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救冯迹【下】
        李舰东这一铁棒打下去,汉子突然目露凶光,回身掏出一把刀,对着李舰东的肚子恶狠狠扎来,这要是被扎中了,非被捅出一个大窟窿不可。

         李舰东暗骂一声该死,对方不要命他可要命,索性这一棒就没有打下去。

         李舰东动了手,屋里其他三个男人也一拥而上,他们手里都有刀,虽然身手不是很敏捷,但不要命的进攻让李舰东又恨又恼,也无可奈何。

         李舰东只能抡圆了铁棒和这些家伙猛打,他打中两个汉子,但是肚子挨了一刀,幸好不是很深,李舰东痛得咬牙切齿。

         没有想到这个筒子楼里的人不是那种简单货色,都是在刀口上混日子的主。李舰东没有时间在这里纠缠,他的异能失效了,又不能使用,虽然军事训练过三个月,身手也比普通人厉害很多,不过在这样狭窄的房间里,面对三个不要命的家伙,李舰东也只能小心翼翼应对。

         数分钟后,李舰东实在被缠得火起,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王娴,此刻的王娴抱着双手,像是在欣赏两个武士在比武一样聚精会神,李舰东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喊道:“王娴,你在干嘛!”

         哪里知道王娴也不是吃素的,立即回了一句:“打架斗殴是男人的事情,我们女人就不参合了,再说你一个大男人打不过别人让一个弱女子去帮忙,这说出去,你就不怕以后见不得人吗。为了你的形象考虑,我还是充当一个旁观者的小女人好了。”

         李舰东牙关一咬,也豁出去了,冒着被捅一刀的风险,将一个家伙打倒在地,顺便踩了对方脑袋两脚解解气。

         不巧的是,对方在被打倒之前,在他的大腿上来了一刀,深可及骨,痛得李舰东眼睛都红了,索性也拼了命抡圆了铁棒往死里招呼。

         李舰东的不要命劲上来了,一下子竟然扭转不少局面,将另外两个家伙打的连连后退。李舰东一鼓作气,接二连三将两人打倒在地,即便打倒在地了,李舰东也毫不含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铁棒,李舰东这可是下了死手。

         至于屋里的几个女人,李舰东也没有功夫去管,对站在门边的王娴大声喊:“那几个娘们,让你来收拾,我不打女人。”

         王娴果真冲进来将那些女人拉起来,一个打了几耳光,踹了几脚。这些女人可不像男人们一样,挨了打就还手,她们挨了打,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死死抓住王娴不放,还有一娘们挣扎着爬起来,去揪王娴的头发。

         王娴也不是吃素的,又给她们一顿拳打脚踢,十足的悍妇候选人气质。

         李舰东顾不得肚子和大腿两处刀伤,连忙扶起地上的冯迹,此刻的冯迹,被打的满脸是血,十分凄惨,李舰东看了也是于心不忍,有知道在这个世界,超特队的人就是亲兄弟姐妹。

         “冯迹,你还能说话吗?”李舰东一边扶起冯迹,大声问道。

         “队长,我,我没事。他们就是我的老板,和我一样的人大概有十多个,从事不同的行业,赚的钱全都要给他们吸毒和赌博。今天我之所以被打,是没有赚到让他们满意的钱。不过我还算幸运的,前几天一对父子被他们活活打死了。”

         李舰东总算明白了,这个筒子楼就是一个黑暗集团,用暴力手段控制一些人来从事不同工作,赚来的钱都被他们拿走去醉生梦死,这让李舰东十分愤怒。

         “走,回去再说。”李舰东扶着冯迹往外走,屋里王娴大声喊道:“队长,你不能丢下老娘不管啊。”

         “你是女中豪杰,王娴,我看好你哦。”李舰东很不地道的来了一句。

         走了几分钟,到了棚户区的街道上,王娴这才披头散发像个巫婆一样气冲冲赶来,李舰东看到她的模样,忍不住哈哈一笑。

         “笑什么,信不信老娘让两个鬼弄死你。”

         李舰东果断闭嘴。

         就近找了一家门诊,李舰东和冯迹分别进行了包扎,王娴立即联系陈辰,说明情况后来了一句:“带一点钱过来,我们没有医药费。”这句话说完之后,门诊的小护士和医生们都对三人虎视眈眈,眼睛始终不离他们五米的距离,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些人逃医药费。

         索性,就连包扎和清理的工作都懒得做了,态度一下子变得这样冷淡,李舰东都有些愕然,而王娴却诧异地询问医生怎么不治疗了。

         医生的回答让她抓狂:“目前病人正在等待检查中。”什么叫等待检查,这小门诊今天没有病人好不好,需要等待吗?看他们的眼神和态度,王娴马上就明白了,自己打电话说没钱,这些见钱眼开的家伙们就非要等到钱来了再行动吗!

