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张眼色
        张开眼,因眼的造成不同,世界的模样,有什么颜色?

         戴明看到了,看到了海的颜色。海有很多水,水们在动。水里有鱼,好多鱼。那些鱼的牙和爪,是那么的寒光,即使在天灰之下,灰海之内、上,都在戴明的眼里那么寒光。

         那些闪着寒光的爪牙想撕开戴明的身体。那么的想撕开戴明的身体。

         戴明的脚踩在那一片灰色的水上,又踩在那一片灰色的水上,躲开了那一道寒光,又躲开那一道寒光。

         “躲?,为何要躲?”

         想末了,戴明决定不再躲。踏水飞了起来,在惊涛骇浪之中,恶鱼恐兽之间,飞来飞去。

         “飞,对,就是飞。飞起来躲。”戴明笑了,飞在空中笑。

         戴明感觉他突然之间悟了,悟了一点点飞的“道”——独立“精灵”之外的“力”。

         “你怎么能飞?”精灵的声音恰时在戴明的脑内惊响而起。

         闻声,戴明收笑,心念回道:“你以为你真的能成为我么?成为我戴明?我就是我,唯一,完全的我。你不能,也不会是我。”

         “这不可能,我不让你飞,你不会飞的。你为什么会飞,这不可能,我不让你飞,你怎么能飞?不可能!你的欲望呢!?你的欲望呢?我要你去欲望!我要你的欲望!你的欲望!”

         精灵的狂啸从戴明的脑内散布到了大海上。连远在岸上的庄手都听到了。勾勾,两条狗、佚名,他们都听到了。他们身体内的“精灵”,都听到了。

         他们望向惊涛骇浪的海,面目严肃,跨步进去了。

         祝丹拉扯着佚名哭喊,“你怎么了,不要去!”

         她又去抱勾勾,勾勾反手一扇,祝丹被一股巨力打飞了出去,滚乱了几堆沙,昏迷了去。

         被“精灵”控制的佚名等人、两狗俱踏浪踩波而至戴明身前。途中,无有恶鱼敢近他们。

         滔滔啸水互击声充满天地。

         灰天有变黑之势。

         “他怎么了?”控制了庄手身体的精灵朝着戴明开口。

         戴明笑,开口:“我只是自由了。”

         “庄手”皱眉,面露不信,踩空近了戴明几米,只隔数米了,张眼认真看戴明。

         “你不用看了。我身体里的精灵已经死了。”戴明笑着环视了一眼围住了自己的众人两狗。

         ……

         “他抉择了自己的人生,杀了所有亲友的羁绊,踏上了自毁之路。”

         罗冲念着手里的黑色的书。

         工作之余,罗冲常看书。他有一个习惯,喜欢在自己黑暗的石室里张嘴念书里的文字。

         “他杀了父母,杀了兄弟姐妹,杀了爱人,杀了子女,杀了朋友。他活在这些人中,感觉不好,为了让自己的感觉好,他杀了他的所有羁绊。”

         念了这里,罗冲面露激动,心有共鸣,继续张口念,声音大了:“一个完整的生命,应该自我去掌握死。而不是任由环境与他人来左右你的生命。”

         “写的太好了!这个戴明到底是个深人啊。和我一样的深人。哈哈……”

         狂笑在黑暗的石室里荡来荡去,荡来愈烈。

         “一个完整的生命,应该自我去掌握生!”

         那本被罗冲紧捏在手里的书,是一本禁书。书名有三个字:《一零记》。

         笑止了。《一零记》静躺在黑暗的角落一动不动。罗冲泪流满面的瞪着黑暗,不知前路何走,生为何。

         仿佛时间永久的定格于此。没有颜色,没有温度。也没有生命的需求——

         工作时间到了。罗冲走出了石室,来到了已人满为患的食堂,领取了食物,治了肚饿。

         来到工作之地,他又回复了往常日复一日的工作。仿佛他不曾妄想去完成些妄想。仿佛他不曾妄想过……

         ……

         灯光与阳光之间区别在现今世界上的人们眼里愈发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了。

         地震在世界各地都时有发生。或是核弹破坏了底壳造成的。

         看似辉煌的人类文明在自己的手中毁灭了。

         残存的人们在寻求生存之路。自古以来,人类总是集聚一齐面对生活的艰苦。所以各个群居势力也在这支离破碎的世界中如雨落春笋,不断的拔地而起!

         ……

         “你怎么能杀精灵?”站在灰海之上数米高的空中的“勾勾”说。

         恶鱼已散,波涛也止。风去了,浪无波。

         “精灵是什么?寄生物罢了。是生命,总有尽头。”戴明抬起右手,抖了抖手腕,抿了抿唇,叹了口气。

         “你们走吧……不,我要杀了你们,这样,他们才能在活着的时候死了,而不是被你们寄生着死。”戴明黝黑的脸上有了些波动,浓眉皱了又舒,似在做一个不好做的决定。

         被寄生了的众人笑了、两狗也汪。似不屑。

         “我们活了无数载,见过不知几多强大的生命死去。而我们还没死,你认为你一个区区活了几十载的人类能让我们死么?”

         “佚名”冷笑。

         随着冷笑落,包围圈在缩小。

         ……

         戴明感觉做了一个梦。一个漫长即真又幻的梦。

         不是梦。是真切的现实。

         他走在水上,抬头一边望着灰色的天。没有风。太阳在灰色的天之外被人看不到,被生命们感受不到。

         这个世界的温度愈来愈寒了。

         没有风,没有浪,连海水都似在结冰。恶鱼爬上了岸。

         没有太阳,又被核辐射残害,植物在死去。生命的前途似乎只有死亡。

         面对恶鱼,面对食物的匮乏,面对狂怒的地球反击——地震、火山,生命的前途似乎只有,死亡。

         ……

         “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也不晓,是什么时候。”

         一个手里拿着一根枯枝,穿着残破,灰头垢面的孩童低声念唱着独自走在遍布死亡的路上。路旁有灰色的植被的尸体和残檐断壁。

         他的眼是灰色的,黯淡之极,若没有眼白一般。

         他走在路上,不知往哪走,偶尔停了,去看看哪里有没有食物可以治肚饿。

         一具枯瘦的人类尸体半躺在一堵残墙前,被他的眼看到了,他面露欣喜的小跑过去,至了尸体前,他把手里的枯枝抛下,熟练的从腰间拔下了一把小刀,弯下身子欲势把刀插入尸体之中时,他又小心的四下望了望,四遭残檐断壁被灰色覆盖,四下极静,静的只有他的呼吸声被他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