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nd 方舒
        从温景小玩店里走出来,摁着脑袋的方舒独自一人走在颇显落寞又别具柔情的石板街上,他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显示的时间是下午的十五点一刻刚过。

         怀里的安静兔子貌似是沉睡了,现在的空气也能让它感到一丝祥和吧。

         “喵呜……”

         他这时也不由慵懒到美美的抻个懒腰,自语说道:“一切都像是梦似的呢。”

         靠在墙角下的凤舞环胸听着他的话,脸上的不解更甚。

         天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晦暗,大抵是光神步入小玩店的时候,天就隐隐放了晴。

         这路边选址别不是很显眼的地脚,有一家名字别具一格的美食屋。

         美食屋是独具东方古典风尚的店铺,檐牙的地方挂着别出心裁的剪纸花灯,看来做这家店的老板没少花功夫,而摆在店外的牌子也用古朴苍劲的篆书写了‘悠悠幽幽,阿湫阿湫’几个字。

         “喵呜……”墙檐上趴伏的没精打采的米黄懒猫觑着走经而过的方舒。

         身为一个平素深入简出比较宅的家伙,方舒还是很喜欢城市里出现这些有自己风格的东西,无意中瞥见这家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看来还是自己待在家中太久了,然而他还是被吸引了,驻足后观赏起这外观装潢很美观的客栈。

         “悠悠?阿湫?……以后,可以进去看一下。”以他这样思维发散厉害的小伙倒也猜不到竟是啥意思。

         啪。是窗牖关上的声音。只见一只纤长柔荑。那妩媚猫,也不知是不是吓到了,窜天猴一般的消匿起来了。

         方舒这时才想起,自己还要去往春雅会社送稿子。

         他几年前辍学做了一位自由撰稿人,近几年网络势头迅猛,也同时在某二次元轻小说站写东西,起码也能做到吃穿富足。

         原本几天前就应该去往春雅去的,但是一想到没有其它事件一同外出去办,就像出门收拾头发的同时他会去书店淘几本古籍。

         自己又怠惰到不得了,妹妹的话,方舒是更不会去拜托她的。

         初晴,文妖透过一层加一层的薄云,露出久违的微笑,他已经走了啊,谁也不清楚他去了哪个地方。

         也许真的是在一个长有参天扶桑树的灿若星河的地方。

         想象中点缀在银河边星星点点,那一颗颗的灿烂星星就是他们沉睡的样子。

         方舒离开后,凤舞因为好生疑惑,也是尾随着他的脚步。

         要知他的另一个身份,乃是,正在白桦学园读初中二年级的中学生啊。

         而镜妖司则是设立在河间市一个专门缴猎散妖的组织,且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不知凤舞是怎么看上方舒的,就很野蛮的让他成为了所谓的线人。

         “方舒!”

         凤舞有意试探,她这么一喊,果真,那家伙回头了。

         她有意无意对空气冷哼那么一声。之前的事情弄得她脑袋胀胀的,还真的是耻辱呢。

         醒后就跑掉了,在街外兜兜转转,其实是想找方舒。他竟敢抛下自己就跑掉,不过想来,他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凤舞这个心高气傲的家伙还不知道的是,人家方舒哪有走开,一直都是在小玩店里待着,不过就是换了另一种存在方式。

         她的怀疑也不无道理,她又拍拍自己发胀的脑袋,自己那时就应该猜到他就是那家伙的。都是鸣贾那个家伙,最好不要让自己再碰到他,否则就不是挨鞭子那么简单了。

         镜妖司到最后也没有出现。也许是认为像高楼诗人那样级别的‘妖怪’还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吧。而一切不过是文妖想要在弥留之际见奶奶的孙子最后一眼,牵出高楼诗人这样的恶劣家伙。

         他为了使自己身体不快速消散,更是想到将身子元神寄存在有‘众神信仰’的光神身上。

         他就是妖镜司的人所说的玄诡十妖之一的佐鸣文妖。

         佐鸣文妖存在于《战国策》上的十二大封神之一,以接近文弱之人汲取其身文气。

         春雅会社还好不太远,对于方舒这样缺乏运动的家伙来说也正好顺带锻炼着身子,殊不知他们这些文人啊这样的机会可是少的可怜呢。

         方舒走来时,出版社的社长先生正要关门,灌进的风让他很不舒服。

         之前他还在腹诽,这什么天啊,突然下起了雪,鬼天气让人讨厌。

         他看到来人后,还是露出久违的笑容。

         这位他当然认识。之前还保持着良好的合作,不过今天,事情怕是有些难办了。

         虽然对方舒是笑了,但旋即他的笑意就没有那般充沛了。甚至浮出了苦涩。

         而一向体察入微的方舒平素除了写写字,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看书,能充实自己的书可是一本也不落下,对观人察色,他还是有不小的体验。

         这会儿见社长笑的似乎有些违和呢,心中也不免打起了鼓。

         “是方先生呀,请,进吧。”

         方舒点了点头,也钻了进去。

         凤舞眉头矜起,跟在他身后的她,却搞不懂,这家伙怎么像变身一般长得如此高大了,在外站了十二分四十六秒钟,印有椒图的木门,开。

         “读者来信评论优秀超过75.5%,也不是我们春雅忍痛割爱,实则是举步维艰,大概还有一周,本社就关闭了。哈哈,方先生,有机会再合作了。”

         走在路上,方舒脑海过电影般现过方才社长的话。社长虽然是在笑着,但里面的苦涩大抵也只有自己知道吧。

         社长讲,停刊根本原因还是在市场。

         最近几年整个市场下滑严重,每家杂志社都有相同的感觉。尤其对青少年市场来说,受移动终端的影响更大。春雅早几年与方舒合作密切。对《春雅》来说,压力去年就很大,曾想通过改版等挽回,但最终没能坚持下来。

         不过由于智能手机的出现,让杂志这种便捷的打发碎片时间的方式失去优势。另外有个原因是,在物价上涨的情况下,写作者迫于生计考虑有所流失。

         “方先生,对于您的才气某是很欣赏的呢,造成现在的局面网络冲击不可谓不大,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妹妹,你为了我们春雅,更是把写网络的时间都挤到午夜,真是不好意思。这是一万三,您拿好。”

         手里的五千二,攥着紧。也知道社长的好心,他只是收了上月的买断费。方舒裹紧外衣,西边的灿阳投射,有初见祥光的椋鸟叽喳,街道上却独有萧瑟。

         出现的日光将黑暗驱散,脚下才有前所未有的踏实,对着微风渐露微笑,朝自家行去。

         对于奶奶说的文妖,不过是人人心中的依托,只要心中还怀着对文妖的期盼,那就不会逝掉吧。

         文弱的形象一时还接受不了,但毕竟这是真实的自己。

         凛夏神光,幺荼察察。

         文妖相伴,可旺书香。

         ——《战国策·佐鸣篇》

         佐鸣文妖事迹·文伴(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