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6 半妖鸣贾
        “瘘……管?”

         高楼诗人一把将乱晃摇动的戈雅柔推了下去,自己在宝座上站起来,眼里阴翳流出,阴恻着沟壑纵横的脸孔:“嗬啧嗬,还以为妖司将鄙人弄成这样便会盲症了呢。怎么,很吃惊?”

         “啊!”

         戈雅柔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差点吓哭,看到一旁无所事事的方舒,身子也是竭力朝他站立那方游弋。

         “你找死啊!自己不想摔死就凑到老子身上!”方舒谩骂道。

         戈雅柔那刀子一般的嘴也向来不会对卑贱之徒留情。“活该,你这样恶的家伙死也要有价值,能得到我的娇怀,您难道不该在睡梦中做春梦猝死!”

         凤舞冷脸问去:“你怎么找到这的?难道?”她左思右想,貌似只有一种可能了。

         “当然拜贵司新搭的线人方先生所赐,他不是在妖司很受追捧吗?说来,我还想跟他碰碰头呢。”瘘管阴笑着,这俩蠢货,自己在高楼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凤舞寒厉的目光打在方舒身上,不知方舒怎么走漏了行踪,但自己能找到他,何况厚积薄发的瘘管,接着更疑,“文车上有本司所施的血精,你怎么可以扳动?”

         高楼诗人也不高冷,耐着性子讲道:“不瞒您说,天真啊,太天真了,就算是涂饰了肮脏血精,依鄙人这些年的潜心修行,您觉得……”

         看着凤舞阴沉下来的脸孔,瘘管仰天长啸,一时志高意满,慢傲无限。

         拄着根鬼头拐杖的鸣贾一双尖溜溜的下巴抖动着,似是在憋笑,认了这样的既有潜力又有魅力的男人做主人,似乎是不错的选择呢。

         “很高兴你已经从当年的那个小女孩成长到如今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擎使,可是你还是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力量可以使我就擒?”

         “别说了!既然遇到了那就是一场恶斗,我身为镜妖司的一员当然有义务使你们这些为非作恶的不法之徒绳之以法!”

         这时又对不会看眼色的方舒叫道:“你快滚去把那只兔子抓住啊!”

         方舒还是跑在老板将小兔替给阿缈之前,将那兔像打排球一样,狠狠拍落在地。

         米文鸳身子抖了一下,而戈雅更是滋长一种叫‘guiltypleasure’感觉。

         “啊!”狐脸面具少女难以置信的叫了一声,再回头却认出了这个行为恶劣的家伙,正是自己班级里的渣滓生!今天早放学后被董老师留在了班里写大字,没想到他跑来了这里。

         “是……你!”

         戴着面具的少女貌似与方舒有过交集,但方舒却不晓得对方姓甚名谁。

         受惊的兔子蹲踞在地上动也不动,有些昏暗的空气让它感受到很不自在。

         阿缈蹲在地上叫着:“小兔兔……”

         “都是你这个家伙了!”

         方舒很不耐烦的叫道:“它会害了你的!这就是一只妖怪!”现在他感觉自个就是那孙猴子,做什么事都会被唐三丈指摘。

         “你在瞎说什么啊!”

         戈雅捂嘴笑道:“你看不出来嘛,他就是想泡你。”

         老六一边疏散着来客,在侧门下急不可耐的对阿缈叫着:“小姐啊,快跑吧,再晚点就没命了。”

         老六又对跟前平静而立的青年投了个眼色。

         那青年的古着在这家玩店里很是配搭,修长的身姿也与此套袍装相得益彰。

         那是光洁古朴的玄色筒身装,肩部力角,左胸的位置一直盘到大腿干都是状如一棵古树的金丝缝纳,颇是有奇特。

         他也是对阿缈做了个请的姿势。

         阿缈也知道功亏一篑了,很泄气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身旁的青年报以感激笑靥,回头过来却发觉方舒还是堵在自己眼前,不由火大,似乎把一些怨恼都发泄出去:“走开了!净是会捣乱!”

         想到兔子已经溜没了影,阿缈在眼间打转的泪珠再也抑制不住便簌簌滚落。

         “鸣贾老头!你还在那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替本尊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个抓起来!”

         瘘管的黑衣呼扇之下,晕晕滚滚的黑气在他胸口间酿成,铺天罩地的恶气将场间的逃命之徒罩了个严实。

         眼看米文鸳昏了过去,戈雅这样的弱鸡女子别看战斗力貌似爆表,但在绝对实力下也是无抵御型的。

         一时玩店咳声大作,片刻间,所有的人皆倒地不起。

         鸣贾手仗在背后直直冲天竖起,大叫一声:“文缚之力!”

         相传这一个个的文字可都是有着受想行识如法空相的能力,而掌握了这种能力的人就可以操控被加注了文字信仰的文字。

         就像鸣贾的铁杖上挥动的‘锁’,就是可以用意识将想要封锁的人给捆绑起来。

         自凤舞的身上一圈圈滋生出的绿将她整个人都捆得挣扎,她面对这般压迫力量,还是有些由心忐忑。

         她大惊失色,“这是什么玩意!”

         鸣贾不无警告在凤舞膝盖下低嗅一番,露出一副老好人的面孔,嬉笑说:“越动越紧哦!”

         坐在地上的方舒猛烈呼吸着:“快请求救援啊!你想看着我们都死吗?”

         “闭嘴,在这个时刻的妖司只会欣赏,而完不成任务的我们,这只能是后晋学员们的教学片,”凤舞的娇斥袭来,“毕竟,妖司不要垃圾。”

         “啊?”

         瘘管笑得抚掌,对这样的场面简直要高兴的昏死过去。“哈哈哈,方舒,怎样,只要朝我跪下,我就放你一马……”

         “无耻!”

         虽然被束缚着,她脸色阴白,冷笑着说:“可是,老先生,你还不明白吧,纵然瘘管将文车破除封印,但血精投心,何况我可是在‘血符’上加上了我们妖司的神魂之力,那‘血符’可是最至精至纯的极阴之符,过度的使用自己的力量,那只能是活得不耐烦了。”

         “什……么?!”这下轮到鸣贾脸色大变,那一刻像是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惊骇的叫道:“你,竟……竟然是用那个地方的血污,这岂止是玷污了文字!”

         方舒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一想到马上就要死了,万念俱灰。

         高楼诗人阴狠的脸写满怒气,“鸣贾!你怎么了!没死的话就给本尊站起来!”

         鸣贾惊慌扣头,哆嗦回道:“大人,大人!文车赶马鸣贾受巫妖女之万邪蛊毒,而受此奇毒之人只能进入玖玖捌拾肆天的昏迷状态,倘若要是再持续战斗那可是会一命向西啊!”

         “那你就给本尊去死好了!!”怒不可遏的瘘管直袭一掌就把鸣贾打翻了过去,还从他的嘴巴蹦出两颗黄齿。

         中了污毒的鸣贾倒下了,状若疯癫的高楼诗人开襟敞怀在车头上哈哈狂笑,“不要以为你们啊,用了什么奇淫技巧就可以使本诗人束手无策!”

         方舒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终于还是要被妖司害了。

         哗!当他撕开内里的布料时,一道金光外泄,狂热的眼神里透着不可抑制的惊喜。

         像是被这金光熠熠的闪符给晃的有些忐忑,他的身子后退之时却是不经小滑一下,呲溜……

         “啊?哈哈哈……”

         踌躇满志的高楼诗人一只脚坠进了枯水潭,早已翘首以盼的三头蛇缠缚攀援,咕噜……

         凤舞垂垂的眼眸,嘴角掀过无力的笑,终于,还是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