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毁灭的种子
        湖边有一排柳树。

         起风了。

         烈日高照。白云飘飘。

         ?33??柳树下坐着两个人。

         水波荡漾。

         一个人的脸是悲哀的。另一个人的脸,是愤怒的。

         愤怒着脸的人是个在这世上活了三十年左右的中年人,他盘膝坐着,朝对着面露悲伤的年轻人。年轻人大约活了二十年左右。

         中年人黝黑的右手紧捏着一本黑皮书。他的脸黝黑的跟他右手上紧拽着的黑皮书有的一比,在透过叶隙的碎阳的照耀下,他的脸颊凸起处泛着一片亮泽。他上身穿着一件青色布褂,黑色的麻织长裤,黑色白边布鞋。枯黄的长发中分披肩。

         年轻人伸直着双腿,坐靠在柳树干上,悲哀着脸,双眼无焦距的望着被耀眼的阳光和风的作用下波光粼粼的湖面。

         他的装束较之中年人凄惨多了:黑不溜秋的脚丫,没有鞋子穿在上面、破不蔽体的破烂衣裳、不知几久未洗的邋遢长发上全是灰尘,被一根稻草束在脑后。

         蝉鸣不绝于耳。

         他的右脸上有一坨血迹混着脏尘。

         “啪!”

         愤怒着脸的中年人突然把紧捏在手里的黑皮书狠狠的摔在了年轻人悲哀的脸上。

         年轻人皱起了他浓黑的眉,回头瞪向了愤怒的中年人:“你找不出其中的奥秘,怪到老子头上来啦?”

         鸟叫振翅声突然响起。三只麻雀先后飞过他们的头顶。

         年轻人的声音好嘶哑。眼里,好空洞。

         看到他还是如此这般,中年人的脸变的激愤极了,他从地上跳起来,飞起左脚踹在年轻人的脑门上,待左脚落地后,右脚又狠狠的踩在他的肚子上,大骂:“你是谁老子!?要不是老子把你从废墟里救出来,你现在早不晓得轮回到了哪里去做畜生了!老子对你百般好,你这不识老子好心的混蛋居然不告诉我这黑皮书到底从哪里来的,快说!”

         激愤的中年的右脚加重了踩在年轻人的肚子上的力量,他俯下身子,狠狠的瞪着年轻人痛的龇牙咧嘴的嘴脸,恶狠狠的大叫:“说!说不说!”

         风,吹的突然急了,刮打在柳树上,哗啦啦响。

         热烈的阳光让世间的表面被光明几乎完全霸占了。

         年轻人的脸忽然咧出了笑,笑着又换作了狰狞,瞪眼奋力大叫:“兔崽子!”

         “咳咳!”

         “你不晓得老子……想死想的不得了?咳……咳咳咳……来啊!让我死啊!”

         激愤的中年人已忍耐脚下的年轻人到了极限,右手聚气,猛力一掌打向嘲笑自己的年轻人的笑脸……

         “砰!”的一声闷响。

         鸟叫蝉鸣,风刮树哗哗响……

         ……

         年轻人名叫佚名。中年人名叫戴明。

         “佚名?怪名字。不会是你……啊……你说你看到的黑皮书上写了‘一段奇怪的文字’?”戴明凑到佚名旁,嬉笑着期待的看着佚名的冷脸。

         佚名长有一张白脸,面目清秀,单眼皮,中长的发中分束在脑后。他轻咳了声,从地上站了起来,瞥了眼方才戴明一掌打出的土坑,望着湖面,语气淡淡的道:“每个人打开那本黑皮书看到的内容都会不一样,你看到上面写的又是什么?”

         一只蚂蚁爬到了佚名的赤脚上。

         风小了。

         一朵乌云挡住了热烈的太阳。阴暗笼罩大地。

         ……

         八日前,阳国向汉国投了三颗核弹。次日,弥国向苏国投了五颗核弹。

         汉国和苏国同属协约国。而阳国与弥国,共属同盟国。同盟国意欲霸占世界。

         ……

         戴明想了想,抹了把自己黝黑的脸,从地上把那黑皮书捡到眼前来翻开,念道:“虚空是一道口子,是一扇门。虚空不是一道口子,不是一扇门。”

         他叹了口气,“就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说每个人在黑皮书上看到的字都不一样,你看到的那段奇怪的文字又是什么?”

         佚名皱了皱眉,弯身单膝跪地捡起了一根枯枝,然后把枯枝的尖端抵在自己立着的小腿上。

         戴明皱着眉看着一只蚂蚁从佚名的腿爬上了枯枝。

         佚名把爬着蚂蚁的枯枝轻轻的放在了一旁,站起身,看了一眼露着诧异的戴明,走到他身边,接过了他手里的黑皮书,翻开,略看了一眼,道:“一吸一呼,二吸二呼,三吸三呼,四吸四呼,五吸五呼,六吸六呼,七吸七呼。”

         “就这样?”

         “就这样。”

         “简直莫名其妙吗。”

         “确实莫名其妙。”

         时隔二十三年,当戴明再次见到这本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黑皮书时,他的心情很复杂。他一向不是一个会随意动心的人。但在见到这黑皮书后,他的心就一直处于极不平静的状态中。

         极不平静!

         “这书你从哪里来的?”戴明扯着自己枯黄的额前发问。

         “我哥发疯后,我从他房里找到的。”说着,佚名的眼又投向了湖面。

         风停了。湖面一片平静。

         鸟叫。蝉鸣止。

         “那你哥是从哪里来的?”戴明瞪着佚名的侧脸,呼吸有些加重了,问。

         佚名的眼从湖面收回来,与戴明对视,冷笑道:“你想知道,就去湖对面的废墟里找到他的尸体问吧!”

         戴明一滞,心里大怒。眉皱冷脸,举手又作打势,忍住,又放下了。

         “我们走吧。”戴明说。

         “去哪里?”佚名又瞥了眼之前戴明一掌打出的土坑,问。

         “去岛上吧。”

         戴明暗道:“岛上或许会安稳些,现在这世道到处在打仗,连我都随时可能命不保啊。”

         戴明对八日前的那次大爆炸还心有余悸。这简直是人力不可挡之力。

         “你之前那一掌,是怎么弄的?”佚名对戴明方才打向自己的那一掌,最后造成一个数寸深的掌印有极大的好奇。这根本不是人力能做到的。

         这让佚名绝望的心升起了一丝希望,生的希望。他要让使得自己陷入痛苦境地的人,付出代价,比自己还要惨重千万倍的代价!

         这书不是普通的书,戴明能一眼就看出这书的不凡来,也定不是普通的人。或许,自己能靠他获得力量,获得复仇的力量!

         佚名恨透了让战争发生的各国元首,他要杀了所有国家的元首。此刻,他甚至想要杀了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

         “让一切,都灭亡吧!”

         但做到这一切,需要力量。需要超越凡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