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御气踏水
        夜。海。小雨。

         小船上的三人一狗在小雨的沐浴中,心思各不同。

         勾勾吃了三口生红薯后,枕着戴明的小腿,缩在小船的一角,钻在温暖的被褥内,入了梦。梦里,母亲和父亲还活着。爷爷也没有被炸弹炸死。勾勾开心的陪他们玩,玩捏泥巴,在屋前的院子里。院子里的老枣树的枣子熟了。勾勾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枣子。还分给了蚂蚁吃。蚂蚁把她带到了蚂蚁皇宫,那里好好玩。有蚂蚁跳舞,快乐着脸。有蚂蚁翻跟斗,快乐着脸。蚂蚁们,都快乐着脸。

         佚名看着海上的黑夜,心里有些忐忑。他怕忽然有海浪来把小船给打翻。他的小眼瞪着黑暗的海,瞪的很大,他怕海浪来。

         除了害怕海浪,他还在思想一个问题。就是那一日,他决定跳入河里寻死。寻死的过程中,是很痛苦的,痛苦中,他感觉自己被那条被河水洗成了白狗的脏狗救了。他记得不是很清楚,或许是自己救了白狗。

         但不管是谁救了谁,这都是不正常的。因为佚名不会游泳,在河里怎么也是会死的。而白狗就算会狗爬式,但是也不可能在湍急的河流里救下他。他仿佛记得,在自己要被水杀死之际,有一团能量扑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不能确定。

         除了思想上诉问题外,他还在思想跟着戴明这个混蛋到底有没有前途。去荒岛避战祸可行么?他不能确定。但他似乎没有别的路可走。八个小时之前,他亲眼看到了戴明那个混蛋居然能不借助任何工具而踏水如履平地。这已经不是凡人了吧。虽然戴明很混蛋。

         想到这里,佚名偷偷看了眼半躺在船尾的戴明,他仿佛已经睡了。

         戴明没有睡。他睁大着眼瞪着黑暗。

         小雨绵绵,黑夜包裹下的海有风,使得船上的三人一狗有些冷。不过好在他们在村里找了一床温暖的被子垫在船下,还有两床被褥能盖在身上,这就使得海风带来的冷不是那么剧烈了。

         佚名有些担忧小雨会转大,这可能是致命的。不但会湿了被褥导致更剧的冷来找自己,还可能会打翻船,这就可能会死了。他现在还不想死。

         前途茫茫,佚名的脸很忧愁。

         白狗睡了,缩在勾勾的怀里。

         戴明瞪着黑暗的海面在练习呼吸。一呼一吸,二呼二吸,三呼三吸,四呼四吸,五呼五吸,六呼六吸,七呼七吸。

         这样做了很多遍,没有一点能感知到的变化。但戴明的失望并不是很大,十三年的时间自己也过来了。这世间哪里有一朝夕就能成功的事情。

         从一口气一呼一吸到一口气七呼七吸如此反复,占据了戴明最近几乎所有的时间。他想睡觉也保持这样去呼吸,但总做不到。

         “戴明?”半靠在船头的佚名在被褥下的脚踢了踢也在被褥下的戴明的脚,喊道。

         “怎么了?”戴明皱眉起身向佚名看去,语气不耐的问。呼吸被打乱了。

         “我们要到那荒岛就要往南走,但指南针指向的南有些偏离,你能不能下去推一推船?好让我们的方向能对的上南?”佚名小心的问。

         可怜的小木船被海浪不断的拍打着,向海浪声中不断的参杂着咯吱咯吱的响声。

         戴明皱了皱浓眉,环顾了眼周遭一望无际的黑色的海,微微缩了缩脚,轻轻的用手把勾勾枕在自己小腿上的头放在一团被褥上,然后双手撑在小木船的船缘处,起身把腿从温暖的被褥中抽了出来。

         他看着黑色的海深吸了一口气,把脚放在了海水上,起身站了起来。

         五年前的某一日。

         戴明感觉到身体里突然存在了一团气体。

         自己的力气为何会越来越大?他思想不出结果。为何自己跑起来如飞一般的轻快?他思想不出结果。

         他在流浪的途中从没想过安定。只有流浪能让他的心感觉到跳动。在一个地方,陌生的地方呆太久,总会把陌生的地方和人看的熟悉来。这样戴明会感觉不好。

         他也喜欢美女。在流浪的途中他看过很多美女。但没有美女喜欢自己。因为自己的脸晒的很黝黑。自己的衣裳不像是个有钱人会穿的。美女,看看就可以了。欲望只止于看,就够了。

         他感觉有一股气体在身体里,虽然看不到,但他能感觉的到。他试图用深呼吸把那团似乎囤积在自己的小腹处的气体给吸出来。但没有成功。

         于是他想,如果那团气体听我的话的话,是不是会听我的话出来?一团莫名其妙的气体在自己的身体里中总是会让自己担忧的。

         于是他试图和那团气体沟通。没有成功。

         过了几日,这团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体中的气体也没把自己怎样,于是戴明就暂时把它放下了。他把心放在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上面。

         他的力量很大,跑起来又身轻如燕,这样的话,能不能做到“轻功水上漂”呢?

         流浪中的戴明本就无所事事,想到就做。戴明为了避免被人看到,而被科学家捉去研究自己的身体,他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又是深夜后,才在一个湖上练习“轻功水上漂”。

         失败。严重的失败。身轻如燕和踏水而行分明是两件完全不搭边的事情。

         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他试了最后一次,居然成功的在水上踏跑了三步。

         但当他再次去试的时候,又连在水上踏一步都做不到了。

         他在思想为什么。

         思想了很多时间。

         思想不出来。他又试。失败了千百遍。千百遍中,其中又七次成功的在水上踏了三四步、五六步。

         他又思想,到底是为什么会让做同一件事而失败和成功并存,虽然失败的多。

         想不通。又试。

         原来是那团气体被自己调动到了脚下,才造成自己能在水上飞奔。

         不断的练习,最后他能做到把自己小腹中的那团气体随意的调动在自己的脚上踏走在水上如履平地。甚至能垂直走在树上,墙上。这都是他后来不断的失败千百遍练习的结果。

         ……

         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把赤脚踩在水面上的戴明的身体荡的一摇又一摇。

         戴明仰面望了望黑色的天,感受着淅淅小雨落面的凉冷感,扯脸笑了笑。他在水上跳了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