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飞
        陌生未见过的脸,一张,又一张从眼底掠过。不再见。再见亦相忘。

         “曾经有几多张脸出现过在我的眼内?”

         戴明思想不出结果。

         茫茫大海,四面一般无样,天日不见。分不出东西。与勾勾那张可爱的脸的分别,怕是永别了。

         戴明放弃了。放弃继续在茫茫大海中继续寻找一个只是拥有一张可爱的脸庞的小女孩。虽然她的脚能在水上走,还有那条狗,那个年轻人。

         罢了吧。他决定去陆上,在太久未看到过人的脸后,他想看到。不管是谁、男女、谁国人。往一个方向走,一直走,总是会到达陆地上的。

         他选择了一个方向,出发了。

         ……

         庄手的身后跟着一只三条腿的小灰狗。他的前面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的女人,身材丰满,皮肤白皙,长发披肩。总之,是一个好看的女人。大约在世上活了二十年许。

         路旁的高楼表面虽被灰尘遮盖,大多却未倒。

         一路行来。庄手见到过不少的人——受伤待死的人、哭泣的人、冷漠脸上带着警惕看着自己的人。

         ……

         自汉国总统发射了数十枚核弹轰炸了全世界后,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几乎都崩溃了。电力瘫痪。海啸,洪涝,地震,火山爆发,南北极融化,高山倒塌,物种迁徙,疾病。现在,全人类,几乎都处在一种无政府的状态中。在短短两个月内,地球上的人口从七十亿骤减至二十亿左右。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加剧减少中。

         ……

         但眼前的女人的脸,却是带笑的。庄手第一次在近来的路上见到这样的脸。虽然美。

         那个女人走近来了。庄手身后的三腿小灰狗吠叫了一声,扭脖四处张望,狗脸显着害怕。

         “你从哪里来?”女人用阳国语说道。

         庄手听不懂。他只会汉语和弥语。

         “你从哪里来的?”女人又用阳国语重复了一遍。

         庄手笑了笑,摊手表示听不懂。

         “异国游客?”女人暗道。

         “你是从哪里来的?”女人改用弥语第三遍问。

         庄手闻言,平静了脸,把双手放进了呢绒外套的口袋中,想了想,看着女人美丽的大眼,用弥语回道:“我是汉国人。”

         女人抿起了嘴角淡笑着,美丽的大眼一直盯着庄手的小眼。

         庄手的心里自见到这个美丽的女人脸上的笑时就疑惑她为何笑,世界这么糟糕,她笑的理由是什么?他想不通,所以不想接近这个女人。

         庄手后退了两步,把双手从呢绒外套中抽了出来,低头对着小灰狗,突然嘿叫了一声,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庄手一向是心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他不想接近那女人,所以跑,是最直接的办法。

         女人脸上的笑消失了,露着讶异,直到庄手和那条三腿小狗的身影被前面那栋高楼给吞噬掉,她的美脸才换成了急怒,拔腿朝着吞噬了庄手和狗的高楼追了过去。

         这条路,安静了。曾有两人一狗伫立。

         温度一十四。凉风卷起数千粒尘埃,随风飞舞,飞舞,落地,覆石或粘墙。

         安静了。世界,仿佛都安静了。又一阵风吹过。

         ……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生的机会,我将怎么度过?”白红自语。

         这句话,除了睡着了的勾勾外,所有的人的耳都听到了。所有的人都在思想,思想自己如果能够活下去,到底会怎么去花费自己的生命。

         “我会感受每一分,每一秒给我带来的真实的活着的感觉。”白红闭目自语。

         “现在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你不能感受到真实的活着的感觉么?”佚名问。

         白红睁开大眼看着佚名,黝黑俊俏的脸露出了笑,笑消,复了平静,道:“因为我知道不久后我就会死去,所以我不能安然的去感受到现在活着的真实美好。前路,是绝望。”

         “人生,死是必然。希望是什么?人生都会死,既然所有人都会死,那么所有人是不是都没有希望?”佚名淡笑道,心里忽然有股绝望的感觉。

         佚名确实感觉到了绝望。不知为何生,生无路的绝望感。

         “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哈哈,绝望,就是一种想死的感觉。想死,我想死,因为,绝望!”

         张帅已压抑了太久。他突的站了起来,说完,猛然跳入了海内。白红忙去拉他,未拉到,便也纵身跳入了海,欲去救他。

         佚名冷眼看着。勾勾被吵醒了,一眼茫然,不知生了何事。白白从救生艇跳到了水面上,狗头朝着水内吠叫着。张帅曾经的朋友都没有胆量跳入海内。

         莉亚美丽的脸上,居然有分喜意。她对让自己陷入如此绝境的张帅心里有恨意。自己的人生,完全被毁在了他的手里。现在好了,他要死了。

         ……

         疲劳、头昏、失眠、皮肤发红、出血、脱发、呕吐、腹泻。救生艇上的众人除却佚名和勾勾白白外,都出现了这些症状。并且症状在不断的加剧中。

         绝望中滋生的恐惧愈来愈烈了。

         白红那日没有从水内上来。她和张帅一起死了。佚名的心内充满了恨意。对这个世界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生命感受的全是痛苦?为什么!”

         “杀了世界吧,杀了这个痛苦的世界吧!”

         阴沉着脸,蜗缩在救生艇的角落,佚名在计划如何杀掉世界,让一切生命都不再去感受痛苦。他想到了被戴明从自己这里夺走的那本黑皮书,想到了黑皮书上的那段呼吸法:一呼一吸,二呼二吸,三呼三吸,四呼四吸,五呼五吸,六呼六吸,七呼七吸。

         ……

         水无止境,眼内的水似乎没有止境。恶鱼张牙舞爪的频繁出现在戴明的眼内。杀鱼,是戴明近日来常要做的。但他没有在海上见到一个人。

         天仍被一层厚厚的灰雾笼罩着不见天日。海波没有变化,不高亦不低。恶鱼愈来愈凶猛。戴明的眼甚至看到了恶鱼在自相残杀。

         近来,戴明在思想怎么踏着空气在空中行走。不会飞,始终要在这个乱世中死在不会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