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军师
    车站中等车的不过十数人,他们看到囚车立刻躲得远远的,但是眼光却不由自主的聚集过去。从火车头上下来两个穿着防弹背心荷枪实弹的警察,其中一位用钥匙打开红色车厢门,两人一左一右端着枪,吼道:“都给我下来,老实点。”

     从车站的入口处涌进来一批二十人左右的军队,领头的竟然是屠夫。他一眼就看到了月台上投注着好奇目光的奥古斯丁,他对着奥古斯丁点点头便领着一群人走到那两个警察旁边进行交接。屠夫也是一小时前才接到有囚犯要押解过来的消息。

     从车厢上总计下来十一个囚犯,最令李雪川在意的是最后一位,双手双脚上足足套了三倍于其他人的手铐脚铐,而那个瘦削的人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他一脸坦然,俊朗的眉眼对上李雪川的目光甚至还有一丝的腼腆。

     “这位就是军师,需要你重点看管。”

     其中一位警察对屠夫说的话,李雪川隐隐约约听到。

     军师?谁的军师?

     屠夫点点头,不再言语,一挥手,剩下的十九个人将排成一队的囚犯围在中间,屠夫领头往外走去。

     那名走在最后,脚上的锁链哗哗作响的军师猛然转头看向奥古斯丁,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那辆准备离开的囚车轰然炸响,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守在月台上的人群开始奔跑呼喊,车厢炸裂的碎片飞射过来,直直的插入李雪川身旁的人脑袋里,脑浆迸裂,溅了李雪川一身,他面色如常,拎过那具尸体挡在身前,不让碎片打到他。

     屠夫领着的军队纪律森然,他们依旧一丝不苟地往外走,甚至于没有一个人回头。

     “还真是有耐性啊。”军师微笑着蹦跶出来这么一句话,他身旁的三个军人立刻举枪瞄准他的脑袋,他无畏的举起双手,仍旧是醇厚温柔的嗓音道:“我投降,只不过说句话,没必要这么紧张。”

     然而他话音刚落,在他前面的十人轰然炸开,巨大的冲击力将军师的身体推飞出去,而漫天的碎肉夹杂血液和脑浆勾勒出的精美画面一瞬间遮住了这群军人的视线,而被甩出去的军师从嘴巴里吐出一根铁丝,快速地打开双手上的镣铐,继而是脚上的,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一样大小闪耀着金属光泽的东西,吹了声口哨,往前方一扔,并不是炸弹,那么近的距离威力不够大无法让那群军人丧失追击的能力,威力太大则会牵连到自己,那是一个烟雾弹,只不过烟雾中夹杂了一些迷药,军师捂着嘴,躺倒在地上顺势滚开,他原先所在的地方立刻迸发出无数火花,那是子弹射击地面弹起时摩擦出来的火花。

     而军师逃走的方向却是李雪川所在的方向,就在李雪川准备出手阻止他的时候,军师小声说道:“你就是奥古斯丁?跟我来。”

     有时候男人的好奇心丝毫不亚于猫和女人,李雪川扔下手中的尸体,跟着军师跳到铁轨上,往幽深的隧道里奔去。

     屠夫最先从烟雾中冲出,他看到原先奥古斯丁站立的位置空空如也,皱着眉头,果然是冲着那孩子来的,只不过竟然会出动那个地下世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军师,这出乎他的预料,本以为会是杀害那孩子的人,但绝不至于会让军师以身涉险,想来,地下世界的天是要变色了。

     奔跑出两三百米,军师看着身旁呼吸均匀面色如常的奥古斯丁,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他走到黑黢黢满是泥垢的墙边,不知道他凭借的是什么记号,精准地找到了一块砖头,右手修长的食指和中指硬生生将砖块夹出来,他伸手进去推动里面那个砖块,距离李雪川五步之外的地面上洞开一个入口。

     “我需要一个解释。”李雪川看向将砖块再塞进去的军师说道。

     军师指了指那个黑乎乎的入口,又指了指他们逃跑过来的方向说道:“这里可不是解释的地方。”

     “你觉得我会蠢到随意进入陌生的地方?”李雪川挑眉笑道,“如果那样的话你应该会失望吧。”

     “你这么精明我才失望的很呢。”军师有节奏的三重两轻抑扬顿挫的拍手,从入口里走出来一个脸上覆盖黑色面具,仅仅露出双眼和鼻孔的人,他手中拿着一把手枪,瞄准李雪川的脑袋。

     “进不进去可由不得你。”军师摊开双手,说道:“我对你可没有不怀好意。”

     “是吗?”李雪川右脚骤然踢出,却不是踢向持枪的人,而是脚边的小石子,小石子迸射出去,打到持枪人的手腕上,他一吃痛,松开手,手中的枪往下落,李雪川同军师一同出手争夺。

     十几秒内,二人双手对上了数招,李雪川胜在深谙人体的经络穴位构造,他终于一指点到军师手腕处的一个穴位,军师的左手瞬间麻痹,李雪川顺利的接过了那柄手枪,他端枪指着军师的脑袋对戴面具的人说道:“回去,关上入口。”

     军师高抬双手,对着下属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我投降。”

     军师走在前面,李雪川拿枪跟在后面,隧道又深又长,还未走到头。

     “你是谁?”这是李雪川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赵孟轼,地下世界的军师。”

     “你认识苏九?”苏九就是奥古斯丁记忆中那个背叛者,他本在女帝的手下排行第九,至于本名倒是没听说过。

     “苏九?”赵孟轼哑然失笑,他点点头说道:“他现在可是黑手帮的教父,有个霸气的名字叫做苏金佛。而我就是他的军师。”

     如果李雪川是奥古斯丁的话,听着这话估计会咬牙切齿,因为那个男人让自己在监狱中生活了人生的前十七年。他问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斩草除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需要我自己动手?随便找一群人肉炸弹不是直接把这个车站夷为平地?”

     赵孟轼停下脚步,转过身,他右手食指指着乌漆嘛黑的穹顶,一字一字地坚定地说道:“我只是想要清扫一下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