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阿瑶
        王梓赟走不开了。

         想想今天还是那小子的生日。他从来都不会显摆什么,生日似乎不过更好。只好下午再去找他。

         还没端坐饭桌旁,老管家今个张罗了一桌好饭,就等着米家人就位开席。

         门外巷道响起高跟鞋踢踏的声音,坐在饭桌前的古灵精怪小女孩喜道:“是老姐回来了!”

         米家小女儿芳年二七,懵懂晶亮的眼眸盼着一桌餐食,桌前人没有动筷的,她也不会做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来者芳名米文鸳,生得脱俗冷艳孤芳。

         米文鸳进来时还是略微讶异,全家人都等自己了。

         桌上有大女儿最爱吃的碎鱼骨,二女儿爱吃的板鸭,王梓赟要吃的糖醋排骨,他本职工作是律师事务所的职业律师。

         米文鸳在家人面前,尤其是父亲的爱徒前,还是比较矜持的。

         总觉得那个人的眼神都要洞穿一切似的,而今天又遭遇了那样的糗事,她心情不爽的同时更是怕被人看出什么。

         “我去叫一下老师。”

         米开寿在别墅外的河畔垂钓,人老了,也就这么点兴趣支撑人生了,所以做什么事都能耐得住性子,也不像当年那般坐半个钟头就感到无趣。

         米文聘是属于面上叫人姐夫,回头就把人家卖了的那种人。“姐,他来都是打听你的事情。”

         米文鸳狠狠瞪她一眼道:“少管闲事,学习这么上心就好了。”

         一边斥着,拧眉想道,那家伙一直待在这里怕也不是没打自己主意。自己还是提防着点。

         王梓赟步下阁楼,戴着弯檐帽的老师抿着眼享受着温阳。

         他脚步放慢,恐惊了河鱼儿。

         “小鸳回来了。”

         “是的,老师。”王梓赟恭敬的点头,对于这个老人,他还是有最真挚的敬重,不只是他为自己书法上的老师,更重要的还是,也是他在自己人生的行路上点明方向。

         米开寿收起鱼竿,他垂钓之心并不贪婪,甚至鱼钩有段时间都是直的。

         也许好多鱼喜欢与之亲近,在有段下梅雨的日子,倒是可见在鱼篓里活蹦乱跳的鲫鱼。

         他甚喜好放生,却不是最不知所谓的放生,有时独钓一条鱼,见其甚为孤单,想想人生乐趣已阅,垂钓心情,便会将其重放流溪。

         王梓赟看得上神,有时欣赏别人垂钓,心就莫名平和下来。

         这也不失很微妙的情境。

         他回到家时,也学到老师的样子,总之是消遣,或许一下午都无所获,偶掉一两条小杂鱼。

         起初,心还是急慌慌的,心中不耐就愈增愈多。

         他日请教了米开寿之后,他说:“垂钓,不可说‘上钩’。”

         “不可说‘上钩’?”得到这个答案的王梓赟十分疑惑。

         想了一下午,破了脑袋也不得寻缘果。

         上钩者,却是与如今功利,这个社会的浮躁,很多的芜杂多是有上钩,而垂钓倘若心急,念上钩,想上钩,再好的心也是枉然。

         米开寿笑颜绽开,似乎是可见他的迷茫。

         过来拍拍他的肩头,道:“走吧。”

         王梓赟傻乎乎点点头,这下眼珠倒是先放在鱼篓中,瞄一眼老师收成几何。

         “诶?”这下他更疑了。

         那浅蓝色鱼篓里却不是空空如也,本以‘单’‘独’者放生的老师今天是怎么了,那条奄奄一息的河鲤恹恹的躺在篓底,鱼鳃奋力鼓动着呼哈空气。

         瞧它,多么可怜!

         看上去让人莫名心疼,自己都可见的道理,怎的今天的老师却糊涂了呢?

         米开寿见他脚下磨蹭,身子偏过,站定,从他的疑惑眼神就不难见,嘴角生笑,“你的厨艺很好?”

         “啊?……老师怎,……还一般,说得过去。”鬼知道王梓赟这短短几十秒经历了什么,起初听老师问时第一发联想就是老师要用这条鱼做菜,而心慌下的口不择言就是想要发出自己疑问,接着却被他炯亮的审视的眸光打败,只是讪讪的回答,一般的厨艺。

         今个米家的饭菜说是老管家准备的也不准确,他厨艺精湛,就连老管家也赞不绝口。

         米开寿原本眯缝的眼绽开,嘴上终于露出一道笑容:“有口福喽。”

         米文鸳不晓得这俩是在楼下磨蹭了些什么,她都回房换了衣装,出来还不见桌上添人。

         “老爹,吃饭啦!”

         跑过来的米开寿的小女儿喜滋滋的叫了一声。

         她扒着鱼篓,见里面只有一条嶙峋小鱼,也是要用手抓摸。

         两人的观念,难得一致起来。

         米文鸳也从王梓赟的眼里读出一些不忍。

         爸爸却是怎么了,往昔拎回来的鱼篓不是空无一物便是成双成对。

         “小米啊,今天是去哪玩了?”看着出落得水灵剔透的女儿,他这个年纪的老年人已经不再把事业看得多重要,他从来就不是太在意钱的人,而人又生得刚劲,用别人的话说就是腐朽,缺筋,但所幸命硬,文人风骨在,时运转圜来。

         纵然是他看开了,所有的一切也都会朝他跑来。

         米文鸳端着米饭,闷闷说道:“只是在市区逛呢。”

         米开寿又淡淡看了一眼女儿,见她只是咬着筷子似乎在思索什么,收回眼神的时候鼻音‘嗯’了一声。

         米文鸳心下突起,自己的失态别让父亲多虑,不过越想越急,只是端起白碗,一个劲往嘴里捯着原本带有清香甜糯气味的饭粒。

         “姐姐是想给你买什么兔子。”

         米文鸳的脸‘蹭’的红了,就知道这个嚼舌根的妹妹会管不住自己嘴巴,狠狠瞪她一眼,有些恼道:“就你多嘴。”

         王梓赟听了眉间一挑。

         现在想来在小玩店所经历的事情,真是可耻又丢人,不过父亲真的会像那个胖老板所说的那样?只为谋其位而想要将文小兔据为己有?

         “呃呃,……这坚决不可能!”虽然早就萌生这一奇葩想法,她再往下想去就会滋生一种罪恶的念欲,及时扼杀后还是大摇其头。

         “姐,你傻了?”

         米开寿见女儿心不在焉的,这时更是傻呆呆的摇起头来,平素她可是精明女强人的作态,今天是怎么了。“小鸳,要不要先回房休息。”

         “没事的,让你们担心了,只是……想到昨晚有些叫人寒噤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