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救冯迹【中】
        大部分人卖早餐都是买来带走的,所以直到李舰东吃完付了钱离开,片刻后王娴也吃完了离开,这两张桌子就再也没有坐人。

         时间到了九点,人渐渐少了,街道上的车多了起来,小摊贩们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冯迹也往三轮车上搬东西,然后骑着三轮车离开了。

         李舰东和王娴坐在一辆出租车里,慢慢跟着三轮车。

         三轮车拐进一条巷子,穿过巷子,进入棚户区,喧嚣的大都市高楼大厦面貌顿时画风一转,变成了小井市民的嘈杂世界和脏乱世界。

         中国大部分城市都差不多,主街道上高楼大厦一片亮丽,但是进了巷子拐个弯,就是天壤之别的棚户区,这些地方都是老百姓居住的地方,虽然是大城市老百姓,但究竟什么样的生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下子民风突变,王娴和李舰东都没有感觉到诧异,继续让出租车跟着,不过幸好这种棚户区道路还算宽,车来车往,倒是不担心被人怀疑到。

         王娴一路上,遇到了好几个鬼,也不知道怎么和人家鬼做成交易,就对李舰东说,“下车吧我们。”

         李舰东让司机停车,付了钱下车,王娴对着身边的空气说,“那个骑三轮车的往哪里走了?”然后王娴看向一边的岔道,点了点头。

         李舰东就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幸好出租车走了,幸好周围没有人,不然王娴这个举动,一定会被当成神经病。

         自己这个旁人都有些受不了,作为当事人的王娴,在习惯了这些眼光和闲言碎语之前,过得怎么样,只有天知道了。

         现在,李舰东需要王娴带路了,王娴让鬼追查冯迹的踪迹,毕竟人看不到鬼,王娴能看到,跟着王娴,就能找到冯迹。

         走了几步,王娴说了一句,“我去一下。”然后朝左边急匆匆走过去。

         女人啊,就是这么麻烦,难道不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吗。不过可以理解,女人都会有几天麻烦的,作为男人的自己,要理解这一点。

         李舰东正想着,就看到王娴跑了过来,李舰东差一点晕倒,王娴不是去找卫生间解决麻烦,而是去左边的水果商店买了两斤葡萄,另一只手还拿着两个袋子,递给李舰东一个:“吃完了皮吐在袋子里等一下扔垃圾箱,人嘛,要讲卫生,大街上吐葡萄皮不是超特队的人的作风。”

         李舰东无语,不过还是拿着袋子,王娴抓了一串,就把装葡萄的袋子递给李舰东,“男人究竟该觉悟一点,难怪你现在还单身。”

         李舰东一阵愕然,提着袋子,跟在王娴身后。

         李舰东吃了一个普通,酸的要命,连忙连皮带肉都吐在了空袋子里,就近扔进垃圾桶,只提着葡萄。

         王娴吃的津津有味,笑道:“大姨/妈/痛,吃酸的缓解一下,故意买的。”

         李舰东彻底石化,大/姨/妈/痛,吃酸的可以缓解吗?好像是怀孕的人才吃酸的缓解吧。

         这是什么逻辑。

         王娴一边走,一边对着身边的空气说话一两句,有时候王娴询问冯迹情况,有时候大骂一声,“你们这些贪婪鬼,以为老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一开口就要一百万冥币,之前不是谈好的十万冥币吗。一百万冥币我也要花十块钱买纸钱来烧。”

         李舰东摇头苦笑,在鬼的眼里,一百万是巨款,不过那是在阴间。但是在阳间,这是十块钱就能买来一堆纸钱烧掉就能摆平的事情。

         王娴也太小气了,换了自己,绝对一开口就给对方一个亿,小费也两三亿。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

         “队长,和谁做交易都不能和鬼做交易,这些王八蛋一点信誉都不讲,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两个鬼,谈好的是十万冥币,我最多花一块钱买纸来烧了就算付清除张了。可是这些鬼竟然喊来亲朋好友,还给我坐地起价了,真是气死我了。”

         李舰东心说,我要是鬼,我也这么做。

         “王娴啊,人民币和冥币的兑换是?”这可是阴阳两界的物价问题,如果阴间物价太低,一百万只能买一个馒头,确实王娴不够义气。

         “这个……鬼在阴间花一块钱,就像我们花一块钱是一个道理的,物价也是持平的,只不过这个世界上,能和鬼打交道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幸运的鬼遇到了阴阳术的人,就相当于遇到了双色球开奖的号码提前写了出来,就等着他们去买彩票了。”

         李舰东汗颜不已。

         不过这些鬼还真他妈贪心啊。不过想想,十块钱买来的纸钱烧了,阴间指定收钱的鬼就能得到一百万冥币,绝对一下子暴富,谁不贪心啊。

         王娴突然说,“有个鬼来报告说冯迹被打了。”

         李舰东一惊,“那赶紧过去啊。”冯迹被打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冯迹,活得不耐烦了?

