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绝望
        “你在做什么?”

         “看书。”他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把书合拢,站起身,看着他,把合拢了的书又打开,翻到第三十二页,指着书中的一段文字念道:“你看,这段:‘生的感觉,在死的那一刻,到底是怎样的?’,作者把思想寄托在书中,之后死去,被后来活着的人看到,看到他曾经活过的痕迹。你感觉怎样?”

         一时,他不是很懂他在说什么。但看他很开心的样子,笑着迎了几句胡胡话——“这痕迹很模糊哇。作者是男的女的?他骑过牛没有?我想念青草啊。不知道作者在爬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你在他的书中看到了么?”

         “看到什么?”他的面容怔然。

         “看到这书的作者在爬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他说。

         他仍怔然,道:“书里没写啊。”

         他忽然一脸恍然,道:“文字虽然寄托了他不少思想,让他曾经活着的痕迹有了些留存于世,但文字毕竟是文字,他存在的痕迹也至多让我们感受到一些……说到底,作者并不依附在他留下的文字而真实活着,只是他的曾经的感觉被我们通过他留下的文字重新感受到了一小点点而已。”

         “原来你懂了啊。”他笑。

         他也笑:“当然懂了。你不就是我吗?”

         戴明眼前自己的幻象消失了,只留余一望无尽的茫茫灰海。

         波浪声愈来愈重了。

         起风了。吹起波浪泛泛。

         手里的书,手里的黑皮书,那本得自佚名那里的黑皮书被戴明黑色的手捏的越来越紧,他的眉头皱接在了一起,仿佛一条黑色的绳子死死的压在了他那双满是困惑的眼上。

         一个小时前,他忽然想打开那本贴在自己胸前很久的拥有奇诡力量的黑皮书。他打开了,原本只写有一句话的黑皮书中突然多出了一些他完全看不懂的符号。像汉国象形文字的变形体。这些符号占据了黑皮书的整整一大页。

         这突然的变化来自黑皮书,自然让戴明欣喜不已。所以他的眼一直盯着那些符号看,虽然他什么都看不懂。

         “刚才是幻境么?”

         戴明站在波荡的海水上,愈来愈烈的海风刮打在戴明黝黑的脸上,他猛的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又看到了一张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的脸,那张脸在笑,他笑着对戴明说:“我,你又来了。来,我给你看一本书。”

         随着那话落,戴明的意识陷入了朦朦胧之间,与梦相似。

         那是一本黑皮书。戴明伸手拿了,翻开,书里有一个世界。戴明进去了。

         这是一个没有颜色的世界。戴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自己。但他连自己都看不到。

         “这是哪?”戴明在心里问。

         一个声音响起了:“这哪里都不是。这是你的意识之境。”

         戴明在心内问:“你不是要给我看书么?书在哪里?”

         “你已经在看了。你知道‘精灵’么?”那个声音在戴明的意识内响起。

         “‘精灵’?好熟悉。那是什么?”

         “‘精灵’是一种介于实体生命和死物之间的生命体。它并不能单独存在于天地之间,它们自生以来,只能靠寄生于其他生命体中才能得以存活”。

         ……

         金星。地底。

         “我用全部的钱财换你伴我一夜。”

         罗冲如是说。对着一个面相组合美丽的女人。

         “你有多少钱?”

         女人说。

         “我所有的钱,全都给你,只要你陪我一夜。”

         罗冲说。

         “你所有的钱是多少钱?”

         女人说。

         罗冲看着女人美丽的脸,笑了,眼微湿,道:“重要的不是我所有的钱有多少,而是我愿意用我所有的钱换你伴我一夜。你愿意吗?”

         “你所有的钱到底是多少咯?”

         女人说。

         “两千三百二十一。”

         罗冲此时只想获取慰藉。什么都无所谓了。他好奇与眼前美丽女人翻云覆雨的情景。他内心深处,此时,格外的欲望毁灭。

         女人一怔,对眼前面相不错的男人道:“值得么?”

         他们认识与八月前的克鲁区食堂。一直保持着熟与不熟之间。

         “值得。钱的作用,就是为了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罗冲笑道。

         “对的。”女人也笑了。

         两千三百二十一,是罗冲一个多月的工资。除去房租一月一千,其实他每月只能领到一千元止水币,加上他喜爱玩乐,出手大方,视金钱如粪土,故每月基本无剩余。

         活了二十多年,他全部家当,只有两千三百二十一。

         止水教为了让所有金星人不在安逸中堕落,给每个金星人都安排了工作。

         罗冲的工作是修补地底石洞。

         他目前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花掉自己所有的钱,和这个美丽的女人睡一夜。

         他此时甚至把昨天的目标——得到金星图书馆里的飞行器,飞出金星,置身传说中的地球的目标也抛弃了。

         欲望,满足欲望,满足目标。一个人只能全心全意的去满足当下的欲望。

         赵美离开了自己与别的男人好了——绝望,对生的绝望,对生之欲望衍生的痛苦让罗冲此时甚至无法适从呼吸……

         ……

         “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

         庄手的脸很冷峻,瞪着红门。

         “请问有人吗?我看到你了。”

         女人的声音。不是之前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是另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应该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庄手确定这不是之前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年轻的女人的声音。

         门后年轻的女人的声音说的是汉国话。

         庄手在思想该不该回应。这一路走来,庄手遇到了很多事。遇到的那些事教会了他在如今没有规章制度约束的世界中,最好还是不要徒增麻烦才是安全的。所以之前他才会在那个可疑的女人面前跑掉。

         所以他不想回应门后那个在阳国境内说汉国话的年轻女人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频烈了。

         庄手脚下的灰灰长大着嘴,瞪着黑眼,伸着长舌,一脸萌相的盯着红门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