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 董老师
        “方舒!”冲上了楼的cos女脸上露出‘有人抢了她第一次’的怒气,扫视整个教室,除了一个优雅而忧伤的人,再无何人。但。没走错房间吧。难道这小子知道自己要来,故意躲猫?

         蓦然惊醒的董老师望着门外伫立的身影,方舒刚跑掉了,她又是谁?“谁?你……是?”

         联想力不错的少龄女孩转念一想,那个滚下楼的家伙应该就是方舒。“又被他逃掉了!该死的。”

         因为教室内昏淡无光,董老师也不能清切可察来人其状,眉间略带懵懂。试探的问道:“请问,是方舒同学的家长?他刚刚……”董老师是想说方舒已经回家了,却没预料到之后的情况。

         “什么!这女人眼睛没毛病吧!本司竟然是那种无耻堕落家伙的长辈!您真是好狠毒的心啊!”少女万分气恼的在教室里炸了锅惹得董老师对自己责备不已,“抱歉,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当然了,我是他的姑奶奶也说不定喽。”

         “他怎么跑了?”

         董老师皱眉想了想,自己是对学生太苛刻了。而这个年纪的学生,会比较逆反。“大概是忍受不了我的聒噪了吧。”

         “是的,老师都是很讨厌的生物。我在九岁的时候就知道老师说的话不能信的道理。所以什么本事都要靠自己学。”

         少女自顾自说完后发现那女人倚着窗墙,一个人在这黑乎乎的房子里孤零零的,披散的青丝随夜风舞动,“喂,你在看什么啊?”

         董老师抹掉脸上泪珠佯作无事,不假思索的说:“好漂亮的烟花。”她被眼前一幕着实惊了一诧,刚才就在自己想要跑下楼找方舒的时候,却隐约看到班里不同寻常的一幕,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咧?啥花……”少女当然是很疑惑的皱眉,在黢黑的教室内扶着桌台走动,睁眼瞎一般,‘嘭’的还是被该死的断腿椅子绊了个狗啃泥。

         待她恨恨自喉咙发出一声不甘的愤恼后,再抬头时却被眼前一幕给震到了。

         “哇靠!”

         ‘文车循动,百鬼夜行。’

         ‘光神之力,赐我向东。’

         灵诡的夜间车,在空中轨道上循循而动,为始的是一猥琐老头,车头上滚动着昏黄字符,墨绿的字纹从楼窗缓缓驶出。

         “竟然在这发现猎物存在!岂能让他逃掉!”惊后还是细忖,“这要是被他们逃了就不好了,现下还是要控制住啊。怎么办呢?”

         忽时,她琼鼻小拱低嗅几下,对董老师说:“你身上有血腥气哎。”

         董老师很懵,“哈?”

         她沉着脸道:“你来事情了。”

         “嗯?”

         “就是……”

         董老师脸色越来越糟糕。担心这个女生究竟是要说什么。

         “哎!为了避免从接下来的事情中你把我当做疯子看待,有些必要的事情是一定要说清的,刚才跑出的那个家伙知道吧,是我们妖司……”

         “竟然不知道镜妖司?你是怎么成为人民教师的!”少女一边摆手一边大摇其头。其实她说的这话就像教训孩子的父母说,‘你个十足蠢货,连个快倒闭的牌子都不认识,怎么上的学!’一样难解。

         “他是我们安插在河间的一条线,当然其中的利害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咖啡厅一边喝饮料一边解释的。”她才不会告诉她,那小子活该命,其实都是妖司逼迫的。

         董老师不可思议的问道:“方舒同学,他才那么小……你们怎么可能让他接触那种事情?”小学生与那些可怕的组织联系在一起,这不得不让老师警惕啊。

         “当然就是看中他的小,人小鬼大听说过吗,他与我们是有契约的,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哦。否则……”

         cos少女见老师脸色僵僵的,拈了个不太成功的响指,还是絮叨的说:“今夜他将会找到蛰伏在城市的妖怪,嗯!想必老师猜到了,就是配合我们妖司办案组铲除掉,你放心好了,他的安危……”这时的她却掰起了手指头,“意外死亡的话有8万8千8百块的抚恤红利的,你哭什么啊。”

         董老师却结结实实的吓哭了。

         “气!忘记正事了,现在快脱裤子吧。”

         董老师还是不明白这事情怎么会与脱裤子扯上干系。突然意识到,今夜遇到她似乎是个坏事情。

         “当然是要用你的血啊,那个鬼东西一出来就会危及河间65万子民的安危,so……”

         见董老师扭扭捏捏的。她眸里摄出不可抗力的幽寒。“别磨蹭了,在下之血,当然是行不通的,不是因为老娘第一次没了,我们妖司血统都是无御系的,而你的处子之血,也就是这种纯天然的血最有力,可以使这种低魔小鬼……嗯,对,封禁扼杀。”

         董老师拘束的缩在墙角,楚楚可怜,看着指手画脚的少女。

         虽然是说着很不着调的话,但配合她那般冷而冽的表情,真的是很恐怖呢。

         裤袋解开的声音……自己竟然真的听信她的话了,好羞耻。不过在这么黑又不平静的夜色下,自己能为和平建设出一份力,这点牺牲也不算什么。

         牛仔裤‘呲啦’褪下。

         少女踞躬在她胯下,借着月光:“虽然量不是很大,但是,足够了。你可是英雄。”

         咻!

         执符倏然飞弹向那诡车头顶,下方惶急逃跑的老头见势不妙,更是焦急,欲要匆匆逃逝。

         “吹气,快!只有你的气才能使他们就范。”纵然她这样说很中二,但别人不知的却是精血化纯之人再施加上‘气’,那么妖便会奇经八脉都会封禁。

         呼!董老师不再多想,因为潜意识下已经全然被她操控了,闭眼后一缕气息夹之而至。

         被玷污的文字已经融成了珀红。

         “吼咳咳咳”驾车的老头鼻血喷涌,四肢百骸都咳出血气。

         按捺不住的文字皆如滚动的水壶,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

         “你之前是怎么发现它的?……一开始是怎样的?”

         “貌似是,这上面的。”董老师纤细指尖转向已经沉落在地的废纸张。

         纸张,再平凡不过的废纸张。

         “咧?是……这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