         王娴对着空气说,“赶紧带我过去……什么,你要加价?加多少?加到一百五十万?你们这群穷鬼,没有见过钱吗。不行,绝对不行!”王娴竟然和鬼扯了起来。

         李舰东都快疯了,这个时候了,怎么王娴还在这里讨价还价,冯迹那里危险得很,再说再加五十万,不就是多花五块钱吗!

         李舰东大手一挥:“王娴,跟那个鬼说,事情办完了,给一千万。”

         王娴转头瞪着李舰东:“你疯了?”

         “别在这里纠结了,冯迹的安全最重要啊。”

         “不行。虽然多加五十万只不过多花五块钱,可是大哥,这些钱阴间都记着呢,万一以后我挂了去了阴间,阎王爷找我算账,我要是这样大肆挥霍,可是不行的。”王娴十分执着。

         李舰东急眼了:“不就是多烧一点纸钱吗,这有什么啊。你怕出钱我来出。”李舰东也不耐烦起来,给鬼一千万冥币,不就是花一百块钱买纸来烧吗。

         “你懂什么,我和鬼怪做一次交易,我的寿命就会减少一点,和鬼的钱财交易以及物品交易,都是和生命相关的。你以为我很在乎这一点钱?阴阳术这项异能,就是太坑爹了。人家的异能是越厉害越好,我的是越厉害,寿命就越短。我不想到了阴间,就成为一个负债累累的鬼,老娘这辈子当不成富婆,到阴间也要完成这个心愿。你想让我在阴间也当一个女吊丝鬼?”

         本来王娴说她的阴阳术和寿命相关,李舰东有几分过意不去,但是此刻听到王娴这话,就觉得王娴是在忽悠自己。

         虽然李舰东不会阴阳术,但是也知道阴阳术,徐老头可是对玄术中三十七门异能都做了讲解。当然三十七门异能,每一门都划分出来无数种异能。

         就比如李舰东的火焰术,有阴火和阳火,有各式各样的火,甚至有玄冥之火,三昧真火等等超级火焰,这些火焰可以烧穿一切。

         王娴最终还是和坐地起价的鬼达成协议,价格加到一百五十万冥币,然后让其带路。

         一边往目的地走,李舰东小声说,“王娴,你帮我个忙,让我看一下这些鬼长什么样?”

         “你没有阴阳术,怎么看到鬼?”王娴说。

         “很多书上不是说,只要熄灭肩膀上的三盏阳火,就能看到鬼?你试试。”李舰东有些迫不及待。

         “那些都是网络写手们的意/淫,这个世上除了有阴阳术的人能看到,任何人以任何目的都是看不到鬼的。鬼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就像人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一样。”

         李舰东就无语了。

         两个人说着话,走了大概三分钟,拐了两道弯后,前面出现一个筒子楼,年代已久,散发出的味道掺杂着小井市民的气息,李舰东有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

         筒子楼的前后左右都是各种东西,有三轮车,有晾晒的衣服。

         李舰东看到冯迹的三轮车就在筒子楼前面,车上的东西都还没有下下来,却听到楼里某个房间传来怒吼声和抽打身体的声音。

         王娴脸色阴沉,对李舰东说,“报信的鬼说冯迹快被打死了。”

         李舰东一听就火冒三丈,看了一眼四下,见到不远处地上有一根铁棒,是修三轮车摩托车店门口的起重杆,李舰东拿在手里,就朝楼道里冲过去。

         他一脚踢开一扇关闭着的门,里面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也愤怒了。

         屋子里有六七个人,有男有女,男的膀大腰圆,女的穿的风/骚,是一群瘾君子,女人们都或坐或站,忘情地吸食这锡箔纸上的东西,三个男人光着上身,绣着纹身,此刻正拿着棍子往冯迹的身上招呼。

         冯迹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声不吭。

         几个男人脸色扭曲而狰狞,手臂抡圆了捏着的家伙什,往冯迹身上没头没脑的猛抽打。

         李舰东提开门的瞬间,这几个人都停止了动作,看着李舰东,李舰东眼睛都红了,骂了一声:“你们这帮狗日的!”就冲了进去,对着离他最近的一个汉子脑袋就一铁棒打了下去,用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