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知遇
        现在董老师可谓是亦步亦趋。

         方舒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还会有人这样跟在他的身后呢。

         他们之前行上一座石桥。

         这是一座有故事的桥。名唤:卿涟。有那么几丝古典朴华的意味。

         毕竟能讲得上这桥的故事的人已经不多了。

         方舒这样没有故事的家伙,与人家董家小姐却也行到这里。

         怀里的兔子缩了又缩,这个时令已经称不上是冷酷。

         董老师也已经不止一次瞄那只兔子,想不到方舒这样低情趣或者说没有情趣的人还有这样的雅兴。

         方舒还有些尴尬,没想到她也起了兴,原本还想待会去给妹妹,但一想到她本就不好这些东西,让她养怕更添为难,而自己虽然不讨厌,但远远谈不上喜欢,喂个一次半次还好,三两次的话怕是得饿死。

         也知道这兔子原是有文妖的精魂的,但现在文妖已经消失了,就是一只再平凡不过的小兔。

         依照自己的性子,是说不出什么让人扫兴的话,而玩笑话也是不大会说的,只是看她艳慕的紧,这时也鬼使神差的开了口:“给你抱一下吧。”

         惊喜跃然。

         在桥上的心情莫名就好了许多,而隔着河坡眺望,烟幕隆隆的,煞是好看,迷蒙的雾气已经涨起来了,有划着船坞的老渔者含着烟袋,眯着眼球掌舵。

         董老师不无尴尬,她怎么也想不通,纳闷的是,那门明明就是怎么也打不开的,却没想到他一推就开了,不会让这家伙误以为自己是想找他吧?

         心里的小九九,脑海中的弹幕赶紧打住。她的目光被一旁吸引。

         原来是,卿涟桥缓缓驶进一辆车,慢慢停泊。

         方缈与竹洛从河泊船上走下上了岸,依着路安步往北行,说来却也怪哉,虽与竹洛只是第一次相交,却有一种很奇特的并不讨厌的感觉在里面。

         以前也有些被他的容颜所吸引吧,但这次鼓起勇气做的事情却让她着实很惊诧。

         既不高冷,也不徒遭厌烦。

         他的性子就是这么怪。

         桥上的车还未下来,却能看到冲散雾气的光线穿插而过。这是一辆德产奔驰,年头倒是有一些了,毕竟这样的车不很多见了。车窗内的男子一席中山装,生得俊朗,怕也是伟岸的人。目光有些凝滞,谁道英雄不惜美色,盯着桥上抱着小兔抿嘴微笑的女子这就挪不开眼了。

         她身上穿着最修身又有些古板的职业套装,黑灰色的衣着就给人增添无形压力。

         中分的发丝微卷,比起初时成熟了多,但在他的眼里,慢慢旖旎柔情再也挥散不动。

         “嗯,怎啦?”

         正在涂口红的女人手上端着那个时代特有的装粉盒,也学诗中浓妆淡抹,亲切的叫着他的名字,眼睛都是笑的。

         车位上的男人似乎眼里尽是恍惚,被女友唤回后还是挤着眼睛,道:“喔,没……没什么。”

         妩媚多姿的冶艳女子巧笑倩兮:“一只兔子就可以满足的女人可不多喽。”

         “走吧。”

         哗,两行清泪独流,一烟车尾晃走。那男人开着车终于下了桥。

         董老师看着车驶去,眼里却多了几丝不解的疑惑,更多是懵懂,直觉告诉她,那上面的人,自己有过接触。

         她发呆的片刻,却见靓丽的一男一女打南自北行来,她不是被这俩人给吸引,而是见他们谈得起兴,怎不懂避让?那车子怕是要撞上他们了啊。

         “小心!”

         方舒愣愣的看着董老师,不清楚她是怎么了,只是眼前走来一男一女,男的身形颀长,穿紫色的衣服的女孩低垂着头。人家走的好好的,董老师为何要叫他们‘小心’?“

         而董老师看到的却不是这样的,在她的眼里那辆车已经是距那一男一女只有半米之隔。

         难道是说他们都看不到汽车吗?

         她有几分焦急的冲方舒说:“你……没看到有车吗?”

         “哪里?”

         “不要……”董老师还是痛苦的捂住面旁,那辆车子已经撞到那俩人。

         方舒怕她出什么意外,想要扶她的胳膊滞在半空,“呃,你……还好吧。”

         方舒略感怪异的却是董老师应该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倘若有镜妖司的人在这里的话,应该可以看出一点动静。

         董老师收回心神,而她恰觉不可思议的却是,那辆车,在梦里,在昔前都出现过。

         不知是不是自己眼花掉了,总之她是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与竹洛走上桥的方缈却愣了,在一边难以置信,那只兔子!不会错的,就是自己看中的,原本是想抱来给哥哥的,却没想到……对面的家伙是自己哥哥!抱兔子的女人是董老师!

         骨碌的鱼泡眼打着转,似乎在端详人相。

         都说鱼的记忆只存在七秒,不知它能记住什么。

         盯着捧起它身儿来的人像是,闭上时眼睑间却可以看到湿润的水液。

         米开寿的眼角有咧开的鱼尾纹,他今年六十有五。

         米文聘撇着红彤彤的小嘴,那架势也不知信服了几分。

         气氛略有些尴尬的时候,王梓赟还想自己怎么开口缓解一下,但他也不是很外向的人,在生人面前还好,但在比较熟悉的圈子里却放不开了。

         “小聘,今天学校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也真是美人胚子,这米家女儿的遗传基因就是好,米开寿一身文正气,面向端庄,些许威严。

         米文鸳面相清冷,为人也有傲气,小妹则一派甜心。

         米文聘咬着筷子,眉毛弯起来像月牙,睫毛忽闪着,思索着今日有意思的事情。

         “我们上书法课了啊。可好玩了。”

         “哦?书法课,好啊,好。”米开寿是书家出身,而有人与他探讨书法之类的东西那真的是让他三天彻夜不睡也义不容辞。

         这会儿听到女儿讲书法课,也是支棱起了耳根子。

         “但是有个傻……”意识到口不择言,见姐姐眉头皱起,就像欠她钱似的,米文聘吐吐娇舌,这个时候只有王梓赟微笑着注视着她,“有个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