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死神塔的秘密(1)
        头顶上方那抹血色斜阳缓缓降落,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整个天际也随之黯淡无光。【零↑九△小↓說△網】

         整个男子抱着昏厥的人儿出了梦魇,所到之处依然是死神塔先前湘婷消失的地方!

         他的面容惊艳绝伦,深邃如潭水般的星眸,红唇绽放着妖艳的色彩,完全没有之前的恐怖阴煞。

         阎摩深呼一口气,再次来到人间的感觉真好,虽然以后要依附在这个小身躯上,但总要好过被封印在紫幽暗牢

         他的本体被封印在死神塔最底层的紫幽暗牢中,所以他只能借用她的血,幻化成魂体的形态,重返人间。

         他一直怀念的就是这种感觉,自由的灵魂!

         阎摩将人儿放在地上,化身一缕黑气窜入那副小身躯!

         金豆喵呜一声,睁着溜圆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忽然眼前一亮:这是哪里,场景似曾相识,这里是死神塔......心中雀跃欢呼。

         它用身躯在湘婷的脸上蹭来蹭去,试图叫醒她!

         湘婷觉得鼻子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挠她,她用手拂过去,一个毛绒饿的肉球,她睁开迷蒙的眼睛,原来是金豆!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再一看眼前的情景,依旧身在塔内!

         地上有些阴凉,她怎么会在这里睡着了,一阵眩晕头痛欲裂,她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漫长惊恐的梦,梦中到处都是尸体,腐臭血腥的味道。

         她悠悠站起身来,晃了晃小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抬起手腕,那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有着两道深深的伤口,上面的血还未干,她顿时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如果真的是梦,那她手腕上的伤怎么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塔内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她立刻抱着金豆躲在角落里藏了起来!

         “刚才真是太惊险了,幸好我机智,要不然这令牌就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了!”

         “没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多亏了你这招,要不然凭咱俩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当然,不是我吹牛,就算对方是四大家族的人我都不怕……”

         “三哥,真是机智过人,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不过咱们还差一枚通行令牌,这次来的人也都是高手如云,我们如果是硬抢的话,恐怕实力不如别人......”

         “真是笨,你没听佐徒使说的话么,这死神塔其实就是一个迷宫,机关重重,到处都有危险,这里的入口有三个,出口只有两个,呆会我们只要找到其中一个正确的出口,事先埋伏好,那些拿到令牌的人肯定会过来找出口,我们就在那里守株待兔,等他们自投罗网送上门来的时候,我们再下手抢他们的令牌。”

         “妙,这个方法真是太妙了,三哥的智商高明,我们现在就去找出口!”

         “对了,三哥,那令牌可否借我看看,刚才的混战太乱,我都没瞧上一眼......”

         叫三哥的男人不耐烦地,从怀中拿出一个明晃晃的金色令牌,“呶!看完赶快收起来.....”

         湘婷躲在角落里,嘴角上扬着惬意的笑,得来全不费功夫。

         “金豆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若你能拿到通行令牌,晚上赏你上好的肉!”

         金豆一听有肉吃,头点的像拨浪鼓,眼睛冒着金光,像是打击鸡血一样亢奋起来。

         它纵身跳下,身形如矫健的魅影,一溜烟跑了出去。

         那个男子刚把令牌拿在手上,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上一眼,就被一个突然蹿出来的毛茸茸的东西抓了一下,手一滑,那令牌便掉落在地上。

         “什么鬼东西?”他大叫道!

         “令牌,令牌不见了……”

         那三哥一听令牌不翼而飞,顿时懊恼万分,他就不该把令牌拿出来:“还不快追!”

         金豆含着令牌跑的飞快,闪身躲进了黑暗中。

         湘婷隐匿在黑暗的角落中,脸上绽出得意的笑,暗道:“金豆得手了,做的不错!”

         阎摩将一切都听得一清二楚,他在心中感叹道:真是一个狡猾的小家伙,腹黑的手段还他有的一拼。

         金豆甩掉那两个男子后,这才跑过来与湘婷汇合,它口中叼着令牌,跃身跳入湘婷的怀中!

         湘婷接过令牌,放入怀中收好,对金豆一番表扬:“金豆,做的不错,果然没有白养你!”

         眼下只要找到唐禹和良信跟他们汇合!

         她抱着金豆沿着暗道走着,过了许久,除了偶尔遇见几个陌生的面孔,并未见到熟悉的人。

         比赛一共有两天,她被梦境困住的时候,时间也在流逝,所以她并不清楚到底距离两天的期限还差多少。

         呆会要找个人来问问才是,可是前方的有几个分叉路口,她该往哪个方向走,这塔内机关陷阱重重,稍有不慎就会陷进去,她要小心才是!

         阎摩老实得呆在湘婷的体内,魂体状态下的他,依然能感应到小女娃的所思所想。

         这座死神塔可是关了他几千年的地方,他当然对这里非常熟悉。

         湘婷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只听得“咔嚓”一声,似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陷阱。

         真是该死,还真让她说对了,此时不容她多想,机关已经开启,再去闪躲已经来不及!

         脚下的石块打开,出现一个漆黑的深洞,来不及躲避的身影顺着深洞无尽的坠落。

         石壁上,几只森寒的冷箭纷纷向她射来,她借着惯性的力量,翻腾着身躯,频频闪躲,左肩的臂膀上还是硬生生被冷箭划过。

         她一声闷哼!那被箭射穿的手臂,衣衫破损,渗出血来!咬紧牙关,祭出赤焰斩虹,利剑一挥,刺入墙壁上,这才将下坠的身躯顿住。

         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这才轻身跃下,落在地上。

         那被箭射穿的手臂,衣衫破损,渗出血来!

         湘婷稳住身型,环顾四周,她现在身处的洞底是个封闭的空间,四面是坚固冰冷的石墙。

         阎摩哀叹一声,这小家伙点够背的,竟然误闯了禁地,还是他来帮帮她吧!

         一团黑气无声无息地游动在空气中,最后附着在墙壁上一个不起眼的凹槽内。

         四周的墙壁,突然空间转换,一眨眼间变更替出新的场景。

         就在湘婷以为自己已经走头无路的时候,忽然四壁的石墙动了起来,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触碰了什么东西。

         眼前出现的是一扇高大的石门,石门打开,像是在邀请来人进去。

         湘婷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隔着墙壁,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是从左面那里传来的。

         对方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你说那东西真的就在死神塔中吗?我们在这里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会不会是根本就不在这里?”云逍说道!

         “巫的话,你也敢质疑,赶快找吧,死神塔开启限时只有两日,再过半日,这里就要关闭了,要是再找不到那东西,回去无法复命,到时候谁都别想好过!”云烛生怕这个弟弟再给自己惹事生非,不得不又啰嗦起来。

         “我要叮嘱你一句,你最好收敛一点,不要乱来,到处再生事端,这通灵部队,不是十三修罗殿,随便你闹着玩的地方。”

         云逍绝美的脸上露出不奈烦的神情,听着云烛在一旁唠叨个没完没了,长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亲姐姐,女人就是啰嗦。

         “我们往那边找找吧……”云烛说道!

         等到对方声音渐渐远去,湘婷才露出身影,那两个人不是云烛和云逍的声音吗?

         他们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在大殿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这二人,这两个人总给她一种奇怪诡异的感觉。

         那个云逍已经五次三番设计陷害她,要不她命大,估计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跟上对方,一探究竟的时候,她忽然有了另外一个发现。