         李舰东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等陈辰这个超级富豪来甩出几万块让这些医生亮瞎眼或者服务态度马上变成殷勤和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

         他直接拿出一百块钱出来,“王娴,这是挂号的钱,顶多也就几十块,剩下的就算是包扎的费用,我们出去等陈辰来,回到别墅让吴菲治疗。”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家里有个医生。”王娴付了钱,几个人走出来,在街上等一会,一辆霸气无比的德国SUV就开了过来,三人上了车返回别墅,吴菲已经准备好了医疗器具,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一些消毒纱布之类的,属于急救包。

         处理了伤口,冯迹总算没有什么大不了了,倒是李舰东,费了一些功夫,不过吴菲有治愈术,稍加施展,李舰东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当即众人都坐在沙发上,等冯迹说出他的经历。

         原来冯迹来到这个世界后,身无分文的他急需找工作养活自己,但是他发现一个可怕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飞行术不能使用了,不是不能施展,而是不敢施展,至于原因,冯迹也不知道。

         后来在招聘市场,一个男人找上他,说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天能赚一百多,问冯迹愿不愿意,冯迹已经几天不进食了,只要有人给他一份工作,就是再生父母。

         冯迹当即答应,和那个男人去了所谓的工作的地方,到了之后,冯迹才明白,他被骗了,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到了筒子楼的第一时间就是先被那几个男人狠揍一顿,然后逼着他第二天去卖早点。

         其实这也是冯迹的运气好,毕竟以前在六盘水的时候是开饭店的,做早点不在话下,第一天因为不想被打,所以十分努力,第一天就赚了六七百的利润,这一下让几个黑心老板觉得冯迹是赚钱工具,于是就以每天六百块的最低标准来计算,只能往高了赚钱,不能往低。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能赚那么多,大部分时间也就三四百,或者一两百的,于是,冯迹每天收摊回来后,就是挨一顿打,还不允许吃饭。

         冯迹想过报警或者逃跑,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有一次冯迹豁出去报了警,但是这些人却溜之大吉了,于是,在公安局做了笔录的冯迹离开之后,就被那些人缠上,又打了一顿。

         冯迹亲眼看到他们打死过几次人,每一次打人,其他人都要站在一边观看,还要对自己说,千万不要犯错。

         就这样,冯迹在那里一呆就是三年,这三年来,别的本事没有,挨打的本事倒是三五天一次,从不间断。

         直到今天遇到李舰东,冯迹这才脱离了苦海,末了,冯迹说,“那些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那个筒子楼里很多人都是为他们赚钱的。警察来询问很多次,但这些人都是众口一词说他们做的是正经工作,没有被骗。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灵魂已经被奴役了?”

         李舰东深吸一口气,“这倒不至于,那些人一定掌握了替他们赚钱的人的软肋,所以才能屡屡得手,冯迹,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坐在一边的陈辰说,“队长,我用一下媒体朋友,让他们去暗中采访,然后披露出来,当地公安局就不会坐视不管了。”

         李舰东说,“不错,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九月一号马上就要到了……对了,冯迹,你每天在那里卖早点,看到苍灵灵带着学生们经过那里吗?”

         李舰东想到了重要的问题。

         “经常见到,只不过现在是暑假,看不到了,大概九月一号后才能看到。苍灵灵好像不认识我了,我因为被监视着,也不敢和苍灵灵交谈,所以这三年来,我们都是形同陌路。”

         李舰东有一种悲凉感,原来形同陌路就是这么的凄凉,明明认识的,但是因为在这个世界,身份不同,记忆不同,就不认识了。万一有一天,所有人的记忆都被修改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在记忆里变成了罪犯,难道要把无辜的父母送上法庭?

         盗梦术实在是太可怕了,盗取记忆修改记忆,简直是邪恶到了极点。李舰东现在对盗梦术有一种深恶痛绝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