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 佐鸣文妖
        “啊!”

         是一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癞蛤蟆跳进了他的张大的嘴巴。

         东门灌进一阵风,门开了,同时走来的还有光照。平静的声音传来,“这不是文车,它遭了最凶恶的荼毒。”

         是光神,左臂擒着下襟的领口,款款大方,“方舒,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他知道方舒没兴趣告诉他这些,末后还是盯着身材看起来弱小的方舒如清风笑,说:“二十年了……没想到你还是那么让人惊喜。”

         别人怕是会被他这无厘头的话给弄得一头浑噩雾水,此时就连场中唯一一位还伫立着的人——方舒也是被他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丈二和尚。

         什么二十年了,他这确定不是在胡说八道?劳资堪堪才十三岁半,不到十四岁,二十年?方舒越发觉得这个像神一样存在的男生是多么恐怖,多么让人无语。

         光神无视方舒的变幻面孔,只是用愈发清明的眼光盯着玩店门外透射进的一熹微光。收回眼神的时候,再看看旁边站着的方舒,说道:“奶奶,她在那边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也很开心吧。”

         “啊?你在说什么啊!”

         “当然是因为失去了最后的信仰之力,而我已经不再奢求,就算是小舒你已经长高长大,但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喜欢那日在石画前虔诚说出自己愿景的你。”

         这个时候的方舒,眉宇间出现一丝懵懂。

         而光神抬臂现一拢华光,在漆黑的墨色下被光华笼罩的他,脸上的恐惧迷惑毕现无疑,身形暴涨之际,他的手臂双腿也在伸长,弹指间,光华散去,已经拥有了一个成年人的体干。

         ‘长大’的方舒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有些疑惑今天怎么在这个时候就变回来了。他也是知道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这说来其实比小埋还要玄幻,毕竟人家不过就是双重人格,而他却是真实的两个身体。

         但再看看眼前挺立的人,便已了然。

         “你是……文妖?”

         方舒的奶奶,文妖最后的守护者。在最后的岁月间,一直虔诚供奉着微不足道的可以使家道中人文气添长的佐鸣文妖。

         ‘光神’静静视着他,被下了‘诅咒’的方舒,躯体在某时只能是小孩子的存。他也不清楚为何会这样。但能看到奶奶的孙儿相安无事,于自己又是莫大幸福。

         方舒看着面前狼藉的一幕,老板,凤舞,米文鸳,戈雅……都在玩店内昏迷着。

         而文车上的枯树,那里有楼管还未消没的腿干。一只兔子从鸣贾的身上踩踏,跳将过来。它身上还有未散去的氤氲。

         二十年前,楼管还是一个失意的诗人,惶惶不可终日,也想着凭借自己才能一举成名天下惊。

         而自己也不过一籍籍无名,浑噩作家,也参得文法之力何其壮哉,他却动了残念,欲要将文妖之力据为己有。

         他人不知,文妖是在受到方奶奶的虔诚祭拜后,才得已弥留至今。

         在奶奶去世后,文妖的力量便一点点溃散,而终于不得其形,在今天他化分为三部分,如今看到的光神其实是文妖所化,其魄加之到信仰光神躯体,只为再见昔年好友一面。

         而文字之力则是酝酿在方舒的笔端。被不幸被邪恶投机的鸣贾操纵。

         还有一分的精魂则是附着到那只兔子身上。也就是之前小方舒在腕表上感知到的一环。

         “光神……”

         枯水潭咕噜噜冒起热腾腾的热泡。里面有阴沉的声音透出。

         渐渐的从潭中站起的恶心至极的鬼怪,浑身淌着脏污不堪的臭水。

         “文妖!你不是要去死了吗?!”瘘管歇斯底里的声音怕是要将这座有着二十个年头保留初心的小店震塌。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枉费本尊10年的精心谋划,本想今日收网,将你们这些该千剐万剖之人一网打尽,却没成想为他人做了嫁衣,妖司,我知道你们在背后看着!你们端是打的好算盘啊!哇哈哈哈!我这一生处处为了他人着想,却被别人利用,最终还是毁了我自己啊!”瘘管气急攻心,已经疯魔。方舒看到此一幕,也不是滋味,初见时,他还是那般的平易近人。自己已从青涩褪变到如今这般沉稳。

         一汪浓稠恶臭的血痢从瘘管喉嗓咳出,他的脸也阴白了不是一星半点。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啊!我天天想夜夜盼,无时无刻不是想将这个男人的脑壳拿来做粥瓢,却还是有足够耐心等这样的一天,而这一天就是本诗人可以成就千秋伟业可以载入史册的恢弘之日!”

         瘘管阴鸷的眼睛盯着静默站立的方舒。胸前因为蕴满怒气而汹涌起伏。

         “什么文妖相伴,可望书香,都是狗屎!”

         瘘管阴狠的盯着附身在光神身上的文妖:“你真的以为自己赢了吗?!哈哈哈,可笑至极!”

         “我不甘啊!文妖,你也不过是妖!”

         ‘光神’直视状若疯狂的瘘管,不禁摇头喟叹:“人有时比妖还要险恶。这话在最初我就跟你说过的。但你却忘了。”

         听文妖说这话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瘘管已经等不及,他现在只想完成自己宿命。胸间所滋长出的长烟七星剑煞是好看,“疯魔者,乱者何?既得诗,便成痴!文妖!受死吧!”

         方舒乍变脸色,大叫一声:“小心!”

         ‘光神’将方舒制住,方舒焦急万分,不明白他缘何如此淡定。

         “他已经堕了。”

         ‘光神’缓摇起头,他早已看清,瘘管的长烟七星剑却是一戳到底,在自己腹处捅了个透心凉。瘘管撑着剑的身子半弓,额间十年蓄成的丝发写满桀肆,阴冷的目光更透出痛苦,最终只剩嚎啕。

         “文妖,我……问你,你当初为何选择……他……”

         飘藉的华发多么落寞,夜空的零星何其惨凄。

         方舒望着一命呜呼的瘘管,不知他为何要这么做。

         ‘光神’身躯也在天地晴明间已肉眼可见速度消逝着,他的身子渐渐的化作透明,而瘘管在几口气说完话时,文妖的双脚已经在地面上消失了。

         “不!!!”终于,瘘管喉间涌聚的血喷溅,胸膛上全然尽是刺眼血水。

         “楼管,请再给我念一下当初你见我时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