矮,估计只有一米六的样子,或者不到。

         李舰东看着这个人,大家的目光又都看向这个人,这个人却是一脸的冷笑。

         李舰东淡淡地开口,“李秀波是吧。”

         “是。”男人傲然道。

         大家又都是一愣,这小子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很好,”李舰东表情更加冰冷,看了他一眼,这个李秀波嘴角一抽,心里一惊,这个少年的眼睛是如此的犀利,好像很多年前自己见到过。

         “李秀波,莲村公司重庆江北区莲村珠宝分公司负责人,所在的分公司年收益从最开始的一千万到现在的三千万,足以见得你的成就之高。哼哼,你还好意思把自己弄得脑满肠肥。你和自己的老婆离了婚,娶了一个四川籍的三线女星,这个三线女星一年后出轨,你又和前妻复婚,却陷入了三角关系的经济纠纷当中。去年你负责的江北区分公司年绩直接下降了百分之二十,这是前所未有的,说,你是怎么做的!”

         李舰东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这个十三四岁的家伙怎么对这个李秀波那么清楚,而且李秀波在莲村公司的所有分公司或者下属企业当中,只是末流角色。能有资格来参加这种全体会议,主要是因为李秀波是江北区的分公司负责人而已,仅此而已。

         可这个少年,居然能一下像是掀老底一样将李秀波的老底掀了出来,这还不算,而且还把业绩不及格和他的混乱生活连在一起,这是要给李秀波一个下马威了。

         李秀波脸色一变,喝道:“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李舰东冷笑道:“我的证据,不需要向你展示,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李秀波,我自我介绍一下自己,也向在场的人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李舰东。”李舰东说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提高了音量,环视众人,神情变得严肃,“从今天起,我就是莲村公司的董事长。我虽热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但是作为莲村公司缔造者之一李小牧的继承人,我是有这个资格接管这个公司的。”

         李舰东不理会李秀波,看向主席台上的巨头子女们:“本来你们也有资格继承董事长这个位置,但是你们从小到大,学习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别说让你们接管公司,就算让你们接管一个小地方的小分公司,你们在座的巨头继承人们,有几个能做到的。吸毒,生活糜烂,不学无术,你们绝大多数都学会了。你们在挥霍你们父亲留下的财富,这是你们的权利。但是谁要是在我以后的工作中拉帮结派要搞倒我,我会让他一无所有。我的目的,是带领所有的人重新将莲村公司带入最辉煌的时代,让这个最辉煌更上一层楼。”

         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看着李舰东。

         李舰东把目光看着李秀波,冷道:“李秀波,从今天起,解除你江北区总经理的职务,回家去把你的私事解决了再说。分公司的工作由副总经理代管,一个月内把业绩提上去,以后就是总经理。”

         副总经理没有来开会,但是这个决定,已经被人事部门的人在一边记录了下来,而且立即给副总经理打去电话,说明情况。

         “李舰东,你没有权利解除我的职务,这些年我给公司带来……”李秀波歇斯底里咆哮道。

         李舰东怒然而起,指着李秀波喝道:“李秀波,你不要跟我说你给公司带来了什么,你的确是给公司带来过效益,但是那些效益,已经被你这些年挥霍掉了,浪费掉了。不要以为这七八年莲村公司没有董事长,没有那些巨头在,你就想胡作非为。但是我告诉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私事不会影响你的工作,但是你把工作带来的效益和你的私事搅在一起,而且你把分公司的一部分钱拿出来贴补你的私人漏洞。至于贴补哪里,你心里清楚。如果你不清楚,我一件一件给你数出来!”

         李秀波瘫坐在椅子上。

         不用李舰东证明,李秀波这个无力反驳的举措已经证明了一切。

         人们这才惊讶地看向李舰东,这个少年,为什么掌握的那么清楚。

         而刘国岚,则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陈光辉,陈光辉目中放光,更多的是惊喜的目光。

         李舰东看着坐下去的李秀波,放缓语气,“我并不是针对你,我今天,除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外,我还有清除一些公司的残渣。”

         最后这句话,人们面面相觑。

         李舰东看了一眼全场,全场的人也顺着李舰东的目光移动。

         主席台上巨头们的子女们,不少人怒视着李舰东,握紧了拳头,不少人目光带着恨意,但是一部分人,却是微微点头,心里对李舰东起了建交之心。

         李舰东的目光在全场移动了一遍,收了回来,在场的负责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李舰东低垂着头,突然说道:“王华奎!”

         此言一出,一个坐在第一排年过三十身高马大的男人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却微笑看着李舰东。

         李舰东看着他,平静地说,“王华奎,莲村公司旗下石油公司毕节分公司负责人。”

         “不错,是我。”

         王华奎笑道,脸色恢复了平静。

         “从2oo6年到2o14年八年时间,给公司的石油公司带来过五亿美元的纯利润,这是十分值得肯定的。”李舰东面带微笑,但是只是嘴角和下巴部位在笑,脸颊和眼睛都没有笑。

         因为笑的话,整张脸和眼睛都是笑的。李舰东这个笑容,很诡异。

         王华奎这个人在莲村公司还是比较有名气的,当然指的是在公司旗下石油公司这一领域。

         王华奎听到李舰东的称赞,不以为然笑了笑,“哪里话。”但是心里对这个少年,却不以为然,毕竟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称赞,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李舰东突然说道:“o6年十月份,你收了一瓶价值八十万的正宗茅台和五十万的红包,这笔钱我想应该用了,毕竟王先生身价不菲,五十万用起来也用不了多久。可是那瓶几十年的酒,一定是珍藏的好东西,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啊,王先生?”李舰东冷笑道。这一次李舰东没有称呼王经理或者王总,而是直接称呼王先生。

         众人的表情都是一僵。王华奎是认识的人当中比较正直的,怎么也有这一手?大家都看着王华奎,王华奎表情十分古怪,死死盯着李舰东看。

         “是吗,王先生?”李舰东冷冷地问。

         王华奎说,“随你怎么说,我是什么样的人,在场的诸位,难道不知道?”

         李舰东冷笑,继续说,“o7年,你去沙特考察,带去了一百万,那笔钱花到哪里去了?”

         王华奎大声道:“李舰东,那笔钱是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你在这里提这件事干什么?”这句话说得很有底气,不少人知道那件事的,都纷纷点头,王华奎那一次做的不错,带一百万去沙特,搞定一个项目。这件事,当时还受到大家的称赞。

         “是你自己的钱没错。而且你在沙特做成一个项目也不错,但是你知道,那个项目,后来成功了吗?”李舰东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